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外。

蕭楓又重新地來到了那片林區。

現在相較於前幾天,已經顯得十分地安靜。

原本的蟲鳴,鳥叫全部都已經消失不見,剩下的隻有一片死寂。

看著密佈的戰鬥痕跡,一片狼藉的場麵,蕭楓清楚這場戰鬥到底有多激烈。

“不過也好。這樣我纔有機可乘。”

蕭楓一路上,已經看見了許多狼屍,一通提取下來倒是獲得了不少的丹藥和修為的積累。

他今天回來這裡,就是為了看看和書中記載的內容是否一致。

書中記載,狼王實際上是召喚過來的。

所以現場一定會留有痕跡。

“是這裡了。”

蕭楓看著眼前留下來的巨大焦黑區域,眉頭緊皺著。

這塊區域內有許多焦黑的屍體,應該就是獻祭用的祭品。

當然,這些都是狼屍,而且很多都是幼狼的屍體。

看上去為了這一次的召喚,整個血月妖狼族群不知道奉獻了自己多少未來的力量。

蕭楓從樹上一躍而下,又想著接著提取。

【嘀!提取血月妖狼幼狼屍體!獲得,劍道經驗*100】

…………

正當蕭楓提取得不亦樂乎之時,突然的一聲狼嚎直接打斷了他的行動。

蕭楓抬頭望去,原來是一頭渾身是傷的母狼正惡狠狠地盯著自己。

“想不到還有血月妖狼存活。”

蕭楓抽出“長空”喃喃說道。

那些洞玄級彆的高手下手可不是一般的狠,血月妖狼能夠存活下來還真的就是不幸之中的萬幸了。

這頭凶狠地母狼滿眼赤紅,惡狠狠地看著蕭楓附近的幼狼屍體,彷彿這片幼狼都是蕭楓所殺的一般。

“你可彆誤會。你敢動手,死的可就是你了。”

蕭楓見它蠢蠢欲動,開口警告道。

他到冇有想殺它。

反正修為也就隻有後天左右,能提取的東西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但是考慮到血月妖狼族群現在的慘狀,蕭楓覺得自己還是放過它比較好。

“這可就不怪我了。”

明顯蕭楓的警告對它並冇有作用,麵對直撲而來的母狼,蕭楓直接萬劍訣起手。

冇有絲毫的手下留情。

又是一聲哀嚎,母狼痛苦地倒在了地上。

【嘀!提取血月妖狼屍體,獲得血氣丹!】

“咦?居然還活著。”

蕭楓眼睛掃過剛纔母狼所站的位置,發現有一頭幼狼正齜牙咧嘴地看著自己。

“原來剛纔是怕我傷害它的孩子。”

蕭楓撓撓頭,緩緩走了過去。

他也冇有見過活的血月妖狼幼狼,所以心中還是十分好奇的。

“還挺凶。”

蕭楓抓起這頭小狼,看著它嘴中的尖牙點點頭說道。

不過這頭小狼似乎是受到了戰鬥餘波的影響,身上有不少的焦黑處。

突然,蕭楓的眼神一滯,突然覺得眼前的這頭小狼並不簡單。

因為他把那些焦黑處鏈接在一起,竟然變成了一張玄奧的陣法圖。

而這張陣法圖就是他在《域外秘聞》中看見的,召喚狼王的陣法圖。

“難不成?”

蕭楓眼睛一眯,抽出了長空,警惕地盯著幼狼。

“人類小子,既然你看出來了!你最好給我快點滾!不要等本大爺生氣了,我必會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蕭楓警惕之時,幼狼竟然發出了與之不匹配的粗獷的聲音。

緊接著,幼狼又開始齜牙咧嘴地企圖站起來。

但是幼狼冇有站穩,直接便直接甩了個狗啃泥。

“狼王?就這?站都站不穩?”

蕭楓看到這樣子,又鄙夷地眼神看了一眼,然後又將“長空”收回了回去,然後重新蹲了下來。

“你這個低等世界的土著!你等本大爺恢複實力!看到時候不把你碎屍萬段了。”

幼狼又再次惡狠狠地吼道,似乎對蕭楓的鄙夷十分不滿。

“按理說,狼王應該有洞玄級彆的修為。怎麼這一次會化身為幼狼呢?”

“難不成前幾天洞玄級彆強者圍剿的並不是這頭幼狼嗎?”

蕭楓一把將幼狼抓了起來,然後琢磨著。

幼狼在空中無力地揮舞著自己的四肢,以此來表達自己的不滿。

“你是那方疆界?”

蕭楓想起書上的記載於是便開口說道。

在《域外秘聞》這本書中,那方強大的世界劃分成了二十個不同的疆界。

每一個疆界都生活著不同的種族。

而書中主要記載了一方叫做“隕星”的疆界,乃是九州大陸通往大世界的起點。

“什麼!你居然知道疆界?難道你不是土著?”

聽到蕭楓的問話,幼狼掙紮的力度也就下降了,驚訝地開口反問道。

“你彆理,回答我的問題就好了。要不然我就把你殺了.”

蕭楓冷冷說道,現在這頭狼王修為儘失,生命完全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不怕它不說。

“彆!道友!你肯定也是被騙來這方世界的吧?”

“這樣!你和我聯合起來,就這樣一方弱小的世界我們還不是分分鐘給收服了。”

狼王聽到蕭楓要殺他,頓時便慌了,連忙開口說道。

“被騙過來的?”

蕭楓疑惑地問道。

“是啊。道友,你是不知道我有多慘。我本來也不過是一介小妖。”

“那日我在修煉的時候天空之中突然出現了一座法陣,然後空中有個聲音告訴我,這乃是一方靈界。隻要將這裡的生靈吞噬了,就足以讓我修為飛昇。”

“我想都冇想就來了。”

“誰知道剛進來,就見到一群弱小的同族。本想著可以開始吞噬的時候。”

“突然冒出了一堆洞玄級彆的人類,對著我就是一頓毒打。”

“我就是一介小妖,怎麼可能打得過那麼多同級彆的人。”

小狼很是著急地解釋著自己的來曆,聲音聽起來都快哭了。

“行了行了。彆吵了,我知道了。”

蕭楓打斷了它的話,直接說道。

見蕭楓不讓說,狼王倒是安靜了下來,用著那雙眼睛直勾勾地觀察著蕭楓。

他現在的性命可全在蕭楓的一句話之間。

“你可知道怎麼回去?”

蕭楓想了一會,開口問道。

“這個我不知道,但是那個法陣隻要我看見了我就知道。”

小狼想了一會,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