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梁皇室現在還不打算出麵,所以送蕭楓前往明月洞府的隻能暫時由紫道來。

自從突破了洞玄,紫道也就不用再依賴軍陣來提升自己的實力了。

所以這一次他決定自己帶著蕭楓去就可以了。

同時也是不想讓人太過在意蕭楓。

畢竟在眾多諸侯的眼中,蕭楓不過是皇室派出來濫竽充數的罷了。

“有靈力壓製。”

擁有禦空能力的紫道,帶著蕭楓躍空而起,但是很快他便感受到了一股莫名的壓力。

蕭楓也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威壓,不敢卻不似紫道那樣強烈。

“應該是明月洞府的禁製威壓。”

“估計境界越高的人,受到的壓製也就更強。”

“將軍,我們還是下去吧。”

蕭楓開口說道。

他在王邦儒口中就已經聽說過這個禁製。

但是王邦儒告訴他這是在明月洞府內部纔會出現的。

而現在卻出現在了明月洞府之外,足以說明今年的特殊之處了。

“嗯。好。”

紫道也不是那種好麵子之人,當即就帶著蕭楓往下方飛了過去。

“這或許就是世界本源的影響了吧。”

蕭楓在心中暗暗地想著。

“誒,他們也來了。”

蕭楓正思考著的時候,紫道小聲提醒道。

順著紫道的視線,蕭楓看到一群人正和他們朝著同樣的一個方向前進。

“這是?”

蕭楓開口說道。

“淮南王的人。”

紫道看了一眼,然後便給出了答案。

與他們孤零零的樣子不同,淮南王的隊伍極其龐大,一群人走在路上好不熱鬨。

知道的,知道他們要去參加明月洞府的開啟,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們是要去某個地方春遊。

特彆是他們之中有幾個人左右環抱,一路上嬉笑玩鬨。

蕭楓在關注著他們的同時,彆人也在關注著他們。

在淮南王的隊伍之中,有兩人走在隊伍的後頭,眼神也不斷在蕭楓兩人身上來回掃視。

“那邊那兩人是誰?”

“不知清楚,很有可能是那個小門小派的人。”

“看上去挺寒酸的。”

“你以為像他們這樣就很好嗎?”

兩人說道這裡,瞟了一眼前方的人群,也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

“喲?這是哪個宗門的人啊?”

“怎麼就孤零零兩個人呢?”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一路同行,所以蕭楓還是引起了前方隊伍之中有些人的注意。

這樣一番話,成功讓所有的人都將目光投射了過來。

他們之中,幾個天命級彆的人也是笑著釋放自己的威壓。

在他們看來,蕭楓和紫道兩人孤零零地來,很明顯就不是什麼大門大派。

而且隻要不是其他的大諸侯勢力他們也就不擔心有什麼彆的問題。

“喲,不想死就快點走。”

“這種地方不是你們來得了的。”

“就是就是。”

“明月洞府的隻留給精英,我們也是為了你們好。”

蕭楓雖然很想吐槽一句是什麼樣的敏感的心,纔會在意一起同路的人。

而且還要出口調侃。

但他相信,這些人更多不過是在狐假虎威罷了。

天命級彆的強者放在其他地方確實很強。

但是他們放在這種群雄彙聚的地方,確實有點低估來人的實力了。

紫道雖然有點生氣,但是也不說話,隻是默默地釋放出了自己的威壓。

雖然明月洞府的壓製在前,但是洞玄級彆的威壓也不是一般人能夠承受得了的。

“你乾什麼!”

感受到這個威壓,淮南王隊伍中的一大群人皆是臉色一白,悶哼了一聲。

所以在他們的隊伍之中,當即有三個人跳了出來。

他們本來被本來被環繞在中心,如今卻直接跳到了隊伍的後頭,直接擋住了紫道散發出來的威壓。

“咦?今天怎麼脾氣這麼大?”

蕭楓輕聲笑道。

雖然嘴上這麼說,但是他也並不覺得紫道做錯了。

這種人,是該要教訓一下的。

當然,蕭楓也能察覺到跳出來這三人的修為也都是洞玄級彆的強者。

“看來淮南王實力也還是不錯的。”

蕭楓暗自判斷到。

“冇什麼,我這個人剛剛突破,現在還控製不了這種強度的力量。”

蕭楓明顯能夠感覺到,紫道似乎對麵前的這三人有點怨氣,看樣子應該有點恩怨。

這要是換做在以前,說不定他就忍忍過去了。

“我看你是不要命了。”

“連我們都不知道是誰是吧。”

三個洞玄級彆的強者頓時暴怒,當即怒喝著說道。

他們在淮南王手下這麼多年,該有的威勢都已經養出來了,不然也不會如此招搖。

他們三個人身上都散發著極強的靈力威壓,頃刻之間便將紫道的威壓消散了。

但紫道似乎有點出乎意料地強,竟然在那一瞬間頂住了壓力。

至少在他身邊的蕭楓並冇有感受到強大的壓力。

“怎麼可能不認識呢?”

“鬼煞,王冥,白魁。天下誰人不知道你們禍害了多少百姓呢?”

紫道冷冷笑著說道。

麵對三人組的不懷好意,紫道似乎心中更加憤怒。

“哦。好像是那個發誓要守衛京城的傻子。”

站在最左邊的一人,端詳了一下紫道的模樣,然後恍然大悟地開口說道。

“哦~原來是那個傻子。怪不得。”

另外兩人聽了也研究了一番,然後大笑著說道。

紫道突破洞玄以後確實年輕了不少,所以他們確實也認不出來。

“喲,怎麼現在不繼續守衛京城了?”

“自己怎麼就跑出來了?”

“看樣子是突破了洞玄,也就看不起那個病秧子皇帝了。”

三人認出紫道以後,就變得肆無忌憚起來,言語之中絲毫不講紫道放在眼中。

蕭楓可以感覺到紫道心中的憤怒,因為站在他的身邊都可以感受到他周圍狂躁靈力的溫度。

不過他也清楚,這種級彆的戰鬥他肯定是插不了手的,所以就默默地退後了一步。

他知道紫道並不是衝動的人,能這麼反擊對麵一定是內心有所底氣的。

所以就靜靜地將舞台交給了他。

絕對不是因為對麵看上去有點強的原因。

“嗬。你們幾個還是改不了那種尿性。”

“說來也對。”

“追隨著那樣的主子,也就那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