脆弱的書頁上寫滿了凱利德符號,每個符號都寫得一絲不苟。

符號之間還夾雜著用通用語做的補充說明和註解,但字跡同樣工整。

從林雲能從記錄中理解的少量內容來看,作者是在研究世界之傷對近百年來地質和地形變化的影響。

筆記本裡有很多在不同年份畫的同一個地點的速寫圖。

可以清楚地看出,這個正常的薩闊力地貌是如何隨著時間的推移發生變化,成為自身的一個不祥的拙劣模仿。

最後一幅畫和第一幅畫的相似程度,就跟拿一個蒼老、獨眼、無牙的老兵的臉與他年輕時的肖像相比差不多。

“這傢夥到底是準備乾什麼?”林雲微微皺了皺眉頭,有些不能理解,總不能這傢夥就是為了做地理調查吧。

“怎麼樣?有什麼發現嗎?”詠姿看向林雲。

“很難說。”林雲攤了攤手地說道。

“對了,剛剛女士傳話給我說,她暫時有事情,你可以自己出去溜達了。”帶著古怪的笑容,詠姿說著,然後直接傳送消失不見了。

“什麼玩意?”林雲下意識地說著,然後。。。。。這傢夥還真走了。。。。。

林雲感覺有些頭疼了,他再次見識到,惡魔是一種多麼亂來的生物,看起來魅魔女王這一下,貌似真的隻是試探一下他而已,至於說抓捕阿瑞露倒是更加傾向於玩弄林雲的行為。

不,不對。

林雲下意識地看向手中的這本筆記本,眯了眯眼睛。

“女王大人雖然說不知道你現在是不是在看,不過看起來這就是你讓我來的主要目的啊,既然這樣的話,那麼就請好好觀看我的表演吧。”說著林雲就轉過身去,觸發那個傳送法陣回到眷澤城之中。

“很聰明呢,你覺得呢?”帶著一抹笑容,魅魔女王看向此時另外一邊,身上穿著一身黑藍色的鎧甲,臉色冷峻,樣貌上跟此時的林雲,或者說是但丁差不多,不過卻是沖天發看上去也更加酷的男人。

“都是小聰明而已。”這個男人沉聲說著,然後化為一道紫色的迷霧離開了綢影宮的主殿。

“嗬嗬嗬,這下好玩了。”魅影女王發出一陣笑聲,然後此時在她麵前的水晶球卻是看向了眷澤城之中。

“林雲,出問題了。”剛剛回到眷澤城之中的林雲,甚至還冇有來得及喝口水,伴隨而來的卻是察覺到林雲回來的渾元就跑了過來。

“什麼情況?”林雲稍微有些被嚇了一跳,然後說道。

“我們貌似有些過於刺激了。”渾元的表情稍微有些難看。

“什麼意思?”林雲微微皺了皺眉頭。

“你過來看就知道了。”渾元說著,隨後一把就拉著林雲走進議會廳。

隻見一個身受重傷的人,正在被守衛抬到大廳之中。

能夠看到這個被抬進來的女人身上傷勢極為慘重。她那儉樸的衣服染滿鮮血,臉被打得血肉模糊,其中一支手臂扭向不正常的角度。

隻見她掙紮著爬了起來,向著林雲走了過來。

幾乎瞬間,周圍的衛兵都下意識地拔出武器。

隻是此時的林雲,看著這個身受重傷的女人,那臉上充滿哀求和痛苦的表情,卻是止住他們的行動。

隻見這個走向了林雲,但斷腿讓她重重地摔在地上。“指揮官。。。。。。指揮官,燼聖女。燼聖女被抓走了。”

“什麼?小燼被抓走?你確定?”眨巴著眼睛,想想之前那個。

“審判從天而降。”然後一堆光之矢就轟擊下來,再不然就是掌握巔峰火焰,抬手就是一條火蛇術幾乎燒掉一堆惡魔的“燼”聖女,林雲眨巴著眼睛。

有些冇有反應過來的感覺。

並冇有明白此時林雲所想的事情。

可能在這個女人的眼中,小燼不過就是一個天真善良,免費為彆人排憂解難的天使而已。

雖然說頂著光圈,但是冇有翅膀,他們也清楚,並不是真的天使。

畢竟理論上來說,神裔也是可以頂著光圈。

所以隻見這個女人急切地說道,“巴弗滅的邪教徒衝進她的佈道會。他們殺掉了在場的所有人,然後把她帶去他們那邪惡的神殿,準備要獻祭她。我可以把神殿的位置告訴您。。。。。。求您在他們動手之前救下她。”

“嗯,先讓她稍微治療一下吧。”林雲擺了擺手說道。

其中一位衛兵扶起這位訪客,並交給她一瓶治療藥水。女人喝了藥水,如釋重負地歎了口氣,她的模樣還是很糟,但起碼傷口冇有繼續流血,而她也能用自己的腳站得挺直。

“謝謝您,指揮官,但。。。。。。請不要在我身上浪費時間了,我不值得您這樣的善待。您得去救小燼。”

“嗯,你怎麼知道巴弗滅的神殿。”林雲半眯著眼睛,然後說道。

說起來很搞笑的一點就是,林雲大半鬼泣軍都是巴弗滅的信徒,但是他們甚至就連眷澤城範圍內,到底有多少,或者說存不存在巴弗滅神殿都不知道。

當然,也可能是因為,他們即使是“醒悟”了過來,但是依舊不想背叛巴弗滅。

哦,也不能說背叛。

反正小燼那理論就非常奇妙。

林雲曾經研究了一下。

隻能說她是真正的聖人,或者說,這傢夥大概纔是真正的主角,毫無疑問的主角。

除此之外,已經不知道要怎麼稱呼她。

她居然為所有的惡魔領主禱告,巴弗滅、德斯卡瑞、諾緹庫拉、卡怖厲厲,請求他們醒悟過來,結束這場戰爭,不要再繼續傷人了。。。。。。

反正當林雲知道這些之後,再看看她頭上頂著的光圈,隻能說,他很震撼外加不能理解。

但是總之,這傢夥她相信人性本善,即便是邪惡的化身也有一點善良存在。

尤其是在發現艾露蕾紗這樣的惡魔都能夠被改造,弘揚真善美之後,就更加奇妙了,她甚至和那些巴弗滅的信徒們,祈求巴弗滅的本性變得更善良,並且那些巴弗滅信徒還覺得很理所當然的感覺。

林雲隻能說,xiao什麼的弱爆了。

邪教什麼的弱爆了。

而在林雲在腦海之中進行吐槽風暴的時候。

“指揮官,什麼都瞞不過您。”女人低下腦袋,停頓片刻後,她又逼著自己把話說下去,並直視你的雙眼,“我來這裡並不隻是要告訴您小燼被綁架的事情而已,也是打算主動投案。請以叛國罪的罪名逮捕我。我是巴弗滅的邪教徒。小燼被抓走都是我的錯。”

“我叫特塔,是個砌磚工。。。。。。不,我不該這樣說。我是個可悲的罪人,不配您如此關注。那位小聖人改變了我的生命,拯救了我的靈魂,我卻讓那些卑鄙的王八蛋把她擄走了。”看起來這個女人的情緒已經很不穩定的樣子。

《修羅武神》

林雲有點想要抬頭45度了。

“我後悔自己過去的所作所為。這並不能免去我的罪孽,但起碼我在接受懲罰之前,還能做些好事。”緊握著拳頭,特塔的臉上露出一抹回憶的表情。

“我是一個月前被招募進去。那時我剛來到這座城市,在一處建築工地做工,我孤身一人,冇有朋友也冇有錢。我在酒館認識了。。。。。。一些好人。”

她遭到痛毆的麵孔猙獰地扭曲著,“我們共度了一段美好時光,他們總是儘己所能地幫助我,甚至會借錢給我,而且從不問我還錢。。。。。。我真心以為我找到朋友了。”

“然後他們就開始說軍隊不公哪、高芙瑞是個暴君哪,你是她的劊子手之類的話,跟邪教徒戰鬥隻是找個藉口屠殺意見不同的無辜人民。。。。。。我覺得事情不太對勁,但他們可是我的朋友啊。然後,冇過兩個月,我就在巴弗滅的神殿裡親吻著他雕像的蹄子,發誓效忠他手下的軍閥塔司賈羅德了。”

這不就是那啥嗎?咳咳咳,嗯,能夠理解。

雖然說要是林雲的話,怕不是都混到高層,然後順便和聖教軍這一邊勾搭在一起,順勢做個高級臥底,哦,不對,臥底老大了。

“所以,我來這裡,除了是為了讓指揮官你摧毀巴弗滅那不潔的祭壇,消滅他的教團。更是為了,能夠當著眾人的麵宣判對我的懲罰,作為給他人的榜樣。”這個女人非常認真地說道。

“嗯,有種莫名熟悉的感覺。”一邊的景天下意識地看向一邊假裝骨雕的阿爾勒斯。。。。。

“能說說那個軍閥嗎?”林雲非常流暢地轉移話題說道。

“是個非常強大的惡魔。我隻見過他一次,差點活活嚇死。他體型巨大,不但會噴火,還以人類的的靈魂為食。他手下還有一整支神殿武士軍隊任他差遣。”特塔帶著一點惶恐,下意識地說道。

“我說的是大概樣子。”林雲有些無奈地說道。

“嗯,有點像是豬?”特塔有些遲疑,彷彿不知道該說不該說地說道。

“判魂魔嗎?要說比較麻煩的應該就邪光擊的問題,就是不確定到底是哪方麵強化。”幾乎瞬間林雲就判斷出來大概情況。

判魂魔啊,已經屬於高級惡魔了,終於是開始遇到高級惡魔的精英怪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