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稱紫道為那個傢夥,就可以看出他們兩個人之間的關係到底有多鐵了。

不過紫道都冇有直說,就說明整個大梁皇室真的是死守了這個秘密數百年了。

“那我夫君他?”

雖然兩人都被皇帝剛纔的一番話語弄得有點糊塗了。

葉文怡還是率先反應了過來。

對於她來說,隻要自己的夫君去,自己也是一定會跟著去的。

“紫道那傢夥朕肯定要帶走的。”

“不過不是現在。”

“朕現在還有些是要讓他去辦。”

皇帝微微一笑說道。

“這…………”

葉文怡猶豫了起來。

雖然這個秘密確實很讓她震驚,但是她還是冇有辦法自己一個人決定這個問題。

“不急。紫道一會就來了。你們一家人好好商量,這件事可不是隨便誰都有機會的哦。”

皇帝見她猶豫了,便出口說道。

他不是在逼他們一家人,而是充分地尊重了這個一直守護著自己的紫道一家。

得到這個回答,葉文怡也就冇有繼續說什麼,答應和紫道商量一番。

“你叫紫鳶是吧?”

皇帝突然畫風一轉,開口問道。

“是的陛下,小女子正是紫鳶。”

紫鳶也已經恢複過來了,當即落落大方地回答道。

“不錯不錯。不像朕家裡頭的那幾個瘋丫頭。”

看到紫鳶皇帝又忍不住滿意地笑了起來。

紫鳶聽到,也隻是微微頷首。

她從來冇有聽說過皇帝口中的瘋丫頭。

不過說是有另外一方世界,那就應該在另外一方世界生活著吧。

“你放心,去到上界,朕會給你足夠的資源。你這身子骨也是有些許問題吧?”

“如此落落大方地女子,怎麼能夠連一點修為都冇有呢?”

皇帝瞧了一眼,出聲問道。

“嗯。小女子確實不能修煉。”

紫鳶點點頭說道。

聽到這話,蕭楓都不禁好奇地看了一眼紫鳶。

原本他以為紫鳶冇有修為隻不過是本身不願意修煉。

紫鳶也察覺到了蕭楓的目光,微微地點了點頭。

“這都是小事,你兩人先去找紫道聊聊。他應該要到了。”

“朕有事要和這個小兄弟聊聊。”

見聊得差不多了,皇帝倒是繼續開口說道。

隨後兩人行禮離去,蕭楓也知道自己知道全部秘密的時候來了。

剛纔皇帝提到了天機閣便已經讓他浮想連篇了。

“你有什麼疑問就儘管問吧。”

皇帝見人離開了,一臉笑意地說道。

“我想知道關於上界的事。”

“包括天機閣。”

既然皇帝都這麼說了,蕭楓自然也就不客氣地開口說道。

“不愧是預言中的人。口氣可不是一般的小。”

“這句話換個平常的人來問,朕都不會告訴他。”

“不過你不一樣,朕會將一切都告訴你的。”

皇帝一臉輕鬆地說道。

“先說上界的事情吧。”

“上界是大梁皇室在三百多年前發現的。”

“這事你可能有些瞭解。正是三百多年前的那場災難。”

“當時有個命名為神庭的宗門異軍突起,幾乎席捲了整個九州大陸。”

“神庭本是上界的一個人族宗門,無意間發現了九州大陸。”

“便不斷遣人進入九州大陸攪動風雲,企圖奪取這方世界的本源,壯大自身。”

“大梁皇室也是犧牲了不少先祖,纔將神庭驅趕出九州。”

“由此我們的先祖也就發現了通往上界的路徑。”

“也就一直持續到了今天,本源又即將出世,我們才決定來九州大陸做一個了斷。”

大梁的皇帝一通話說完,蕭楓腦袋上的問號反而更加多了。

至於神庭什麼的,他連聽都冇有聽過。

“陛下所說的世界本源,難道是在明月洞府?”

蕭楓倒也冇有糾結過去的事情,反而是抓住了他話語中的重點。

“果然很是聰明。正是明月洞府。”

皇帝驚奇地點點頭回答道。

聽到他的回答,蕭楓就瞬間皺起了眉頭。

按照大梁皇帝所說的話。

這一次明月洞府不是他們設置的陷阱。

自己此前的那些假設都不過是虛無的泡影罷了。

九州大陸上的那些諸侯現在看起來就像是一個笑話一般。

但是這次的明月洞府卻又隱藏了另外一個危險。

那就是神庭很有可能捲土重來。

雖然明月洞府限製了隻有天命以下的人才能進入。

但是來自於上界的神庭又豈會缺少這樣的天才呢?

“彆緊張。就算是上界的人來了。”

“受製於天地的影響,最高修為也不可能超過武王。”

“就算到時他們真的來了,我大梁皇室也不如數百年前那般孱弱,這點實力還是有的。”

“難道你冇有信心打敗他們口中的天才嗎?”

皇帝知道蕭楓有所顧慮,於是開口調侃著說道。

“陛下何須激將。我本來就打算進入一探,所以敵人是誰並冇有關係。”

蕭楓聽到調侃,反而是輕鬆地笑著說道。

“笑話,多好的撿屍機會。”

“那就好。你有這番信心,朕也就放心了。”

“世界的本源可是事關九州大陸上所有百姓的事情。”

皇帝聽完,緩緩開口說道。

“本來朕是想要讓我那幾個兒子去試試的。”

“不過天機閣預言,想要得到這個本源。”

“非救紫鳶之人不可。”

“所以朕才安排紫鳶去北疆一圈。”

“這不就才找到你了嗎?”

皇帝神秘一笑接著說道。

蕭楓眉頭一抬,驚訝地看著皇帝。

本來以為紫鳶去北疆時意外事件,想不到是皇室有所預謀的。

“你放心。朕不過也是想要試試罷了。如果你不出現,朕的人一定會保住她的。”

皇帝開口笑著說道。

蕭楓點點頭,表示自己清楚了。

“你的實力朕已經有所瞭解了。”

“你現在還未突破天命吧?”

緊接著,皇帝又開口問道。

“冇有,不過也快了。”

蕭楓回答道。

幾天的他就已經突破了先天九重,距離先天巔峰也已經不遠了。

這還是他因為準備進明月洞府特意壓製的情況,要不然他早就突破天命了。

“甚好。”

“此次進入明月洞府,朕還是會給你留點寶物。”

皇帝大聲地笑著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