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孩子天分不錯。”

“我還以為要廢些時間呢。”

大梁皇帝見蕭楓完全沉浸在吸收鎮魂珠的過程中,不禁點頭地說道。

“嗯。這個激發神魂的速度,完全比得上閣內的那些天才了。”

單皇後也是由衷地讚歎道。

“要不回去將他引入閣內?”

見單皇後這麼說,大梁皇帝便開口說道。

“冇那麼簡單。”

“這孩子的命魂很是複雜,閣主應當是不能答應的。”

單皇後搖了搖頭說道。

天機閣篩選弟子的要求可要比神庭那種簡單粗暴複雜得多。

首要的要求自然就是神魂的勾連速度。

反應越靈敏,就意味著對掌控神魂的天賦越強。

神魂的強度越高,能窺探的的天機也就更多。

第二就是要命魂簡單。

命魂就代表著一個人和他人的糾葛。

命魂越是乾淨的人,也就代表著他與彆人的糾葛越少。

天機閣是一個很敏感的宗門,他們雖然能夠窺探天機。

但是又不能夠隨意地窺探天機。

剛開始建立那會,不知道有多少人慕名而來。

當然,目的是好是壞就要另當彆論了。

不過一段時間的發展以後,天機閣還是憑藉自己的實力安穩地發展了起來,成為了上界一股不可忽視的力量。

冇有人敢隨意招惹天機閣。

因為就算天機閣不親自出手解決,也會有一群曾經受過天機閣恩惠的高手出麵解決。

總之,就算是神庭,也是不會隨意接天機閣的任務。

“這樣嗎?倒也可惜。”

大梁皇帝聽到這個說辭,搖了搖頭說道。

如果一個九州大陸的人能夠成為天機閣的一員,對他甚至是對整個九州大陸來說都有著莫大的好處。

“倒也不能說是可惜。”

“閣主說過,很多人即使有資格加入天機閣,但也不一定需要加入天機閣。”

“天機閣有時候對他們而言是一種侷限。”

單皇後倒是一臉釋然地說道。

人各有命,是她進入天機閣後感受最深的事情。

他們談話結束,蕭楓也成功將鎮魂珠吸收到了自己的神魂之中。

一股奇妙的感覺從他的腦內湧出。

這和他本身的神識並不相同。

神識經過鍛鍊能夠讓他超控任何東西,而神魂的感覺卻是讓他能夠感知到這個世界的本質。

借用著鎮魂珠,他甚至能夠看到每個人身上散發出來的種種光芒。

雖然他不清這是什麼東西,但很有可能就是傳說之中所謂的天機吧。

“這個神魂強度,有點不可思議。”

神魂的波動自然被他們夫妻倆所感知到,大梁皇帝也不禁皺了皺眉頭。

“很強嗎?”

蕭楓開口問道。

如今能夠運用神魂的他自然也能感受到他們夫妻倆身上傳出來的神魂強度。

單皇後的神魂強度是他們三人之中最強的,而大梁皇帝稍弱一籌卻也比他現在這個程度要強上太多了。

“當然。你這個強度比我開始修煉神魂三年後都強。”

“人比人果然要氣死人。”

大梁皇帝很是羨慕地說道。

“確實很出乎人的意料。不過你這個階段還是最好不要動用太多神魂的力量。”

“神魂的使用並不如靈力和神識,修煉方法也不儘相同。”

“如果一次性使用太多的神魂力量,很有可能危及性命。”

單皇後雖然也很是震驚,但是卻轉而囑咐了幾句。

這種事情蕭楓不懂得,她作為過來人,自然是要說清楚纔好。

“這樣嗎?那我會注意的。”

蕭楓點點頭,收回了自己的神魂力量。

“不過你也不用急,鎮靈珠能夠養護你的神魂。”

“隻是九州大陸上似乎不適合神魂的修煉,你最好到了上界才修煉比較好。”

大梁皇帝也同時出口囑咐道。

“哦。對了。”

“我也有東西給你。”

“上次答應的,給你保命的東西。”

大梁皇帝突然神秘一笑說道。

接著他直接一躍,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拿到一個盒子,便又跳了回來。

“來。看不看合不合適。”

大梁皇帝將盒子遞了過來說道。

蕭楓本以為鎮魂珠就應該是他口中保命之物,想不到還有其他的東西。

蕭楓接過,打開一看。

發現裡麵是一大堆的符籙,看上去很像是以前見過的那種。

“這是?”

蕭楓自然不可能傻到以為這是大梁皇帝為他祈求來的符籙。

畢竟這種東西在很多場合出現可都是最後的大殺器。

“這裡麵有三種符籙,分彆是五象神雷,疾風遁符和最重要的神影符。”

“可都是我親手煉製的。”

大梁皇帝一臉洋洋得意地說著。

“五象神雷是攻擊符籙,疾風遁符乃是遁形符籙,這些你應該都不難理解。”

“不過神雷的威力巨大,能比得上洞玄巔峰的全力一擊。一共給了你三張,你一定要慎用。”

“這東西用不好,可會傷了自己。”

接著,他從中抓出了一種紫色的符籙,解說了起來。

“疾風遁符能讓你短時間內遁形,地形不是限製。”

“除非你遇到強大的禁製,不然他都能夠救你一命。”

“但是消耗巨大,也就隻能給你準備兩張了。”

“而神影符,就黑色這個。這是唯一的一張。”

“用了他,你能在一個時辰內,能用你的影子製作一個和你能力一樣強大的軀殼。”

“代價時,一個時辰後你會陷入虛弱之中。”

“不到非不得已,這個符籙你最好還是不要使用為妙。”

大梁皇帝為蕭楓講解著,神情也是越來越嚴肅。

蕭楓看得出來,他似乎對最後一張符籙有點排斥。

“那種虛弱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住的。”

“我是擔心你真的陷入虛弱之中,恐怕會被其他人趁機出手。”

見蕭楓有點猶豫,大梁皇帝又接著補充道。

“這一次唯一冇有辦法做到的就是給你找幫手。”

“所以隻能拜托你自己在明月洞府時,保護好自己了。”

單皇後也看出了大梁皇帝的窘境,便抱著歉意說道。

“這倒不是什麼問題。”

見他們這麼解釋,蕭楓也才放下心來。

“好了,準備一下我們該出發了。”

“明月洞府的靈力波動越來越強了。”

見蕭楓並冇有因為這件事生氣,大梁皇帝也才放下心來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