人是天地間的主宰。

非人,皆可歸為異類,獸類便是一大異類。

人可以修煉成仙,獸也能修煉得道。一部分獸通過化形,向仙人靠攏,比如仙狐之流;另一部分獸類並不化形,也能修煉到頂點。

比如真龍、鳳凰、麒麟,都是與仙人同一層次的存在。

傳說中仙人總是與真龍、鳳凰、麒麟等為伴,所以這些真龍、鳳凰、麒麟血脈後代,便被稱之為祥瑞之獸。

但還有一部分獸類,秉持天地精氣而生,天生就強悍無比。

這一部分獸類,對人有害的便被叫做凶獸,對人無害的便被叫做荒獸。朱厭就是一頭上古凶獸,一旦現世,必將殘害生靈無數。

而現在。

池橋鬆親眼所見的獨腿、無角之牛,便是荒獸——夔。

相傳上古時期有夔獸出世,帝王便獵殺夔獸,用夔獸的皮製作成大鼓,再用雷獸的骨頭製作成鼓槌。

砸一下聲聞五百裡,天下生靈都為之懾服。

恰在此時。

這頭懸浮於水麵的夔獸,張開大嘴,發出一聲獨特的吼叫,彷彿用鼻孔哼出的“嗡”聲,洪亮到了極點。

嗡!

嗡!

嗡!

這一瞬間,天上的雷聲,地下的水聲,全都消失。圍觀人群的呐喊聲,風吹雨打的嘩啦聲,也都消失。

此時此刻。

包括池橋鬆的耳中,都隻有一個聲音,那就是夔獸的吼叫之聲:“嗡!”

聲音彷彿衝擊波一般,向四麵八方擴散,整個番邑縣都被嗡嗡嗡的聲音籠罩,並繼續向外擴散,擴散到整個浮梁市,以及彭蠡大湖對岸的柴桑市、洪都市。

以番邑縣為中心,一百公裡以內的範圍,所有人的耳朵中,隻剩下這一個聲音。

嗡!

“好強!”

池橋鬆的耳朵中,還在迴盪著“嗡”的聲音,心中震驚不已:“這一聲吼叫絕對算得上神通,連我的紫綠葫蘆都起了反應。

幸好夔獸並未藉助聲音發起攻擊,所以除了聲音大點,並冇有什麼殺傷力。

但若是它以聲殺人……整個番邑縣的百姓,應當都會被這一聲吼叫,直接震碎腦袋!”

看著水麵上的龐然大物,池橋鬆第一時間便確定下來,這頭夔獸絕對不能放任它流落在外,鬆園村纔是它的歸宿。

嗡聲過去。

足足一分鐘之後,一切聲音才緩緩迴歸。

此時烏雲已經壓頂,一道雷霆在眾人尚未恢複聽覺時,便從雲層中劃破,帶著蜿蜒曲折的軌跡直奔夔獸而去。

轟隆!

夔獸硬生生的抗住這一道雷霆,隻是身上烏黑的毛髮被瞬間灼燒半邊。

不等夔獸掙紮,第二道雷霆便倏忽而至,又將夔獸另外半邊的毛髮全部灼燒殆儘,露出光禿禿的牛皮。

轟隆!

第三道,第四道,第五道。

雷霆一道連著一道,幾乎冇有停歇的時間,這遠比大水虺渡劫時的雷劫來得更加狂暴與犀利,但夔獸依然挺住。

它渾身都被雷霆燒湖,有些位置皮肉被打掉,露出了裡麵半生半熟的血肉。

模樣看上去淒慘不已,隻是它的眼神依然靈動,高昂的頭顱始終冇有垂下,那些暴露的血肉更是飛快修複。

“實力真強,至少有宗師水準!”

池橋鬆看著夔獸,感慨不已,即便是他現在一身法寶,硬扛雷霆依然困難,但夔獸卻能以肉身硬扛。

“不知道穿一套法拉第籠,能不能扛得住雷霆?”他忽然想到一個問題。

普通的雷電,即便是普通人穿一套法拉第籠,就能輕鬆避免雷擊威脅。不過渡劫所產生的雷霆,有著無與倫比的力量。

並非單純的雷電。

這種雷劫雷霆,蘊含著向死而生的力量,可以讓異類重獲新生。

“回頭等任瓊丹《人之初》修煉圓滿,可以給她穿一套法拉第籠,實驗一下雷劫效果會不會被削弱。”

就在池橋鬆走神的刹那。

第六道雷霆落下,夔獸終於有所動作,一條腿在彭蠡大湖的水麵上跳動,猛地撞向雷霆,同時大吼一聲。

“嗡!”

雷霆劈中夔獸。

但池橋鬆看得仔細,在雷霆落到它身上的時候,伴隨著嗡的吼聲,一股力量籠罩全身,將雷霆之力卸掉大半。

這一聲嗡,並冇有傳出很遠,比起它第一聲吼叫,簡直不可同日而語。

第七道雷霆落下,夔獸再度吼叫著騰空,與雷霆撞在一起,然後跌入彭蠡大湖之中。不等第八道雷霆落下,夔獸便衝出水麵,又一次騰空吼叫,扛住這第八道雷霆。

轟隆隆。

烏雲翻滾,閃電摩拳擦掌,開始醞釀第九道雷霆。

夔獸大口大口喘氣,渾身都被劈得外焦裡嫩,血水與烤肉混在一塊往下掉,某些部位甚至連骨頭都暴露出來。

“真慘!”池橋鬆感慨。

但他並未插手,夔獸乃是荒獸,想要在這個時代生存,這一次雷劫是它必須要渡過的關卡。

堤壩上已經冇有老百姓,記者們也撤了下去,每一次夔獸跳躍,都會掀起幾米高的巨浪,狠狠衝擊堤壩。

轟隆隆。

第九道雷霆終於是緩緩生成,然後在空中劈出一個巨大的“之”字型軌跡,精準找到水麵上的夔獸。

轟!

一刹那光輝閃耀,連池橋鬆都不覺間閉上眼睛。

往前延伸的神識,也被雷霆直接絞碎,然後腦袋便感受到針紮一般的刺痛。好在如今神識強度大增,這點程度的刺痛,依然處於承受範圍之內。

他正準備睜開眼睛,看一看夔獸在雷劫之下,被劈成什麼模樣。

忽然。

身下堤壩在一聲聲轟隆的爆炸中,轟然崩塌,湖水一瞬間衝向後方的人群。都統王文濱踩著空氣奔跑,將縣知事、縣左等人抓住,往地勢較高的地方飛去。

“救命啊!”

“啊!”

“決堤了!”

“是爆炸,有人把大堤炸了!”

“誰來救救我!”

潰堤之後的大水,咆孝著向周圍衝擊,原本遠遠圍觀渡劫的老百姓和記者們,全都落入大水的衝擊範圍之內。

“爆炸,潰堤!”池橋鬆迅速反應過來,“邪修?陰謀?”

隻是來不及思考更深,被大水衝擊的老百姓,已經危在旦夕。他陡然顯出身形,從遠處駕馭金光飛來。

神識擴張,如同一張大網,將被大水衝擊的百姓抓起,然後手一揮,神識便將上百位老百姓送去一處高地。

“大帥!”奔波救人的王文濱,見狀驚呼。

池橋鬆一邊繼續用神識救人,一邊迴應道:“救人!你去救散落的人!”

“是!”

王文濱振奮道。

池橋鬆動作絲毫不停,神識一卷就是一大片,救人速度快到極致。

所有被救之人,看清楚池橋鬆的麵容,都在瘋狂的歡呼感謝:“是大帥啊!”

“池大帥救我們了!”

“感謝謫仙人!”

“大帥是我們的大救星!”

“謝謝大帥,謝謝大帥!”

百姓的感謝聲,池橋鬆充耳不聞,他以極快的速度將被大水衝擊的百姓都救起。

做完這些再回頭時,便見湖麵之上,夔獸連站都站不穩。三道駕馭黑煙的身影,正在瘋狂攻擊已經被雷劫消耗得精疲力儘的夔獸。

聯絡到之前因為爆炸而潰堤,毫無疑問,這三道身影就是罪魁禍首。

“好膽!”

池橋鬆勃然大怒。

這些邪修竟然當著他的麵,炸燬大堤傷害百姓,甚至還想劫走夔獸。一如當年大水虺渡劫,也有彭蠡四鬼前來截殺墨坎蛟。

金光一縱。

池橋鬆便衝到了三道身影麵前,神識席捲,看清楚這三道黑煙滾滾的身影,似乎並不是人類,而是異類化形。

一道身影又細又長,長著一張豹子臉;一道身影健碩強壯,青麵獠牙帶象鼻;一道身影長身玉立,麵若敷粉卻長著一雙翅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