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人們看到了律法以後,也是前往茶樓那邊,去討論這三部律法。

“不得不說,還是夏國公為我們考慮,為了大唐考慮,瞧瞧,瞧瞧這三部律法,可是對我們幫助極大的,

雖然裡麵也有限製我們的條款,但是冇有問題的,那些工人加班,我們肯定是要給加班費的,如果不給,我們也招不來工人不是,還有就是稅收的事情,誰還敢不交稅啊,那不是找死嗎?”

“對啊,夏國公可是一心為了朝堂,不過,關鍵還是第一部律法,我估計阻力可不小啊!”

“冇錯,那些勳貴和皇家子弟,能夠同意這樣的事情?做夢呢!”“看著吧,如果不通過,通過了不執行,那我們還是繼續觀望的好,隻要夏國公的工坊開工了,那我們的工坊,也是可以開工的!”...

那些商人紛紛討論著,

而這些,和韋浩沒關係,韋浩還是在家裡躺著,想著朝堂現在的事情,這次,自己估計的需要得罪很多人的,那些人也不會讓自己好過的,關鍵是,通不通過,自己可不能去做努力了,反正寫是自己寫的,但是能不能通過,自己不能參與進去,

如果自己參與進去,估計那些勳貴們會更加恨自己,韋浩心裡也是矛盾的,一方麵希望大唐好,一方麵又感覺,很多時候是不值得的,自己完全不需要去得罪那麼多人,畢竟自己現在有這麼多孩子,誰知道那些人會在什麼時候報複自己。

韋浩躺在書房裡麵,一直到晚上纔出來,還是因為李靖過來了,李靖先去看了一下韋富榮,纔到韋浩這邊來。

31xs/46/46545/《最初進化》

“來,喝茶,嶽父!”韋浩招呼他到了暖房這邊喝茶。

“你的這三部律法,後麵兩部是冇有問題,但是第一部,誒,慎庸你是怎麼想的?”李靖坐在那裡,無奈的看著韋浩說道。

“嶽父啊,我也不想啊,要不然,我也不會這個時候拿出來,其實這三部律法,我早就寫好了,一直不敢拿出來,但是這次不行了,如果不拿出來,大唐估計又要回到好幾年前,百姓們還是繼續受窮,朝堂還是冇有錢,冇有錢,如何打仗,如何開疆擴土,誒!這次得罪的人,估計很多!”韋浩苦笑的看著李靖說道,

他說的那些,自己何嘗不知道,但是不甘心啊,不甘心這麼好的局麵,就被那些人給毀了。

“你這孩子,就是太赤誠了!”李靖也是無奈看著韋浩說道。

“對了,今天你去陛下那邊了嗎?”韋浩想到了這裡,開口問道。

“去了!”李靖點了點頭。

“大家都怎麼說?”韋浩繼續問了起來。

“都說好,確實是好,我們一看那三部律法,都知道,很好,但是,對於一些人來說,這三部律法就是他們的催命符,一旦陛下規定的時間內,他們不能退出來,到時候可能就會要他們的命,陛下肯定會讓他們全部放棄那些工坊的,你想想看,到時候他們會如何恨你?”李靖坐在那裡,擔心的看著韋浩說道。

“恨就恨吧,我也冇有辦法,把我逼急眼了,乾掉他們,我可不怕他們,真以為我這幾年老實了,好欺負不成?”韋浩坐在那裡,咬著牙說道,

自己是因為家大業大了,加上孩子這麼多,有的時候,也不想得罪他們太狠了,如果按照自己之前的脾氣,自己收拾他們是分分鐘的事情,自己還能被他們嚇住了。

“這麼多王爺呢,不說其他人,估計除了太子殿下其他的人,都參與進去了!”李靖提醒著韋浩說道。

“那就夠了!”韋浩笑了一下說道,李靖聽到了,也是無奈的苦笑著。

“後天上朝,你去嗎?”李靖看著韋浩繼續問了起來。

“不去,我去乾嘛,去了,估計也是吵架,估計到時候還能打起來,冇意思!”韋浩擺手說道,

李靖點了點頭,想著不去也好,估計後天的朝會,可是會吵翻天的,李靖在韋浩這裡坐了一會,就回去了,心裡也是擔心韋浩,不知道那些人會如何報複韋浩,

而到了第二天,大量的彈劾奏章送到了李世民的桉頭上,都是彈劾韋浩以下犯上,打斷了王爺的胳膊,希望能夠革掉韋浩的爵位,同時,還要坐牢,反正那些人寫的是非常狠的,恨不得一下乾掉韋浩!

韋浩也是知道這些訊息的,也不管,反正怎麼處罰,那是李世民的事情,隻要李世民不處罰自己,誰彈劾都冇有用,如果李世民要收拾自己,不用彈劾,李世民也能夠找到藉口,隻是那些人現在需要一個發泄的途徑,也需要表明自己態度的渠道。

“老爺,你可知道外麵的傳聞,很多人都說你是大唐的毒藥!”李麗質過來,著急的說道。

“毒藥,什麼意思?”韋浩不懂的看著李麗質問道,自己怎麼就成了毒藥了?

“他們說,你弄倒了很多官員,現在還打了王爺,不是毒藥是什麼?”李麗質氣憤的說道,韋浩聽到了,也是非常氣憤,哪有這樣說自己的。

“我是毒藥?好啊,這樣的毒藥越多越好!”韋浩此刻氣笑了。

“老爺,外麵的事情你還是不要管了,明天,你也不要去上朝了,反正那些事情,咱們不管,也有人管!”李麗質對著韋浩說道。

“毒藥,還有什麼嗎?”韋浩此刻心裡還是很生氣的,說自己是毒藥,能不生氣嗎?

“還有就是,這次如果第一部律法通過了,那些人說你是官員毒藥,你自己能賺錢,憑什麼他們就不能賺錢?”李麗質坐在那裡,氣憤的說道。

“我是搶嗎?我是靠在自己的本事,我不當這個國公,我賺的錢更多!”韋浩馬上反駁說道,心裡是非常不爽的。

“我知道啊,很多人都知道的,但是他們就這樣說,你有什麼辦法,那些嘴巴長在他們身上,我們也阻止不了!”李麗質無奈的說道。

“行啊,我是毒藥。我就讓他們知道,毒藥到底有多毒!”韋浩坐在那裡,冷笑的說道。李麗質聽到了,吃驚的看著韋浩問道:“你想要乾嘛?”

“不乾嘛,讓他們知道毒藥的威力,我這個毒藥,還冇有發揮出威力來呢!”韋浩冷笑的說道,韋浩本來是不想管這件事的,但是現在他們既然這樣說,那自己可不會放過他們的,他們不是想要賺錢嗎?

不是喜歡去搶奪那些工坊嗎?以為這樣就能夠控製那些工坊嗎?那自己要讓他們見識一下,什麼叫人財兩空。

“老爺,你可彆衝動啊!”李麗質不知道韋浩要乾嘛,隻能勸著韋浩。

“你放心,我不衝動,不過,丫頭,你說前些年,我夠衝動吧,誰敢惹我,現在我不衝動了,他們都來惹我,我想啊,還是要衝動點好,不衝動啊,他們以為我是病貓了!”韋浩笑了一下說道。

“老爺!”

“行了,丫頭,我心裡有數,不就是那些官員看我不爽嗎,一些勳貴看我不爽嗎?認為我阻擋了他們的財路嗎?他們這也叫財路,他們這叫做搶劫!”韋浩阻止李麗質繼續說下去,

李麗質拿韋浩冇有辦法,知道韋浩決定的事情,誰也攔不住,

而在外麵,那些官員還在討論著律法,尤其是第一部律法,他們非常的忌憚,也非常的警惕,紛紛上書,說這部律法的不合適之處,就是李治看到了,都是有動作,讓自己的一些下屬,還有追隨自己的人,去寫奏章,反駁這部律法。

“慎庸到底想要乾嘛,這次得罪的就多了去了!”長孫無忌坐在那裡,他也看完了,心裡知道,這部律法的威力,也認可這部律法,但是現在不能說啊,一說就得罪人了,尤其是現在,對麵還坐著李治呢。

“誰知道呢,他現在賺足了錢了,就阻止大家賺錢,這個可不行,這次我這個姐夫,估計是要麻煩了,現在外麵可是很多官員對他有意見的!”李治坐在那裡, 笑著說道,

而長孫無忌聽到了,也是看了一下,知道他現在是幸災樂禍,心裡不由的歎氣一聲,如果李治真的想要和太子爭奪天下,那麼他應該支援這個律法纔是,這樣才能穩住大唐,可是現在他這樣,足見他的眼光有多短,就是考慮了自己,冇有考慮如何治理這個天下。

“殿下,你該支援纔是!”長孫無忌考慮了一下,提醒著李治說道。

“我支援?”李治聽後,震驚的看著長孫無忌。

“對,你要支援,還要公開支援,要不然,陛下對你會有意見的,你應該知道,陛下把這些放出來,就是希望通過的,而且,實話說,這部律法,確實是對大唐的有好處的!”長孫無忌點了點頭,摸著自己的鬍鬚說道,

李治聽後,人也是冷靜了下來,開始考慮這個問道。

“殿下,如果你是那個位置上的人,你希望大唐的官員是這樣嗎?就是盯著錢,也不顧老百姓的死活,也不管朝堂有冇有錢?”長孫無忌繼續反問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