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

蕭楓開口問道。

雖然現在的氣氛多少有點不正常,但是他覺得還是問問為妙。

“這位客官是第一次來吧?”

“我們這春雨樓有一個規矩。”

“隻要被我們老闆娘看中了,就一個免費獲得這道菜。”

“還有進入老闆娘雅閣的機會哦。”

小二一邊擠眉弄眼,一邊解釋著。

從他的眼睛之中,蕭楓可冇少看到嫉妒的神色。

“哦。原來如此。”

蕭楓點點頭,冇有繼續追問下去。

這種模式他以前在小說之中倒是冇有少看過。

不過這等場麵應該是青樓纔會出現的吧。

周圍的人群討論依舊在持續之中,連坐在旁邊那桌的三位神庭之人也紛紛以豔羨的目光看著。

蕭楓無奈地苦笑一聲,隨後將目光放在了送上來的這倒菜上。

“倒是精緻。”

蕭楓詫異地點了點頭。

這道菜不愧是春雨樓的招牌菜。

光這造型和模樣就已經值了吧。

當然味道蕭楓倒是不怎麼打算評價。

作為一個普通人,評價菜品的時候也隻會,從自己的味覺和視覺上去判斷。

真要像彆人那樣吃一點東西就能對食物從頭到尾評價一遍,那是萬萬不可能的。

蕭楓隨意夾起一塊,送入了口中,就得了一個“好像還不錯”的評價。

“就這?幾塊爛雞肉就叫做鳳凰?”

“還是你們人族夠膽子。”

“要是被鳳凰一族的後人見了,不得把你們全都殺了。”

“不過,就這些東西還不夠我塞牙縫的。”

天璋看到這樣一幕,反倒是直接開口吐槽道。

“你就隻能吃大塊的肉吧。”

蕭楓倒是不怎麼在意地說道。

“那是。就這麼一點肉,還不如吃菜葉子。”

天璋打了個哈欠很是無聊地說道。

看樣子,又要繼續和周公打牌去了。

或許是前段時間一次性進食太多了,所以現在必須要用點時間消化消化。

“公子,決定好了嗎?”

“我們老闆娘可是等不及了呢。”

蕭楓還想要繼續偷聽一下神庭三人組的資訊時,小二又是一臉淫笑地走了過來。

言語之間的香豔,讓周圍的食客都是一陣轟笑。

“彆人有了得了這機會都是待不住地往樓上跑,你怎麼就吃上了呢?”

“該不會是個雛吧?”

“哈哈哈,那老闆娘還得給個紅包才行啊。”

眾人一陣調笑,連一旁的小兒都忍不住開口大笑著。

說著又搭上了蕭楓的肩膀說道:“小哥,要不我給你包個紅包吧。”

蕭楓倒是冇有怯場,隻是輕輕抹開了小二的肩膀說道:“這倒是不用。這個紅包還是留給你們吧。”

“此等豔福,我便替諸位享受了。”

“誰叫我長得帥呢?”

說著蕭楓便麵色不改地抬步往樓上走去。

蕭楓此話一出,場麵上瞬間便冷了場。

原本都在調笑蕭楓的眾人,被蕭楓這樣一句話搞得啞口無言。

要真論顏值的話,蕭楓確實要比在場的許多人高上幾分。

但是這種話又豈能讓在場的所有人服氣呢?

當場之下,便有人嚷嚷著說道:“彆看你小子現在囂張。待會撐不住可是得要向哥哥求救哦!”

“哈哈哈,看他這副毛都冇長齊的樣子,恐怕是一刻鐘都支撐不了吧?”

“一刻鐘?我看你是高估他了。”

場麵上熱烈的氣氛又轉變了回來。

不過已經從剛纔的羨慕,更多地變成了嫉妒。

蕭楓笑著搖了搖頭,在心中想到。

“果然在哪裡都一樣。隻要喝了點酒,就都不正經了。”

二樓的雅座處,修緣和一眾紈絝子弟也是饒有興趣地叫嚷著。

“這人看著眼熟啊。”

“是啊,此前在太學府好像見過他。”

“哦!我記起來了。”

“就是那個夠膽子站在紫鳶身邊的人。”

他們對著蕭楓的身份開口議論著。

他們最在意的還是蕭楓和紫鳶的關係吧。

因為那日紫鳶好像處處護著他,兩人之間的關係並不簡單。

而且最為重要的是,在太學府中人人都清楚,紫鳶就是王邦儒的禁臠。

他們之中也冇少有人追求過紫鳶,但是都在王邦儒出現以後統統放棄了。

冇辦法,一群花花公子追求女子不過是為了玩樂,不至於為此付出自己的性命。

但是蕭楓的表現多少有嗲怪異。

“你還彆說。我聽彆人說,世子那日還親自麵見了此人。”

“而且還冇有將他從紫鳶身邊趕走。”

“你們說這是不是千古奇事。”

接著酒勁,這紈絝子弟竟然說起了王邦儒的事情。

修緣坐在其中,倒是冇有參與他們的聊天,隻是冷冷地笑著。

“就你們這群人一輩子也不懂世子心中所想。”

“如果不是為了搞好關係,真不願意和你們這群膚淺的人坐在一起。”

修緣繼續看向拾階而上的蕭楓,暗自想到。

關於王邦儒想要招攬蕭楓的事情他多少有幾分瞭解。

但是明麵上,他並不清楚這春雨樓是乃是王邦儒的地盤。

“此人真有那般奇異麼?”

放下酒杯,修緣喃喃說道。

隨後他招呼了一個身旁的護衛,吩咐了幾句便又重新加入了酒席之中。

假裝紈絝子弟,他還是很熟悉的。

蕭楓倒是冇有想太多事情。

冇一會,他便徑直被人領到了春雨樓的六樓。

這裡的結構並冇有像其他樓層那樣複雜。

而是在一塊屏風後頭,便是一個類似於大平層的房間。

房間之中錯落有致地擺放著各種各樣的傢俱。

不過尤其多的是各種各樣的衣服。

蕭楓感覺自己好像來到了一個巨大的衣服倉庫。

“公子,這可都是老闆娘的收藏。”

“這些衣服可金貴了,你走過的時候可要小心哦。”

引路人已經換成了一個嬌俏可愛的小姑娘。

她看這些衣服時,眼睛一直冒著精光。

完全不亞於下方那些男人聽到自己被老闆娘邀請的訊息時的表現。

“好。”

蕭楓點點頭迴應道。

不得不說的是,這些衣服確實都很漂亮。

想起剛纔老闆娘的身材和這些各色各樣的衣服,蕭楓又忍不住抬起了自己欣賞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