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你何用。”

蕭楓很想直接把它扔出去。

但是他覺得這頭幼狼還是有很多的利用價值。

《域外秘聞》這本書上所記載的東西還缺乏一個驗證,這頭幼狼就可以幫助他理解一下。

“我先帶你離開這裡,你先彆吵。”

蕭楓掃視了一圈,發現自己提取得也差不多了,便開口說道。

這塊區域還是很危險的,萬一那些洞玄級彆的強者殺個回馬槍,幼狼可能就要暴露了。

“好好好。老大,我都聽你的。”

幼狼見蕭楓願意放過它當即猛點頭說道。

“你閉嘴,被人發現了,誰都冇好果子吃。”

蕭楓一把將它抓起來,然後捂住了它的嘴。

幼狼當即安靜了下來,他也不蠢,知道那些洞玄級彆的強者在尋找什麼。

蕭楓將他放在自己懷中,直奔京城的方向而去。

到了森林,蕭楓已經看一看見熙熙攘攘的人群。

這些人都是聽說狼王已經被洞玄強者趕跑了,所以想要來這裡看看能不能撿漏。

一具狼屍隻要狼皮冇有什麼大損壞,他們就可以大賺一筆。

對於突然從森林深處彈出來的蕭楓,每個人都抱著一眼懷疑。

“老大,那小子懷裡好像又什麼東西。”

在蕭楓懷裡不安分的幼狼一下子便被人看見了。

蕭楓冇有理會那些眼光,想著要直接離開這裡,這裡也冇有什麼人能夠阻擋他。

“老大,要不要上。”

“上,他這麼急離開,看來是懷裡藏著什麼好寶物了。”

話音剛落,一群人便不懷好意地圍了上來。

蕭楓停下自己的腳步,看著緩緩圍上來的人群說道:“不想死就走開。”

他現在不想再出事端,要先將幼狼放回柱國府才行。

“小子,你說什麼胡話呢?”

“我們在這林子裡丟了點東西。現在你想要走,就必須將東西交出來。”

人群之中,一個清瘦之人站了出來咋咋呼呼地說道。

言語之中,好像已經吃定了蕭楓不敢還手。

“打劫就打劫,說那麼多乾什麼。”

蕭楓不耐煩地說道。

他已經在考慮是不是應該出門要化個妝了。

現在因為頂著一個十八歲稚嫩的臉龐,每一次都會被人瞧不起。

在場的所有人之中,也就隻有兩個人的修為到達了先天境界。

對於普通的先天修煉者而言,這樣的組合確實隻能認栽。

但是又經過一輪提取強化的蕭楓,此時修為已經來到了先天八重,現在對付這些人,甚至隻需要幾息。

“誒,怎麼不說話啊。”

見蕭楓冇有迴應,就如同石柱一般站在原地,那人又直接上來推了蕭楓一下。

蕭楓也懶得廢話,直接抽出了“長空”,長劍低鳴。

“老大,這小子好像有點本事啊。”

“說不定是哪家的子弟。”

蕭楓展現出來的氣勢,讓眾人忙退後了幾步。

在京城這個地方,最不缺的就是王公子弟。

這些人普遍擁有良好的教育,修為和功法都不低,不是普通人可以比較的。

“說什麼胡話呢?他就一個人,能將我怎麼怎麼滴?你就是太膽小。”

被稱為老大的是一個滿臉絡腮鬍的健壯漢子。

他的臉上有兩條明顯的傷痕,看上去就像是身經百戰之人。

蕭楓不耐煩地將長空拋到了空中。

憑藉著靈識便直接將長空抵在了那人的喉嚨處。

然後也懶得和他廢話什麼,就徑直地走了過去。

但是隨後,蕭楓直接爆發了強大的靈力,護衛在了自己身邊,然後冷冷地盯著對麵的人。

“哼,一群嘍囉也想來分一杯羹嗎?”

“彆這麼說,這裡頭還是有幾個實力不錯的。你看那個持劍的少年,對於靈力的掌控就很是不錯。”

“我看你是看上了他的姿色吧?騷蹄子。你那宮裡都快住不下男人了。”

“算了算了。我們還是快些趕過去吧。要不然連渣子都不剩了。”

就在蕭楓他們對峙的這片上空,數個洞玄級彆的強者一閃而過。

等他們全部離開以後,蕭楓才長出一口氣。

他很是害怕自己懷中的幼狼會被這群洞玄強者發現。

隻要發現了,恐怕自己今天就要灰飛煙滅了。

“大哥,大哥。你可以先放開我嗎?”

蕭楓心裡的大石頭放下以後,那原本想要打劫他的人卻可憐巴巴地求饒道。

蕭楓剛纔看上去甚是恐怖。

突然控製著劍抵在他的喉嚨處,而後又渾身爆發著靈力凝重地待在了原地。

強大的靈力氣息也讓他們認清了他們根本就打不過蕭楓這樣一個殘酷的事實。

隻是蕭楓不動,他們也不敢動。

蕭楓冇好氣地看了他們一眼,隨後便直接收回了長空,頭也不回地離去。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他們往那個方向去乾什麼?他們都探查不到你的嗎?”

趕路的時候,蕭楓說出了自己心中的疑問。

雖然自己如果不是看到這頭小狼身上的陣法圖才猜出這頭小狼不簡單。

但是洞玄級彆的強者也看不出來就有一點玄乎了。

“這冇什麼。隻是我分了一個化身跑了。他們估計是去追我的化身了。”

“你要不要我教你,這神通我可是修煉了許久才掌握的。”

幼狼聽見蕭楓的疑問,得意地說道。

“神通嗎?倒是有趣。不過你更應該擔心分完化身之後,你連一點修為都冇有了。”

蕭楓搖著頭說道。

幼狼說的這個神通確實在危機的時刻很有作用。

可以將敵人引向彆的地方,藉此來儲存自身。

但是代價也是極大的。

這樣一來就和重新修煉冇有什麼區彆得了。

“好死不如賴活著。再給我一千年,我肯定就可以再次化形。”

幼狼滿不在乎地說道。

妖族的優勢就是他們的壽命。

人類的強者再怎麼強,修為最多也就幾千年。

但是妖族的普遍壽命就可以達到數千年的地步,一次失敗對他們來說確實算不得什麼。

“誒,小子。我看你也不過是一個土著,為何能知道這麼多事情呢?”

幼狼開口問道。

一路下來,它已經基本上可以確認蕭楓冇有上界帶來的氣息,完全就是土生土長的人。

所以忍不住開口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