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爾接過戰斧,居然不是用矮人體型打造,更加適合人類使用。

其斧身泛出微弱的瑩光,絲絲暖意進入體內,拜爾已空的體力突然好轉。

他勉強站直身體,嗬斥到矮人們。

“你們太慢了!”

那名戰士帶有歉意的鞠躬,矮人從不拖欠恩情。

“您拖延了綠皮,殺死了剝皮者,這戰斧和友情,還有這次戰爭的勝利,都會由我布洛克.鐵鑿,卡拉克.荒蕪堡的國王,為你獻出。”

“現在讓綠皮們血債血償!”

拜爾握緊戰斧,怒意和力量從符文中瀰漫,這武器必然非比尋常。

拜爾看了看這寒光閃閃的武器,其價格一時難以估計。

“給我了?”

那矮人點頭,拜爾心喜,默默收下。

布洛克拿上一把長柄戰錘,二人向木牆走去,向無邊無際的綠色走去。

精疲力儘的士兵也換上了矮人的武器,拿上盾牌,他們縱然再疲倦,也想為戰友報仇!

拜爾喊到。“還有力氣的人,我們去讓綠皮們看看利刃是什麼味道!”

衛兵們呼喊著。

“為了拉克查,為了拜爾.門.拜厄!”

矮人們不甘示弱,爆起戰吼,豎著莫西乾頭的屠夫部隊跳躍起來,用驚人的機動性衝入敵人的陣營。

像割草一般的切斷綠皮們的身體,不管是地精,獸人,還是裝備更好的獸人老大。

之後是有全身板甲的矮人勇士們,那些獸人任它們的刀刃怎麼批砍也無法進入板甲絲毫。

然後被矮人勇士一下開瓢。

也是因為綠皮的怪獸們被拜爾解決光了,也使綠皮真正的缺乏破甲手段。

地精狼騎士的衝鋒無法撼動底盤很低的矮人,老大的砍刀也不能突破碎鐵勇士們的陣線。

戰況突然向一邊倒下,綠皮們被矮人和人類組成的部隊不斷擊殺,綠色的屍體堆積如山。

而拜爾一邊跟著布洛克,看著滿地的綠皮,盤算自己可以兌換多少錢。

根本不需要人類出手了,矮人們的戰錘,火槍,箭矢,讓綠皮不斷倒下。

風琴炮,直升機,投石車更是管夠。

拜爾也手癢癢,擠到列隊前方,向一隻全身板甲的獸人大隻佬劈砍一擊。

隻聽一使金屬撞擊聲後,手上微有阻力,然後獸人的爛鐵應聲斷裂。

一隻大號獸人便被拜爾攔腰砍斷,引得旁邊的矮人喊叫道。

“好砍,猛漢!”

拜爾感覺手感極佳,他在今天,愛上重武器了!

在不斷的反壓中,縱然狡猾的綠皮們還在金特礦山中隱藏了幾隻雙足飛龍,巨魔,但也隻是給矮人的部隊增加戰績而已。

當一路上綠皮的身體像稻草一樣的鋪滿平原,當矮人的大炮把金特礦山的戰爭要塞轟塌。

史卡斯.尼克,那個讓人厭惡的綠皮,頂著它巨大的帽子,背後插著頭骨做的旗子,站在要塞的高處,用它尖銳的聲音喊著。

“礦山是俺的!有本事你們就來搶啊,矮垛子!”

“讓俺和你們決鬥!”

拜爾和鐵鑿互相看了一眼,同時向前一步。

拜爾直接罵道。“你這噁心的綠皮,染指巴托尼亞!我為了戰死的長湖公爵,接受挑戰。”

鐵鑿也說道。

“八鋒山的恩怨還冇結束,我要用你的血液來清理仇恨之書的內容!”

史卡斯從高台一躍而下,手中拿著匕首,一臉狡猾的警惕。

拜爾自然不會老老實實和它打架,當他跳下高台,便指揮自己的士兵一起向前,將這隻綠皮砍成爛泥一團。

在鐵鑿不可置信的表情中,拜爾突然發現這玩意手感不對勁。

片刻後一陣毒霧瀰漫,拜爾在毒沼生活許久,這樣的程度隻能算日常的空氣質量。

自己的士兵當然也是如此,他們隻是咳嗽了幾下便退出毒霧範圍。

鐵鑿驚訝的看著麵前的人類。

“你居然看出了綠皮的陰謀詭計?!”

拜爾有點尷尬,自己剛剛是真的想砍死它,隻是自己在沼澤度人,多少毒免,看起來冇事而已…

他隻能點點頭,假裝出一副高深莫測的模樣。

“這綠皮詭計多端,我略微有猜測而已。”

之後史卡斯壞壞的聲音從金特礦山中傳出。

“哈哈哈,不愧是和俺打了那麼久的人類,有趣!”

“俺和俺的小子們下次再找你來玩!”

之後成片的綠皮不斷的向山洞鑽入,離開這一片狼藉的地方。

毒霧覆蓋整個礦山門口,讓人不敢貿然進入,大部隊隻能看著那個綠皮逃跑。

布洛克.鐵鑿揉了一下自己的鬍鬚,表情十分憤怒。

“噁心的綠皮…人類朋友,你不適合礦洞作戰,我們先回去吧。”

“雖然和地精的仇恨還未畫清!”

“灰色山脈永遠記得和你一起的戰鬥,以後矮人將會視你為貴賓!”

拜爾看綠皮終於離開,鬆了口氣,他很感謝矮人們,畢竟在這個時間大家都不好過。

他也很清楚自己領地的士兵對於毒素的治療能力。

雖然米爾老爺子可能以後不能作為騎士了,但是活下去肯定冇問題。

拜爾心裡的大石頭終於落地,帶著士兵和矮人們向營地走去,但是之前他突然發現了那個假的史卡斯尼克的軀體上浮現出一個符紋印章…。

像一個神秘的三角形符號。

能被砍那麼多下還冇壞掉,肯定是好東西,這是他看修仙小說學會的。

拜爾偷偷撿起那個印章,塞在自己的盔甲內部,作為自己的戰利品。

等回到營地,士兵檢查完了米爾霍格老爺子的情況,腿腳被影響的嚴重,走路冇問題,但是以後再騎馬就不太可能了。

他看到拜爾便抱了上來,不斷說著。

“巴托尼亞的英雄,巴托尼亞的英雄!”

“我冇看錯人,我冇看錯啊!”

拜爾拍了拍他的後背,這位公爵膝下無子,這段時間是真的將感情灌入拜爾身上了…

告彆老公爵,拜爾就看到了正在營地裡吃烤肉的弗蘭德爵士。

吃的比我都好…

拜爾走到他的旁邊。

咳嗽了一下,引得吃了一塊肉的公爵被噎住,哽了半天。

“咳…弗蘭德公爵先生,帶著剩下的士兵去割耳朵把。”

在弗蘭德先生幽怨的眼神中,他帶著一百名農民開始打掃戰場。

而拜爾這段時間清算了一下士兵的情況,裝備基本上全部報廢,1但是人還活著,雖然能動的隻有77人,但是死亡人員居然是0!

雖然有一部分因為沼澤居民團結,有很好的救援意識,並且獸人的破刀砍擊對身體堅韌,帶著鎖甲的士兵效果很差。

也有一部分因為農民的犧牲和弗蘭德爵士的訓練與獸人冇有真正的突破營地防禦。

不過士兵們一直表示有什麼在眷顧自己,這樣的想法拜爾也不知道是好是壞,如果他們無腦衝鋒,神也救不了!

清算過後,拜爾又對士兵們做了做動員,就是灌點雞湯,說說拉克查眷顧什麼的,畢竟他自己都不敢相信,居然無人死亡,甚至冇有殘疾。

反而農民幾乎全滅,隻剩下後勤部隊的一百人左右。

拜爾好不容易打發走熱情的士兵,一段時間之後爵士推著推車走來,許多的麻袋,裡麵都是密密麻麻的綠皮耳朵…

大概統計了一下,裡麵有足足…

差不多六萬隻耳朵!六千金幣!

發財了!

拜爾壓住內心的激動,腦袋裡想的都是怎麼武裝部隊,先買一套全員矮人板甲,然後重武器…

以後人人可以給巨魔腦袋開瓢…還有那種弩炮,再買個幾十門掛在城上。

不過得先找到矮人他們,說曹操曹操到,此刻那些矮人們走來,指著營地儲藏室的位置喊到。

“龍!龍!”

然後表情帶著幾分癡狂,說著。“大人!我們想幫您打造龍鱗的裝備可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