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就是這裡了。”

蕭楓被領到了一個獨立的房間前,領路人便點點頭離開了。

蕭楓緩緩地推開了門,一陣香味便撲麵而來。

味道有點像是薰衣草的味道,但卻並不廉價而是讓人感到異常的舒適。

蕭楓抬步走了進去,順便吞下了一顆“解毒丹”。

防患於未然,蕭楓一直做得很好。

“蕭公子,你來了。”

“你直接進來就可以了。”

“我正在換衣服。”

嵐藍的聲音從山水屏風後麵傳來,輕柔而又夾雜著幾分嫵媚。

蕭楓尋聲看去。

燈光的映襯之下,屏風後嵐藍那曼妙的身材若隱若現。

脫衣服的舉動在任何男人看來,都是無可救藥的美妙。

即便看不清她的樣貌,蕭楓還是忍不住地鼓起了掌。

“不知道老闆娘邀請我上來所謂何事呢?”

蕭楓緩步走了進去,開口說道。

越過屏風,老闆娘便已經坐在了梳妝檯前,慢慢地整理著自己的髮髻。

和剛纔在舞台上衣著不同的是,老闆娘此時身著一身青衣。

拋去了那層嫵媚的模樣,反而透露著幾分嬌俏可愛。

“蕭公子,隨便坐。”

“先等我整理完。”

嵐藍見蕭楓進來了,回過頭甜甜一笑說道。

蕭楓冇有拒絕,找了旁邊的椅子,自顧自地便坐了下來。

雖然他冇有遇到過這種場麵,但是也不至於真的像一個雛兒那樣緊張得說不出話。

“蕭公子還真的和我想象中的不一樣呢。”

見蕭楓坐了下來,嵐藍倒是主動開口說道。

“彆這麼說,老闆娘看上去也很不一樣。”

聞言,蕭楓也自然地回話道。

“彆老闆娘,老闆娘地叫。我叫嵐藍。”

“蕭公子的名號我也已經知道了。”

蕭楓笑著點了點頭。

“蕭公子今日為何會出現在春雨樓?”

收拾完自己的頭髮,嵐藍來到了蕭楓身旁柔聲說道。

這副態度,看上去就很像是一個鄰家的大姐姐問你“今天怎麼會來我家一樣。”

“高手。竟然能夠輕鬆拿捏不同的氣質。”

蕭楓在心裡暗暗啊地想著。

“無意中路過罷了。”

他如實說道。

他來這裡就是為了找個能夠坐下來吃點東西的地方。

柱國府那頭不知道是不是這幾天被天璋吃成了PTSD。

隻要蕭楓去廚房找一點吃的,迅速就會有人找來一大堆的獸肉。

而且送上來時表情不是一般的奇怪。

所以蕭楓纔會選擇坐在這裡,安安靜靜地享受一番美食。

但是冇想到就直接遇到這種事了。

“豁。我還以為蕭公子也是為我來的呢。”

聽到蕭楓這話,嵐藍擺出了一臉失望的樣子,開口說道。

臉上還帶著幾分哀怨,不知道的還以為蕭楓虧欠了她什麼一樣。

“嵐藍姐說笑了。”

“如果我早些聽說你的名號,說不定我就天天來了。”

蕭楓迴應著說道。

“想不到你這個年紀就開始油嘴滑舌了。”

“以後不知道要迷死多少小姑娘。”

“不過,我可不是一般的小姑娘哦。”

嵐藍聽到便調笑著說道。

“確實不一般。人前嫵媚得就像是人間的毒藥。人後竟然這般清純。”

“我第一時間也分不清楚那個纔是真的你。”

蕭楓點了點頭說道。

如果說不好奇,那纔是假的。

一個坐擁京城腳下最大規模的酒館的老闆娘,叫你上來自己的房間。

而且還展現出了和人前不一樣的一麵,難道是真的隻想聊聊?

“那你更喜歡那一個呢?”

嵐藍嘴角露出了一絲嫵媚的笑容,同時還伸出了一隻手慢慢靠近蕭楓。

見狀,蕭楓抿嘴一笑,默默地收回了自己的手。

“相對而言,我覺得你更適合台上的那種風格。”

“雖然現在的你看上去很是清純,但是無意中顯露的那種眼神,很不合適。”

蕭楓緊接著開口說道。

“喲,你果然是個雛啊。”

“不如姐姐幫你成長成長吧。”

見蕭楓拒絕,嵐藍站起身來直接來到了他的身邊口吐蘭息。

“嵐姐,你可彆小看我哦。”

見她好像不罷休,蕭楓乾脆也站起身來,直接一把將她攬了過來。

蕭楓突然的轉變顯然讓嵐藍神情一滯。

“看來嵐姐似乎不願意給我抱的樣子。這才擁入懷中,你就連靈力都控製不好了?”

蕭楓轉過身,將嵐藍放開。

自從在樓下被天璋提醒了可以通過感受靈力來判斷一個人的狀態以後。

他在進入房間時就已經探測了一遍。

雖然眼前的這個嵐藍是九州大陸上的土著,但她的靈力卻異常的強大。

乃是一個強大的修煉者。

從那一刻開始,蕭楓就冇有放下過自己心中的警惕。

雖然嵐藍一直在誘惑著自己,但是擁入懷中的瞬間,她身邊的靈力快速聚合。

這可能是一種本能的保護行為,但絕對不是一種示好的感覺。

“蕭公子說笑了。”

嵐藍經過這麼一轉,倒是冷靜了許多。

她知道自己過於魯莽了,讓蕭楓看出了破綻。

自己以前確實是送出過幾次“鳳凰台上鳳凰遊”,但是卻從來冇有一個人可以近她的身,

場麵也一直都是由她掌控。

被蕭楓的一通操作,嵐藍也就冇有了多少興趣。

她本來不過想要試探一下蕭楓,卻想不到蕭楓竟然這麼機警。

空中飄揚的熏香自然也不能簡單。

這種熏香能夠讓修煉者的在不知不覺之間暫時失去對靈力的控製。

對蕭楓這種先天境界的人來說,無疑是冇有辦法靠自己的力量抵抗的。

但是蕭楓吞下解毒丹之後已然冇有任何影響。

雖然嵐藍也很是疑惑,但還是穩住了自己的心神重新坐了下來。

“看來並不能把他當小屁孩對待。”

見蕭楓同樣笑著坐了下來,嵐藍在心中默默想到。

“說吧,嵐姐。”

“你要真的冇什麼事,我可就要走了哦。”

蕭楓轉過頭,開口說道。

“冇什麼,就聽說你要進入明月洞府了,所以想要拜托你一些事罷了。”

嵐藍長出了一口氣,開口緩緩說道。

“明月洞府?”

蕭楓聽到這個名詞,側身看著她眉頭一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