閉上眼睛,蕭楓在腦海之中不斷演練著天劍神訣。

“不愧是劍骨,竟然如此透徹。”

蕭楓興奮地說道。

劍道一脈向來都是大陸上的主流,每一個時代的爭峰者中都會出現一到兩名劍道修者。

而劍道的修煉想來考驗的是一個人的全方位。

劍鏡有三,以身禦劍,以氣禦劍,以神禦劍。

人劍合一也不過是劍道的第一個境界,能夠讓修煉者自身與劍有完美的契合,劍的每一個姿態都與人身完美映襯,從而發揮劍的最大威力。

但是能達到這層境界的人也是屈指可數,普通人隻會將劍當成工具,有如何能與劍產生共鳴,從而人劍合一呢?

即便是萬劍宗之中,許多人萬劍訣這樣聽上去和劍道息息相關的功法。

但是又有多少人能夠領會其中蘊含的劍意呢?

“不過我能提取劍道經驗,倒是對劍道的理解提升了不少。”

蕭楓儘情揮舞著手中的長劍,感受著劍身上傳來的細微變化。

就如同揮動著自己的手指一般,不知不覺便沉浸在其中。

不知過了多久,天色漸漸昏暗了下來,蕭楓才意猶未儘地收停了下來。

他婆娑著劍身,不自覺地露出了一絲笑意。

這柄長劍並非什麼名劍,但是卻對他意義重大。

在萬劍宗內,入宗時每個人都會從萬劍涯上選取一把適合自己的劍。

他還記得自己滿懷激動的心情想要選用的時候,這柄長劍卻直接跌落在他的麵前。

雖然這柄劍素質平庸,他的師尊曾經勸說過他,還是去萬劍涯重新挑選一柄好一點的劍。

但他並冇有選擇這樣做,而是依舊堅持著使用它。

這柄長劍陪他從巔峰到低穀,此刻竟然真有了一種血脈相連的感覺。

“以後便喚你作長空吧。”

蕭楓輕聲說道。

有了劍骨和係統的加持,要不了多久他便能夠達到人劍合一的境界。

【萬劍宗】

“小師妹,你也在此處賞月啊?我們真當是有緣啊。”

王雲飛一人穿著錦袍行走在宗門之中,驚訝地開口說道。

站在他麵前的正是若汐,一身白衣。

雖然衣著簡單,但是點點月光散落,幾縷青絲在風中緩緩飄揚,其餘的黑髮如同瀑布般散落在肩上,晶瑩的眼睛之中透露出了清冷,玉臂微曲,猶如仙子下凡。

若汐側眼看見王雲飛的身影,眉宇之間流露出一絲厭棄的神色,隨後冷冷說道:“我先走了,師兄自便。”

說完便轉身離去。

她是一秒都不願意和王雲飛多待。

“師妹,你這是何意?見到我便走,莫不是對我有意見?”

見到若汐竟然不給麵子,王雲飛怒火中燒,開口說道。

他給了謀劃這一次偶遇不知道花費了多少心思。

首先就是要瞞住萬劍宗少宗主劉璃。

萬劍宗上下都很清楚,劉璃喜歡王雲飛。

王雲飛為了利用萬劍宗也和劉璃一直保持著曖昧的關係。

但是正因為要利用萬劍宗,所以他便接受了劉璃的愛意,徹底地綁定在了一起。

若汐和蕭楓兩個人關係親密在萬劍宗也是人儘皆知,天才和美女的聯合,也一度是宗門內部的佳話。

而現在蕭楓離開,若汐便變成了孤身一人。

如今這般場麵,王雲飛的意圖也已經是昭然若揭了。

再怎麼樣他都是大梁親王的兒子,在大梁也算是有身份的人,想要得到一個女子,那不是手到擒來嗎?

若汐又何嘗不清楚,但是她的厭惡向來都是寫在臉上的。

她冇有回頭自是冷冷地說道:“想要打一場嗎?”

說著便釋放出了自己全身的威壓。

她若汐從來就不是什麼軟弱之人。

雖然冇有蕭楓那般的天賦,但是也遠比正常人強。

一年時間,後天九重的實力,足以讓她在萬劍宗獲得豐厚的資源。

而王雲飛乃是親王之子,資源自然也不會少。

但是他意並不在修煉上,現在也不過是後天八重的實力。

“好,好極了。現在蕭楓也已經被驅逐出宗了,我看你能堅持到什麼時候。”

王雲飛怒不可遏,歇斯底裡地吼道。

他從小就被自己的各個兄長壓一頭,現在來到這種偏遠地區的宗門,竟然被一個女人看不起,一時之間竟然不能自己。

“隨你的便。”

若汐依舊冇有回頭,隻是邁著腳步遠遠地離去。

心裡頭卻依舊想著蕭楓的身影。

“既然你都不在這裡了。我留在此處好像也冇有什麼意義。”

收回長劍,若汐喃喃說道。

萬劍宗的腐朽她已經看不下去了。

以前要不是有蕭楓在,她還真不會留在萬劍宗。

“小姐,要不要我…………”

若汐在回去的路上,一道身著夜行衣的倩影閃過,聲音中夾雜著慍怒開口說道。

剛纔王雲飛的表現她都看在眼裡,她恨不得直接出手殺了他。

但是若汐囑咐過她,冇有她的指使,不能輕易出現,也就有了這樣一幕。

“這種事你便不要理了。怎麼說也是燕北王的兒子,不要雖然招惹事端。我讓你調查的事情怎麼樣了。”

若汐抬抬手示意她不要輕舉妄動。

“蕭公子已經到了蘭陵城,現在正在城主府?”

見若汐這般說,那人也便冇有繼續糾纏下去,直接開口稟報道。

“城主府?”

“蕭公子救下了紫家小姐,現在他們正準備一同前往京城。”

“紫鳶?…………”

聽到了紫鳶的名字,若汐神情一滯,眉頭微皺。

“一出門便遇上了其他女人嗎?”她在心中想到。

“算了,這些都不重要。你找人回去稟報一聲吧,過段時間我要回去。”

若汐很快恢複了過來,繼續開口說道。

“小姐?你終於要回去了?”

聽到若汐的回答,那人驚喜地跳了起來說道。

“嗯。你可以先退下了。”

若汐淡淡說道。

“是,我這就將訊息傳出去。”

聽到若汐肯定的回答,那人身形一閃,便消失在了視野之中。

重新抬頭看著明月,她的心中莫名地多出了一絲煩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