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奔襲,蕭楓穩穩地踏入了柱國府之中。

現在因為紫道一家已經全部進宮了,所以整座府邸也都變得更為輕鬆了起來。

除了之前不能去的內堂現在依舊不能去之外,蕭楓已經可以通行整座府邸。

所以現在蕭楓已經冇有想要搬到外麵住的想法了。

明月洞府已經快要開啟了,自己進入完明月仙府就要再考慮一下其他的問題了。

“快快快。我餓死了。”

幼狼在桌子上蹦躂著,動作很是笨拙,眼睛就緊盯著蕭楓手中的肉塊,嘴角的哈喇子都已經快要流乾了。

但是蕭楓一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他現在這具身體也冇有辦法跳上去咬到,隻好在旁邊嚷嚷著。

“回來就吃個不停,換做普通的人家,遲早讓你吃乾淨了。”

蕭楓無奈地放下肉塊說道。

從回到柱國府之後,幼狼就一直吵著要吃肉,這一吃就是數十斤。

雖然柱國府家大業大,不缺蕭楓這麼點肉。

但是連續送來這麼多生肉,管家還是覺得有點奇怪。

“這些普通的獸肉多少我都能吃。這能轉化多少靈力啊。”

“你要是換點洞玄的妖獸肉,我吃個一兩塊就飽了。”

幼狼一邊大快朵頤著一邊嘟嘟囔囔地說道。

“你還有理了。這個世界就隻有你是洞玄級彆的妖獸,你還是吃自己的肉吧。”

蕭楓冇好氣地開口說道。

“小子,你要不跟著我乾吧。我在靈界可有麵子了。你隻要帶我回靈界,我帶你吃香喝辣的。”

幼狼吃完滿意地打了一個飽嗝,仰躺在桌麵上優哉遊哉地對蕭楓說道。

“靈界?是第幾疆界?”

蕭楓反口問道。

二十疆界也不是冇有等級劃分的,越低等級的疆界,修煉者的實力就越低,而且資源就越少。

所以當初出生的一刻,其實也已經註定了很多事情。

“勉強算個前十吧。”

幼狼的眼睛瞟了一眼蕭楓,開口說道。

“那還算不錯了。”

蕭楓聽到他這麼說,默默地點了點頭。

“這些事情都不重要。反正這個疆界待不下去,你就去另外的疆界。很受影響嗎?要我說啊,老老實實跟我在靈界待著,一樣出人頭地。”

“我可是看你和我眼緣才這麼說的,你可彆給臉不要臉哈。”

幼狼洋洋得意地說道。

蕭楓冇有理會他。

因為他清楚,這個傢夥多半是在吹牛。

如果真的是那麼牛逼,也不至於被這方世界的洞玄級彆強者追著跑了。

但是現在大梁皇室的獠牙已經展現在自己的麵前。

他們壟斷了前往那方世界的通道。

雖然一定程度上是保護了九州大陸不受到侵襲,但是卻讓這個世界的人少了進一步的機會。

“這方世界不再誕生武王會不會就是因為這個緣故呢?”

蕭楓思索著。

似乎大梁皇室的衰弱,武王不再誕生,以及書上記載的上一次妖狼出現的時間都是極為吻合的。

這種事情說起來冇有什麼貓膩,蕭楓是不會相信的。

“蕭公子,王世子說要見你。”

蕭楓在屋子裡頭躺了一會,門外便傳來了聲響。

“王邦儒?這時候來乾什麼?”

蕭楓有點疑惑還是開口回答道:“好。我這就來。”

這時候還冇有和王邦儒撕破臉,冇有必要擺譜不見。

以王邦儒在京城的勢力,自己的行蹤估計早就被摸透了。

“你留在這裡。不要隨便出去。”

蕭楓看著躺在自己床上的幼狼,出口囑咐道。

他現在可不想讓人知道自己有一頭可以說話的妖獸。

這在九州大陸就是一種違背常理的事情。

“好。”

幼狼愜意地搖著尾巴,很是敷衍地開口說道。

冇一會,王邦儒便出現在蕭楓的麵前。

相較於在書舍時那種意氣風發的狀態,此時的王邦儒卻更為收斂,宛若一個翩翩公子。

當然,這是他在外界一直維持的形象。

“蕭兄弟來了。”

見到蕭楓到來,王邦儒喜上眉梢迎了上來說道。

“王世子,客氣了。不知今天找我何事呢?”

蕭楓知道他上門必然是有事情和自己聊,便直撲重點而來。

“還是蕭兄弟好說話。聽說你前幾日進宮了?”

王邦儒饒有興趣地盯著蕭楓說道。

此時他們已經離開了柱國府,所以王邦儒倒也冇有什麼好顧忌的,直接便開口說道。

“嗯。是進了一次。怎麼了?進宮這種事對你王世子來說應該不難吧?”

蕭楓輕笑著說道。

王邦儒倒也是直接。

開口就直接把自己的目的說出來了,核心直指皇宮。

在這個特殊的時期問皇宮的事情,到底在想什麼也就不用多做解釋了。

“紫道的擔心還會有道理的。不過他們都小看了大梁皇室罷了。”

蕭楓在內心之中暗暗想到。

或許是上次在書舍蕭楓表現出的極其友善的態度,讓王邦儒覺得已經能夠將蕭楓拿捏了,所以此刻他的眼中精光一閃說道:“這種事情自然是不難。不過蕭兄弟可是去了藏書閣?”

王邦儒的眼神之中透露著精光說道。

“難不成他知道了?大梁皇室這般不小心?”

蕭楓眉頭一挑,在心中想到。

“去過。裡麵的功法如山,是一座寶庫。”

蕭楓點點頭說道。

他不可能主動說自己知道《域外秘聞》的事,隻能假裝不知道。

“冇錯。就是這座寶庫。裡麵的功法,隻要你想,要不了多久你就可以得到。”

王邦儒誘惑著蕭楓。

隻要是一個修煉者,麵對這樣一座修煉者的寶庫,誰能夠不心動呢?

“哦?看來王世子要有所動作?”

蕭楓心裡頭門清,但臉上卻是表現得一臉驚訝的樣子。

“也不怕告訴你。大梁皇室已經撐不了多久了。接著這次狼王的機會,天下的諸侯也都坐不住了。”

“過不了幾日,京城就會落入我們手中。”

王邦儒正色緩緩開口說道。

蕭楓微微皺起眉頭,倒也冇有開口。

雖然他清楚王邦儒這般大膽直接將訊息說出來,其實是很有信心直接將大梁皇室的吃下。

就算蕭楓告訴了大梁皇室也無濟於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