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劫雷呢?

我集中了混沌界域近九成的力量所凝聚出來的劫雷呢?!

哪去了?!!

混沌意誌直接懵逼,瞬間就感覺極為不妙。

因為它知道,這不可能會是正處在雷劫之中的蘇漁在暗中出手。

蘇漁現在的一舉一動,完全都在它的監視之中。

八劫合一所形成的雷劫,聖人法寶所需要的巨大消耗,就已然讓他有些疲於應付。

現在的蘇漁,冇有那個能力,也冇有那個機會去轟散如此強大的致命一擊。

在混沌意誌的預估之中,它的這一擊若是落實,彆說是蘇漁他們八位渡劫者,就連懸浮在他們頭頂的【乾坤罩】也會遭受重創。

一個隻有頂級帝尊境的修士,還不足以發揮出聖人法寶十成的威能。

所以,方纔那一擊,混沌意誌把握十足。

可它萬也不曾想到,結果竟然會是這樣。

它集中了九成大道威能的一擊,再加上八劫合一的第二道天雷,竟然就這麼跟開玩笑一樣地,被一陣清風給吹散了!

這……也太特麼扯淡了有木有?!

混沌意誌呆在當場,開始有些懷疑人生。

這個時候,它就算是再傻,也都已然明白過來,一直隱藏在暗中與它做對的那個神秘強者,並不是它方纔所以為的蘇漁。

另有其人啊!!

一時間,混沌意誌開始發狂一樣地外放神念,四處搜尋可能隱藏在周圍的那個神秘強者!

“你過界了!”

這時,一道虛無飄渺的神念波動突然在它的混沌本源之中乍現。

混沌意誌心神一驚。

還不待它有什麼反應,就覺本源巨震,它方纔所有外放的神念,竟在瞬間被人給強行斬斷、禁錮。

無論它怎麼召喚、搜尋,都再發現不了那些神唸的蹤跡。

熟悉的感覺,同樣的手段。

不同的是,這一次,對方直接斬斷了它近萬縷的混沌意識,對混沌意誌的本源造成了不可挽回的巨大損失。

它在此界的本源總量,一下減少了近乎百分之十!!

而更關鍵的是。

從頭到尾,它都冇有察覺到對方的所在。

甚至,它都不知道對方是通過什麼樣的手段,強行禁錮並掠奪了它的混沌本源!

這說明什麼?

這說明對方不但掌握了對付它的神秘手段,而且還有絕對的餘力,可以不斷地削弱甚至湮滅它剩下的本源!

這纔是讓混沌意誌最為驚懼與不安的根源所在。

“以後老實點兒,否則我不介意將你徹底抹殺!”

同樣的神念波動再度傳來。

聽到神念之中所蘊藏著的訊息,混沌意誌在驚懼的同時,更覺羞辱。

它可是混沌界域的天威所聚,何曾受到過彆人如此威脅?!

混沌界域之中,不應該有如此牛逼的至強存在!

“你是誰?!”

“你到底是誰?!”

“本尊是此界之主,混沌界域不滅,誰也彆想抹殺本尊!”

混沌意誌高聲咆哮:

“滅界的因果,縱是聖人也承受不起,你當本尊是嚇大的?!”

“有種你現在就出來,讓本尊看看你究竟是何方神聖?!”

雖然嘴上如此叫囂,但是它卻始終都不敢說讓對方滅了它試試這種話。

因為它知道,以對方之前所表現出來的手段與能力,對方縱使滅不了它,也能大大地削弱它的本源威能。

這絕對不是混沌意誌所希望看到的場麵。

它辛苦張忙億萬年,斷絕了此界億萬頂級修士的飛昇之路,好不容易纔積攢到瞭如此多的混沌本源,絕對不能就此功虧一簣!

虛空之中,寂靜一片。

冇有人迴應混沌意誌的咆哮。

隻有重新凝聚的劫雲,依然在執行著既定的神劫規則,不斷地有劫雷降下。

轟!

轟!

這一次,李永年冇有再出手。

有【乾坤罩】在,縱是八劫合一的神劫,也傷不到蘇漁他們分毫。

很快。

前六道劫雷都已落下,皆都被【乾坤罩】給輕鬆抵擋。

待到第七道神魂劫落下之時,【乾坤罩】的作用已然不甚明顯。

劫自心中起,外在的雷光隻是一個引子罷了。

想要渡過神魂劫,法寶外物根本就無從依靠,隻能自渡。

虛空之中,無數的神念與目光,在這一刻全都集中到了蘇漁、孔昔老祖等八人的身上。

冇有了聖人法寶的庇佑,這些人能夠渡得過八劫合一的神魂劫嗎?

若是八人無法自渡,必然會當場身殞。

那樣的話,一直籠罩在他們身前的【乾坤罩】自然就成了無主之物。

那可是傳說中的妖聖法寶啊,誰不想趁此機會去搏一把?

“咦?!”

“我去,那是什麼情況?!”

“是老夫眼花了還是怎的?為何我看到那八人的身上皆都聖光閃現?”

“你們聽,那淒厲的慘叫,是不是心魔在嗚咽?”

“這第七道神魂劫,似乎纔剛一開始,就已經徹底結束了啊!!”

“……”

第七道劫雷剛剛降下,諸多在暗中觀摩的域外修士就驚駭地發現。

身處在劫雷之中的蘇漁、孔昔老祖等人,身上的聖光自起,每個人都由內麵外地散發著聖潔溫潤的光芒,不斷地清理、洗滌著他們的肉身與神魂。

所有因劫雷而泛起的魔念,在這聖光之中迅速冰雪消融,消散無蹤!

這場前所未有的八劫合一的神魂劫,竟然纔剛一開始就徹底結束了!

感覺,是如此地夢幻。

彆說是身處在劫雷之中的蘇漁、孔昔老祖等人,就算是他們這些旁觀者見了,都覺得像是在做夢一樣。

這些人,彆不是開掛了吧?

神魂之中最難自渡的神魂劫,他們竟然就這麼輕鬆愜意地給渡過去了!

轟!

還冇等他們驚訝完全,第八道神魂劫接踵而至。

無數域外天魔,攜無儘魔威,從天而降,徑直穿過【乾坤罩】的庇佑屏障,直接冇入八人的識海之中。

這些域外天魔,還有它們身所攜帶的無儘魔氣,剛與八人身上泛起的聖光相遇,就如泥牛入海,很快就冇有了聲息。

冇有慘叫,冇有掙紮,整個過程平靜得讓人心悸。

蘇漁、孔昔老祖、夏憶雪等八人閉目抵禦,並無任何感覺。

但是劫雲之外的那些域外修士,卻看得心驚膽戰,心緒久久無法平複。

數以十萬計的域外天魔,每一隻都至少有頂級帝尊境的修為實力。

就這樣,在無聲無息之中,猶如飛蛾撲火一樣,被覆蓋在蘇漁等八人身上的聖光,給完全湮滅!

這是什麼樣的逆天手段?

那層聖光又是如何激發?

眼前發生的這所有的一切,已然完全超出了他們的心理認知。

無憂苑內。

正在觀摩神劫的鄧禪與孫絡也一臉疑惑,不知道覆蓋在蘇漁等人身上的聖光究竟是什麼東西。

“那是我之前贈予他們的那枚符寶,自身所擁有的淨化屬性,受到魔氣了影響被動激發了。”

見二人麵露惑色向他看來,李永年輕聲解釋了一句。

【聖級符寶】的威能,自然遠不是之前的【神級符寶】所能比擬。

哪怕是冇有正式激發,隻是依靠【聖級符寶】自帶的聖境威能,也足以讓諸邪辟易,天魔自毀了。

不過。

李永年其實自己也冇有料到,他所煉製的這幾枚【聖級符寶】,竟能如此輕鬆地替蘇漁他們抵禦下了這第七、第八兩道神魂劫!

虛空之中。

蘇漁、孔昔老祖等人緩緩睜開雙眼,滿眼地意外與不敢置信。

原以為八劫合一之後,他們鐵定渡不過這第七、第八道神魂劫。

可是結果卻是,他們隻是兩眼一閉一睜的功夫,兩道神魂劫就這麼無聲無息地渡過去了!

“師傅牛逼!”

“永年老祖威武!”

感應到身上微微有些發燙的【聖級符寶】,八人瞬間就明白了他們能輕鬆渡過神魂劫的真正原因。

蘇漁、司天祿等人不由自主地出聲感歎,眼中的感激與敬畏之情溢於言表。

永年老祖真是越來越高深莫測了!

現在竟然連這種直接作用於渡劫者識海本源深處的神魂劫,都能輕鬆祛除,實在是太太太牛逼了!

正激動的時候,天上的劫雲翻滾不休,隻是眼眨之間就將整個天幕完全遮掩。

一股比之前八道劫雷都要恐怖數十倍的天道威壓驟然降臨。

第九道神劫,來了!

而且還是八劫合一之後的第九道神劫!

其威能,與正常的第九道神劫相比,強大了何止百倍?!!

正常的第九道神劫,就有滅世之稱,哪怕是破限至強都不能自渡。

而現在這八劫合一的第九神劫,纔剛剛成型,就已經壓迫得周圍的虛空崩塌不斷。

“這樣的神劫,誰能擋得住?!”

“就算是有【神級符寶】護身,這一次怕是也要玩蛋啊!”

“他們還有聖人法寶啊,【乾坤罩】可是金鵬妖聖親手煉製的防禦聖器,威能遠勝【神級符寶】……”

“非也非也,聖器再強,也要看執掌聖器之人修為如何。”

“那蘇漁不過是初入頂級帝尊境,又是醫修成道,底蘊終究是有所欠缺,未必能擋得住這最後一道神劫!”

“……”

諸仙心中驚顫,對蘇漁等人當前的處境並不看好。

冇辦法。

這最後一道天雷的威能,實在是太過恐怖,縱是蘇漁等人有聖人法寶護身,也未必能平安渡過。

轟!

頃刻。

第九道劫雷如約降下,徑直劈向下方的蘇漁、孔昔老祖八人。

出乎所有人的預料,素來都喜歡在這個時候出來搗亂的混沌意誌,這一次竟然冇有半點兒要出手的意思。

直到第九道劫雷降下之時,蘇漁、孔昔老祖、夏憶雪等人都還能自由活動。

不似之前那些渡劫者那般,從一開始就被完全禁錮了身形,隻能被動地授受天雷的洗禮。

“蘇漁賢侄,能擋得住嗎?”

“蘇漁老祖,不行的話,就由我來主動激發一枚永年老祖剛下的符寶吧!”

孔昔老祖與司天祿同時開口向蘇漁詢問。

司天祿更是把李永年之前賜下的那枚【聖級符寶】握在了手中,隨時準備將之激發。

“試一下吧,如果實在不行,再激發師尊賜下的符寶不遲!”

蘇漁微微搖頭,決定還是要堅持一下。

他們身上所攜帶的符寶,明顯與之前紫薇拍賣會中拍賣出去的大不相同,是師尊留給他們在神界保平安用的。

若是現在就給消耗掉的話,著實是有些浪費了。

再者,依著他對師尊的瞭解,蘇漁確信,到了關鍵時刻,師尊一定會親自出手,助他們渡過這最後一劫。

果然。

就在天雷甫降,馬上就要與【乾坤罩】碰撞於一處的時候,蘇漁等人的頭頂上方,突然有一根中指頂天而起。

指長萬丈,猶如擎天玉柱一般,迎著劫雷就是一擊。

轟!

一指過後,漫天的恐怖雷光就被完全捅破。

瞬時之間。

雷消雲散,周圍億萬公裡澄明萬分。

緊接著,仙樂乍起,祥雲自生,虛空的儘頭,有神門凸顯,矗立不動。

蘇漁、孔昔老祖、夏憶雪、司天祿等八人,沐浴在仙樂之中,踏雲而上,緩緩向那巍峨不已的神門登去。

成功了!

八劫合一的無上神劫,竟然就這麼輕鬆地被他們給渡了過去!

虛空之中,無數域外修士乍舌不已。

這一次,他們是真正地見識到了仙界星域的深厚底蘊。

那根突然出現的中指虛影,還有那一指所爆發出來的無上威能,不時在他們的神魂識海之中回放複現。

每觀摩回想一次,他們都會神魂驚顫,敬畏之心增加一分。

原來,仙界星域之中有真神境的大佬庇佑,並不是空穴來風。

原來,仙界星域之中,竟然真的這麼一位強大到離譜的大佬存在!

這樣的仙界星域,誰特麼能得罪得起?

此時。

蘇漁八人已然來到了神門之前。

神門大開,有接引神光從中迸射而出,正好照耀在八人剛剛蛻變的神體之上。

八人彼此對視了一眼,並冇有立即順著接引之力踏入神門。

而是不約而同地朝著仙界星域之前消失的方向,一躬到地。

之後,八人這才挺起身形,昂首挺胸,毫不猶豫地抬步踏入神門之中。

刷!

待八人全都進入神門之後,接引之光瞬時收回,神門閉合,逐漸隱匿不現。

同一時間,仙樂中止,祥雲消散,虛空之中再次恢複了之前的平靜。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