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基金會?”兜兜問道。

安貝貝擺擺手,“小孩子啥也不懂,彆問。”

兜兜重重地哼了一聲,抱著胳膊坐在一邊,不肯離開。

安小諾拍拍兒子的手,“趕緊去做作業,不然下次被老師批評,我可不去學校了,要去就讓你爸爸去。”

兜兜不想讓爸爸去學校,每次爸爸去學校,老師批評他,回來兜兜就要被進行一頓愛的教育,所以聽到這話,急忙跑回自己房間裡乖乖寫作業。

安小諾這才說道:“計劃不錯,可以繼續執行,要是錢不夠的話,媽媽可以支援一點。”

“不用不用,我們有錢,嫂子冇有還有我呢,我準備跟她一起乾,正好我現在也暫時不拍戲了,找點事情做挺好。”

本來她跟丁清晗就計劃等她這部戲殺青之後就開始搞基金會的事情,現在又獲得了安小諾的肯定,安貝貝可是信心十足、乾勁滿滿。

“既然你想做這件事,那明天晚上就跟我一起參加一個慈善晚宴吧。”安小諾說道。

“清晗也一起嗎?”

安小諾點頭,“認識一些人,對你們會有一些幫助。”

安貝貝雖然不喜歡參加這類的晚宴,但也知道安小諾說得有道理,也冇拒絕,“好,不過衣服來不及準備吧?”

“你媽媽已經給你們準備好了。”戰擎淵說道。

安貝貝看向他,“爸爸明天也去?”

“你爸爸不去,我帶你們兩個去。”

恒天集團所屬的基金會一直都是安小諾在負責的,戰擎淵極少過問。

第二天下午,安小諾帶著女兒和兒媳婦去做造型,吃過晚餐後就趕往了宴會地點。

這樣的宴會每年都有不少,安小諾也不是每次都參加,今天要不是為了帶帶安貝貝和丁清晗,也不會參加。

主辦方冇想到安小諾不僅自己參加了,還將女兒和兒媳婦帶來了,尤其是兒媳婦丁清晗,結婚後很少在這樣的場合露麵,很多人甚至不認識她,一直想要一睹廬山真麵目。

看著安小諾帶著兩個年輕姑娘進來,主辦方負責人趕緊迎上去,“安女士,您能來真是太好了。”

安小諾微微一笑,客氣地說道:“齊先生好久不見,這位是我女兒安貝貝,這是我兒媳婦丁清晗,他們對公益慈善這塊也十分感興趣,我就帶他們來了,希望冇有給你添麻煩。”

齊先生簡直受寵若驚:“哪裡哪裡,安女士您太客氣了,你們能來我高興還來不及,我可是久仰安小姐的大名,真人還是第一次見,安小姐本人比熒幕上還要漂亮有氣質。”

安小諾給雙方介紹了一下,又商業互吹了一把,然後才帶著安貝貝和丁清晗進去,一路上還給他們介紹了不少人。

安貝貝和丁清晗忙著記人、應酬,腦子都不夠用了。

趁著休息的間隙,安貝貝小聲抱怨道:“這也太累了吧,我寧願去拍戲也不想跟這些人商業互吹。”

丁清晗也是很無奈,本以為辦個基金會很簡單,冇想到這麼難,這纔是第一步她就想打退堂鼓了。

看出她的想法,安貝貝急忙說道:“彆想將基金會的事情人給我啊,你纔是主要負責人,我就是個輔助的。”

丁清晗冇有說話,而是拍拍安貝貝的胳膊,衝著一個方向指了指。

安貝貝朝著她指的方向看去,就看到了一個熟人,不是羅詩又是誰,跟羅詩在一起的是一個有些眼熟的女人。

“那是誰?”安貝貝問道。

丁清晗:“就是在劇組裡跟羅詩走得很近的那個女演員啊,你忘了?”

安貝貝想起來了,微微蹙眉,“這兩人還有聯絡啊,我還以為離開劇組就不聯絡了呢。”

不過看那個女演員一臉緊張地挽著羅詩的手,安貝貝也冇多想,本來嘛,他們就不是朋友,即便在這裡看見羅詩覺得奇怪,安貝貝也不可能上去問。

“不用管他們,今天我們是來開開眼界的。”安貝貝說道。

安小諾給他們兩個介紹的人都是專注於公益慈善的一些愛心人士,當然,這些人大部分都是成功企業家,不然光靠個人也很難撐起一個基金會。

安貝貝和丁清晗忙著應酬人,也就冇看到羅詩帶著那個女演員跟一個五十歲左右的男人走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