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楓見他不再理會自己,也知道自己冇有辦法強迫它。

於是他便站了起來,一邊歎著氣,一邊來回踱步。

想要輕易拿捏這頭小狼,自然就不能夠輕易退讓。

天璋也趴在一旁,用眼睛偷偷瞄著蕭楓。

雙方都似乎在等待著對方主動開口服軟。

對於天璋來說,主仆是絕對不能夠接受的。

但是其他的契約也不是不行,所以此時的他也在心中暗自琢磨著。

“除了主仆契約外,還有雇傭契約,奴隸契約,還有平等契約。”

“看他這個樣子,主仆是絕對不行了。奴隸就更加不用說了。”

“剩下的就隻有雇傭和平等兩種了。”

“雇傭契約貌似還可以,但是違約起來成本並不高。”

“而平等契約來說,似乎更加不合適。我與他之間又冇有什麼羈絆可言。”

“平等契約基本上就是互相將後背交給對方。他不背刺我就算好的了。”

另外一邊,蕭楓也在腦海之中瘋狂地思索著。

要和他好好簽訂條約,似乎也就剩下雇傭一條了。

“行吧行吧,本大爺算服了你了。主仆是不可能的,我最多讓步一下,簽訂雇傭條約,讓你成為我的雇主。”

天璋轉過頭來,說一臉傲嬌地開口說道。

“好。那就這麼說定了。”

想不到更好辦法的情況下,蕭楓也就隻能這樣答應了下來。

“好。那就簽訂契約,在我離開這個世界之前,我都會罩著你,並且不會乾你不允許的事。”

天璋一咬牙,似乎是做出了一個重大的決定一般說道。

這已經是他最後的底線了。

這基本上就是相當於一個簡化版的主仆契約了。

蕭楓聽著他的話,暗暗笑道。

天璋果然耐不住性子。

不過事不宜遲,蕭楓當即準備好了陣法。

雇傭契約倒也不是什麼難以準備的東西。

隻要準備好陣法,引出雇傭的天地大道,然後再上麵寫下自己要簽訂的契約即可。

天璋仔細地看完蕭楓準備好契約,也冇有猶豫,便直接讓自身的靈力附身在契約之上。

天地大道認的就是每個人最為獨特的靈力氣息,這些對於他們來說也不過是最熟悉的東西罷了。

“好了。”

蕭楓看著已經生成的契約,也算是放下心來。

雇傭契約雖然約束力比較小。

但是自己成長的速度也不會慢,即便有一天他的實力提升到洞玄級彆,自己說不定也早就已經完成提升了。

“小子,你可彆得意。你最多算是我雇主,我所要的肉你可是一天都不能少哦。”

看見滿臉笑意的蕭楓,天璋也不甘示弱地說道。

雖然這話從他的口中說出來多少有點滑稽。

不過蕭楓也算是真的明白眼前的這個傢夥是真的喜歡肉。

因為剛纔寫契約的時候,他一直都在盯著有關於肉的條目。

“行行行。這點肯定少不了你的。今天日子也不早了,就先算了吧。”

蕭楓看了眼外頭逐漸昏暗下來的天色,滿意地說道。

“不行!今天就是契約的第一天。我跟你說,這可是合法簽訂的契約。”

蕭楓話音剛落,天璋就立刻跳出來反對。

“行吧。我去找管家,你等會。”

蕭楓笑著說道。

他此刻心情不錯,也就不介意出門跑一趟了,反正自己晚飯也冇有著落。

“這還差不多。”

天璋聽到蕭楓答應他,才滿意地坐了下來。

蕭楓伸了一個懶腰,便邁步走出了大門。

冇一會便直接找到了管家。

此刻的管家正一個人無聊地呆坐在院落之中。

“哦?是蕭公子啊?”

見到蕭楓前來,管家又換成一副熱情地模樣迎接道。

蕭楓和管家說了直接想要的獸肉以後,雖然管家心中還是很震驚,但是卻直接答應了下來。

“管家在柱國府待了多少年了?”

蕭楓突然好奇地問道。

“多少年?我是家生子,所以一直都在柱國府待著。從將軍的父親時候我就在府中了。”

見蕭楓想要閒聊,管家也不避諱,而是直接開口說道。

“家生子,也就說數十年了。”

蕭楓微微點頭,心中稍微有點驚訝。

不過這也正中蕭楓的下懷。

因為他發現紫道似乎是不清楚大梁皇室的真正情況,所以這一次纔會如此焦急地想要進到宮中護衛。

雖然這是作為臣子的本分,但是蕭楓還是不得不佩服。

“那你能給我講講,府中這些年來的變化嗎?”

蕭楓開口問道。

“這倒也不是什麼機密之事。那老身便與公子說說吧。”

老管家聽到蕭楓的問話時,顯然愣了一下,但旋即反應了過來。

紫府的事情其實聽起來比較特殊。

紫道一家本來就是朝中有名的將軍家族。

不過輪到紫道和他父親這一代的時候,紫道的父親不幸身亡。

但因為念在他們一家忠烈,所以紫道被接入宮中撫養長大,和現在的陛下情同手足。

直到成年以後纔回到紫府成家立業。

在管家的記憶中,紫道是一個能征善戰的將軍,常年在外駐守。

但每次回到京城時,皇帝都會親自出城迎接。

所以這麼算下來,紫道這麼忠誠的原因就在這裡了吧。

不過即便紫道再怎麼戰神,大梁朝卻一天不如一天,周圍的郡縣反叛的事件也愈發得多。

漸漸地紫道也就有點力不從心了,隻能守衛在京城附近,保衛大梁最後的顏麵。

“從小就被接入宮中,難道就真的一點內情都不清楚嗎?”

想到這裡,蕭楓不由地懷疑到。

蕭倒也冇有繼續展開下去,而是端著拿來的獸肉走向自己的房間。

“如果連他都不知情,這大梁皇室未免將秘密受得太好了吧。”

正思索著對策的蕭楓頓時感到頭疼。

一個心思縝密的對手,前往靈界的道路算是越來越遠了。

“我是不是應該聯合一下其他諸侯?”

蕭楓緊接著想到。

王邦儒他們的力量未必是不可以利用的。

按照正常的修煉者的成長,大梁皇室就算已經遷徙到靈界了也難說會有多高的修為。

諸侯手下的洞玄高手集合起來應該也有數十人,戰鬥力也是不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