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你背後的人有關?」

聽到這話,夜執陽眉心本能性地一抖,亦是在此刻,盛光意望著夜執陽的目光越發深邃了。

這些年,他一直是身在曹營心在漢,可再怎麼說,自己吃的也是曹營的軍餉。

他可以做莫子揚的傳話筒,也可以幫著夜執陽,但要是看到文物部明著受傷害,又有些於心不忍。

拿這次的事兒來說,李天路拿出一枚偽雪瓣玉照貓畫虎,的確可氣可笑,就算是那傢夥從四組副組長的位置下來,他盛光意也不會眨一下眼,可就這麼輕而易舉地將人搞廢了,是不是太有些過分了。

那傢夥心術不正歸不正,卻也是個活生生的考古學專家呐!

所以…在惡意揣測的前提下,他覺得夜執陽很有可能知曉李天路出車禍的事兒,今天下午來京都,明麵上是來找莫茜玩,暗地裡很有可能是來打探李天路的生死。

隻是真當這位考古天纔出現在眼前,他又覺得這樣說太過直接,因此才換了話鋒。

盛光意在試探,夜執陽先是有些發懵,旋即便長長恍悟一聲…這麼說,張開文下午也是想從自己的臉上找到答案。

「盛叔叔,雖說在倭奴國文物朝見會和邯鄲鎖龍陣中,小陽是動手抹殺了幾個不長眼的傢夥,可僅從李天路的突發車禍,就直接將想法向我這邊兒靠攏,這…」

夜執陽苦笑一聲,接著道:「這是不是忒有點兒冤枉人了?」

「去年我在榆市工作時,秦省文物廳就有些傢夥看我不順眼,這次在邯鄲發掘鎖龍陣,也有一些傢夥和我不投脾氣,可他們到現在不還活得好好的嘛!」

他很想說,自己並冇有戾氣。

「小陽也不要誤會盛叔叔啊,我們說的不是你背後的人嘛,而且那個家族…」盛光意聲音壓得越來越低,說道:「很有可能在小陽不知道的前提下,想讓得罪小陽的人長點兒心。」

盛光意也是個人老成精的傢夥,在夜執陽的眼神中,他初步判定這事兒應該是和夜執陽冇有關係。

喏、前提是這個小傢夥不是在給他演戲。

可再一想,以夜執陽做青紙人實驗和在文物部會議現場的反應來看,這個傢夥的性子很正,況且上次他們吃飯,夜執陽也直言如果不是心中那點兒浩然氣,他在會議當場就將李天路打得滿地找牙了。

所以、他可以收斂心中的邪惡想法…能解釋得通的,就是夏家了。

「有些事兒,小陽自己也得想一想,你在冀省工作時,為什麼鎖龍陣剛發掘出來,楚天河、馮家齊和俞流那三個傢夥就發生了車禍?」

「為什麼你在鎖龍陣內以及在會議上和李天路不對付兩次,這個傢夥也遭遇了車禍?」

言至於此,盛光意又唏噓道:「那個家族保著小陽是好事兒,可這麼保下去…無形之中,小陽身上的汙點也就越來越多了。」

「你說盛叔叔說得在不在理兒?」

盛光意最後越發地語重心長。

沙發上,經由這位文物部高層這麼一說,夜執陽的神色反倒平靜下來。

楚天河三人的事兒之前他就有想過,憑心來說,那件事兒夏清讀雖然冇有解釋什麼,可他知道那件事兒和夏家有九成又九的關係。

他選擇了沉默,因為在邯鄲那個地界,蕭家打手、秦省警安廳特訓人員、夏家保鏢已經死了太多的人,所以楚天河三人是死有餘辜。

可李天路…

「盛叔叔、小陽先去一趟小書房。」

夜執陽眉頭已然皺成了川字,話落時就朝盛光意辦公室裡的小書房走去。

進門一瞬,書房紗窗透進來的夜風突然讓青年清醒過來,他想起了之前在夏園,夏城祖當著他的麵說過的那句話。

「可是那小老兒想要試探你,試探你老師那個小東西,就絕不會在這一件事情之後宣佈放棄。」

老人說過文物部這位老部長不會輕易放棄,但他當時並冇有直言自己需要怎樣應對,甚至自己說了以後多注意的話後,老人家也隻是輕描淡寫地笑了笑。

夜執陽深呼吸一口氣,旋即給夏清讀打去電話。

「嗬、夜公子和瘋丫頭在一起,連視頻電話都不敢給清讀打了唄,是不是害怕清讀諷刺你們的好事兒?」

電話接通,夏清讀當是傳出不滿的嬌哼聲。

「我在盛叔叔的辦公室裡。」

夜執陽捋了捋眼眉,李天路出車禍的事兒道了出來。

「這件事兒…到底和夏家有冇有關係?」

青年話罷後又歎息道:「這傢夥隻是學術上和我不對路,夏家真要是這樣,以後該讓…」

「夜公子~」

夜執陽話音未落,夏清讀就嬌笑出聲,將其打斷。

「你回過頭來好好想一想,隻要是你在學術上的事兒,清讀除了那次陪你進了一趟鎖龍陣屍坑,還有哪一次乾擾過你啊?」

「再說一句讓夜公子可能不是滋味的話,夏家真要是出手,怎麼可能隻讓那個李天路半死不活,讓他死於自己造成的意外不是更直接?」

手機那頭,夏清讀出言解釋道,隨後又說:「那些傢夥就是覺得夜公子今天正巧去了京都,纔將此事和夜公子聯絡上的,然後離間我們之間的關係。」

「如果夜公子還不信,就直接給盛主任直言,如果文物部對此事仍抱有懷疑態度,但凡能找出一點兒證據,這場官司,我夏家的法務就接了。」

夏清讀擲地有聲地道。

聽到人兒氣勢如此之足,一時間反倒將夜執陽整不會了。

「還有…夜公子乾嘛什麼事兒都向著外人的懷疑,就是不能相信清讀和夏家啊?」

「哼、」

一個「哼」字落下,夏清讀便氣呼呼掛斷電話。

小書房中,夜執陽垂目望著發出嘟嘟聲響的手機,嘴巴微張。

他就是單純求證一下啊!

海市、夏園、清讀樓中。

嬋娟漸起,轉朱閣、低綺戶、照無眠。

屋中、較月色更傾的美人兒放下手機後,嘴角掛著輕柔笑意。

有些人吧,你和他講道理,他非得噁心你,而對付這類人最好的辦法就是你比他還要噁心,而且…噁心到讓他被恐懼包裹。.

至於對自家男人的「慍怒」。

她可不會讓夜執陽那麼開心地陪著莫茜,而且…自己「生氣」個兩三天,夜執陽回來以後,不得好好補償自己麼?

為您提供大神黃昏吟唱的《摘古》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五百二十七章:背後的人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