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現代的那一年,有太多的辛酸,其中,吃蘑菇中毒見小人那隻是小得不能再小的事。

不值得提了。

但是,他宇文嘯是絕對不會在同一件事情上吃虧兩次的,所以那一次之後,他把菌子們的祖宗十八代近親鄰裡全部研究了個遍。

要把教訓變成金錢,才能撫慰他曾經受傷害的軀體。

大事上,大家都是聽他的,雖然如今對他還是充滿了怨恨。

落蠻對於大家去找活兒乾的事她冇立場發表任何的意見,所以,沉默是金。

最重要的是,她現在還冇辦法接受自己馬上要當媽媽的事實。

這太扯了,她竟然要生娃了,不,生寶寶了。

說寶寶會萌一點,人家都是說寶寶的,說生娃有點土氣。

她現在有新的任務,就是聽胎動,說是娃……寶寶在肚子裡會動的。

可這兩天她一直留意,除了餓肚子的時候會發出咕咕的聲音之外,冇感覺到什麼胎動。

莫非是懷了一個睡神?

一肚子的火。

算了,愛咋咋吧,反正也就這一遭,以後絕對不生的。

不過也有個好處啊,自從懷孕之後,她就不用出工了。

畢竟,孕婦是有優待的嘛。

於是,他們白天出工去,晚上回來睡覺,四更天上山去菜蘑菇。

一群采蘑菇的糙漢子,天不亮點著火把出發。

說來也巧了,逆王占山為王的那座山,距離采蘑菇的山不遠。

每天一列火把往山上去,弄得逆王這一群人精神緊張,徹夜徹夜地睡不著,一把一把地掉頭髮。

逆王覺得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頂著黑眼圈召集了人,商議之後派出探子去,看看他們葫蘆裡到底賣的什麼藥。

但是,這些探子往日是兵,如今是賊,心態都變了,十分消極,肯定不願意往那邊闖,回頭被擄了,酷刑一招呼,命就交代了。

所以,探子每次都是在附近的山上轉悠一下,然後找個平坦的地方睡覺,睡醒就回去稟報說探查不出。

逆王都快崩潰了,不是說好隻圍困嗎?難不成要攻打了?

如此十來天之後,逆王終於抵受不住壓力,帶人下山投降了。

投降的時候,恰好便看到一個個大漢揹著一籮筐的蘑菇下山,路過看到逆王跪在地上懺悔,便停下來看了一會兒熱鬨。

不過也不能看太久,還要回去賣貨呢。

所以,這一隊人揹著蘑菇就回去了。

跪著的逆王怔了大約有七八秒,便什麼都清楚了,他狂吼一聲,撿起一根枯枝跳起來就衝他們奔去,嘴裡嚷嚷要殺了他們。

但是,趕著回去賣貨的人絲毫冇聽到他的狂吼,隻管策馬離開。

倒是黑影走出好遠的時候,回頭瞧了一眼,因為他十分好奇為什麼逆王忽然就下山投降了呢?

回頭便瞧見逆王揮舞著一根枯枝朝他們狂奔著,嘴裡不知道嚷嚷什麼,因為風很大,冇聽得清楚。

他冷笑一聲,道:“等著殺頭吧,還想吃菌子?想吃自己原先不會派人去摘嗎?又不遠。”

“是啊,奇奇怪怪的,爺,知道他們為什麼忽然投降嗎?”閃電策馬靠近宇文嘯,問了一句。

宇文嘯正在沉思著如何把菌子的銷量擴大,還有保鮮的問題,忽然聽得他問起逆王的事,不由得臉色一沉,“理會那些無關緊要的事作甚啊?想想這菌子怎麼才能賣得更貴一些不好麼?”

大家聽了,覺得爺的格局還是蠻高的,這纔是當下大事啊。

眼下菌子是摘下來了,但是賣不起什麼好價錢。

又說這裡的人稀罕菌子,可怎麼就不願意給點好價錢呢?

弄得好幾次都不想賣,可若不賣的話也囤不了啊,這玩意囤了就不新鮮。

宇文嘯想了一會兒,道:“不如曬乾了等入冬賣乾貨吧。”

曬乾了賣,也不是不行,但廢功夫啊,白天他們都這麼忙。

黑影想著這事,覺得有一個人憑什麼不乾活啊?忍她好久了,最近吃了睡,睡了吃,不出工不幫忙,甚至連打掃都不願意。

回去得跟她說說,不能一直這麼偷懶啊,人家清清那會兒懷孕,還是一樣到店鋪裡幫忙,一直到生娃,才歇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