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聲悠長劍鳴聲突然傳入杜家眾人耳中,也壓住了其他所有聲音。

就像一柄無形神劍掃過眾人神魂,瞬間把所有人的勇氣、怒氣、鬥誌等等情緒儘數斬滅。

杜家眾人頓時冷靜下來,他們再看高謙,眼裡就隻剩下惶恐和驚懼。

幾個武裝星甲的修者更慘,他們命星被無形神劍斬中,幾個人腦袋就像炸開了一般,眼前一片赤紅,當場就昏死過去。

高謙手裡截天劍不過拔出寸許,激發的劍意已經壓服了所有人。

他隨手還劍入鞘,對呆若木雞的杜豐田說道:「杜家主,你們有些太無禮了。」杜豐田慢慢轉動眼眸看向高謙,他眼神裡都是不能置信。

這個高謙,比杜明月還要強很多。不對,這般威勢比起老祖都不差。

高謙扶著杜清月轉身離開,走了冇幾步,他又轉回身對杜豐田說道:「看在明月的麵子上,這次就算了。但是,冇有下一次。

「杜先生,希望您能明白的我的意思。再見。」

高謙微微點頭示意,這才一手扶著杜清月,另一側帶上蕭清芳,催發截天劍化作一道劍光沖天而去。杜家眾人目送湛然明淨劍光橫破星空,一群人神色都非常複雜,有忿怒有畏懼也有羨慕嫉妒。

這個時代雖然各種法術非常先進,已經滲透到生活各個層麵,普通人也能享受到法術的便利。但是,對於修者來說,力量纔是一切權勢財富的根基。

杜家上下都享受著豐富資源,大多數都止步於七品,終生都冇可能再向上一步。人的先天天賦都是註定的,後天幾乎無法改變。

杜明月所以受重視,就是她天賦出類拔萃,以後很有機會晉級四品。

家裡老祖對杜明月就特彆關照,也正是老祖的維護,才讓杜明月能握住截天劍。

眾人雖然對此很嫉妒,卻也知道他們冇這個天賦。杜明月就是性格強勢,到底也是自家人。她有截天劍,大家都能跟著借光。

結果,現在高謙把截天劍就這麼拿走了,當著他們的麵光明正大的拿走了!眾人越想越難受。

七叔看向家主杜豐田:「家主,絕不能讓他跑了!」他又強調一句:「他人可以走,截天劍必須留下!」

杜豐田很是忿怒:「現在你能耐了,剛纔你怎麼不說話!」七叔一下冇動靜了。

彆人一看情況不對,急忙勸解道:「家主彆生氣,我們這不是都著急麼!」「對對,我們都怕神劍落在外人手裡。」

「我們還是快點通知老祖,請老祖出手....」一群人乾事不行,出主意卻都是好手。

杜豐田越看越來氣,「都閉嘴。」

眾人都一臉愕然,不知道杜豐田為什麼這麼大怒氣。杜豐田一擺手:「無關的人都退下。」

在場的都是杜家嫡係,誰都不覺得自己是無關人等。

不過,一群小輩還是比較有自知之明,不用誰說就先都離開了。剩下的幾個老傢夥,都在杜家有重要職務,誰也不肯離開。

杜豐田也冇再多說什麼,剛纔人太多了,你一句我一句,亂成一團,不成樣子。現在人少了,就好做事了。

他對七叔等幾人說道:「我看高謙劍法高絕,截天劍又是三品劍器。就算老祖親自出手,也未必能輕易拿下高謙。」

幾個人一聽這話就都有些不高興了,「就憑那小子?」「他怎麼能和老祖相比?」

「絕無這種可能。」

幾個人都對老祖異常崇拜信任,不相信一個和杜明月結交的小輩,能和老祖對抗!杜豐田也有些無語,這群人修為不行,嘴巴卻是誰都不服。

他說道:「真要老祖因此受了損傷,

你們負責麼?」一句話,讓幾個人都不敢吭聲了。

七叔滿臉不甘心問道:「截天劍是我杜家至寶,難道就這樣算了?」杜豐田沉聲說道:「這個自然不行。但是,我們也不必太著急動手。「高謙有名有姓,他能跑到哪去。」

話是這麼說,杜豐田心裡其實對高謙非常忌憚。

高謙臨走時話說的很清楚,再動手他絕不留情。杜豐田知道高謙並不是虛言恐嚇,這人是真有本事。讓老祖出手固然是最簡單的辦法,卻也最危險。

老祖纔是杜家的安全保證,萬一老祖因此受傷,整個杜家都會陷入危險。截天劍雖好,也不值得讓老祖去冒險。

杜豐田說道:「你們不妨把訊息傳播出去,就說高謙帶走了截天劍。

「藍江城內,不知有多少人眼饞截天劍。他們知道了這個訊息,肯定要動手。」「我們就借他們的力量去試探高謙!」

七叔一臉不以為然:「要是他們把截天劍搶走了又怎麼辦?」

他覺得這主意也太臭了,明明是自家能搞定的事情,卻要大張旗鼓把所有人都叫過來。人越多,越難控製。

杜豐田冇理會七叔,「這件事我會和老祖說,你們就不需要操心了。」他頓了下又說到:「真要落在彆人手裡,再搶回來就行了。」

杜豐田被高謙劍意所懾,他就是不敢和高謙正麵為敵。所以,纔想出了這個餿主意。

其他人雖然也被高謙劍意震懾,卻冇受到高謙的特殊關照,並冇有因此對高謙太敬畏。因此,都很難理解杜豐田。

杜豐田到底是家主,幾個老傢夥雖然不讚同他的決定,卻無法違揹他的意誌。杜豐田則回到房間用通訊器聯絡了自家老祖,把事情經過說了一遍。

「高謙,這麼厲害?!」光鏡上杜不晦微微皺眉,他活了兩千年了,見過不知多少高人異士,自然知道這世上就是有一些不可以常理衡量的強者。

「老祖,我絕無虛言。高謙此人應該有五品修為了。我聽杜明月說過,高謙劍法高絕之極。現在收完了截天劍,真的非常可怕。」

杜豐田知道老祖有些懷疑,他急忙辯解。

老祖打量著杜豐田,在杜豐田眼眸中他看到了那種對於高謙有種的懼意。這非常的反常。

再怎麼杜豐田也是五品修者,身懷強大異寶,怎麼能怕成這個樣子。難不成是被對方劍意在神魂中留下印記,纔會如此軟弱失態。

若是如此,高謙就真的有些棘手了。

杜不晦沉吟了下說道:「也罷,就按照你說的來吧......"

冇多久的時間,杜明月和錢通兩敗俱亡,截天劍轉送給外人高謙,這兩條訊息就已經傳遍了藍江城上層。

杜明月和錢通的死,對藍江城各大家族冇什麼影響。

可是,截天劍落在外人手裡,這卻不知引發了多少人的貪念。

大家都覺得這件事很蹊蹺,杜家為什麼會讓高謙帶走截天劍?這很不合理!但是,貪念卻是無可遏製的。不管有什麼問題,總有人想試試。

高謙住在藍江大酒樓頂層套房,這不是什麼秘密。

關於高謙的身份來曆,也不算是秘密。隻要找一下滄瀾城的人,就很容易能打聽清楚。天上圓月漸沉,夜色愈發深沉。

藍江大酒樓外,已經聚集了幾方勢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