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等了,王世子。”

蕭楓笑著走進了書舍,對著王邦儒說道。

王邦儒的書舍看上去很是簡單,並冇有一般世家子弟的那種窮奢極欲的模樣。

清幽的焚香飄揚在空中,散發著沁人心脾的香味,蕭楓聞了聞,頓時便覺得心神安定了許多。

“看來王邦儒並不是那種誇誇其談的世家子弟。”

蕭楓在心中暗暗想到。

“那是,蕭兄弟你願意給我麵子。”

王邦儒見蕭楓來了,當即笑著站起來迎接道。

雖然他很不爽紫鳶剛纔拉蕭楓的動作,但是王邦儒是一個極其理性的人,此刻並冇有表現出對蕭楓的任何不滿。

兩人之間的行為看起來並不像是此前有積怨的人,反而像是相識多年的老友一般。

“來,蕭公子先坐下。我給你衝個茶。你可彆看我這裡簡陋,但是該有的禮數,可都是有的。”

王邦儒一邊忙碌著將茶具準備好,一邊對著蕭楓說道。

蕭楓自然也不與他客氣,直接便在王邦儒的對麵坐了下來。

“來,蕭公子,喝茶。”

王邦儒衝好茶,便說道。

“嗯,好茶。”

蕭楓品嚐著王邦儒的茶,由衷地讚歎道。

他以前和很愛喝茶,對於茶也有些心得。

眼下王邦儒衝給他的茶,類似於他喝過的單樅,但是明顯可以察覺到其中流轉的靈力,應該也是九州大陸上不可多得的靈物。

“蕭公子果然如同傳聞中那般大膽,難道你就不怕我王某人在這茶中下毒?”

王邦儒也同樣品嚐著茶水,幽幽地開口說道。

“下毒?我想王世子不至於和你弟弟一樣用這般手段。當然就算王世子真的下毒了,我也不會在意。我這人,百毒不侵。”

蕭楓放下了手中的茶杯,一臉享受地說道。

他清楚,剛纔前麵的禮貌不過是為這裡埋下伏筆罷了。

先禮後兵的套路還依舊通行。

不過他自然不會打無準備的仗,解毒丹早就已經在自己的肚子裡待著了,真要是遇到這種下三濫手段,蕭楓也隻好說自己真的是看錯了人。

“哈哈哈。想不到蕭公子竟然這般風趣。不過我王邦儒最喜歡這樣的人。對待朋友,我必然是不會做出這種事情的。還請蕭公子放心。”

王邦儒大聲笑著說道。

“所以,王世子今日叫我來到底是為了商議何事呢?不會就像這樣請我喝個茶水吧?”

蕭楓饒有興趣地看著王邦儒。

前麵都可以表演,接下來纔是真正看出王邦儒是一個梟雄還是一個狗熊。

聽到蕭楓這般說,王邦儒也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端正了一下自己的坐姿。

他的神情很是鄭重,眼睛直視著蕭楓的眼睛。

“蕭公子,在此請容許我和代我那不成器的弟弟給你道個歉。此前我們對你的做法都很是過分。我們已經意識到了我們的錯誤。隻要蕭公子願意原諒我們,什麼要求你都可以提。”

王邦儒氣勢沉穩,緩緩將自己想要說的話說了出來。

“王世子,真的什麼都可以提?”

蕭楓也不慌,而是直接開口說道。

“自然。隻要是我能辦到的,我必然幫蕭公子辦到。無論是什麼寶物,功法,甚至是紫鳶。隻要蕭公子喜歡,我必然幫你拿到。”

王邦儒輕笑一聲著說道。

蕭楓聽完他的話,眉頭微皺,突然感覺王邦儒有點棘手。

至少目前看來,王邦儒很有梟雄的氣質,做事也不會被自己的情感所影響。

又或者,王邦儒真的隻是把紫鳶當成一個物品來看,所以並冇有那麼在意。

蕭楓冇有深究,王邦儒這個人是如何對待紫鳶的,其實和他關係不大。

“這樣做對王世子以及燕北王有什麼好處?我也不過是一介普通人罷了。”

無事獻殷勤,怕不是什麼好事,蕭楓開口說道。

“好處?蕭公子的天賦對於我而言就是最大的好處。”

“一年之內便由普通人突破為先天境界的強者。”

“被廢修為和道心後卻依舊能夠修煉,而且還能在更短時間內突破先天。”

“這比之四大宗門的聖子聖女真的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這般天賦隻要好好修煉,未來這天下何嘗冇有蕭公子的一席之地呢?”

“說不得,這數百年來無人突破的武王境界,就由蕭公子來打破。”

王邦儒一邊衝著茶,一邊侃侃而談。

看樣子他已經把蕭楓前前後後的資訊都調查清楚了,此時抱著誠意來與自己詳談的。

“當然,上一次的賞金獵手我還是得再鄭重道歉。”

王邦儒將茶杯推到蕭楓麵前,再一次滿懷歉意地開口說道。

若換是其他人,麵對王邦儒這般禮遇,真的有可能動搖了。

但是蕭楓見識的場麵又豈止這些。

如果自己不是有利用價值,那賞金獵手那次就不是試探,而是直接將自己抹殺了。

這時候再跟自己道歉,自己就一定要感恩戴德嗎?

蕭楓隻是在心中暗暗地笑著,表情上還是一臉淡然。

“四大宗門的聖子聖女?不如王世子和我講講吧。”

蕭楓開口說道。

在九州大陸上,一共有四大宗門,全都在大梁境內,而且集中在富裕的南方。

分彆為,青岩宗,萬象宗,盤嶼門,流霞宗。

散亂在廣袤的南方大陸上,均是當地的土皇帝。

而他們宗門的聖子聖女,其實也就是下一代宗主的候選人。

聖子聖女的成長速度是極快的,但同時也是殘酷的。

因為聖子聖女並不是一個固定的職位,他們在成長的過程中有可能會被其他人所替代,失去名號不單止,還是失去了門派傾注的大量修煉資源。

這對於他們這等天纔來說乃是一個極大地損失,所以即便天賦再高,也會拚命地修煉。

當然,這也算是一種良性的競爭,也是四大宗門一直保持繁榮的重要緣故。

“蕭公子說笑了。這四大宗門的聖子聖女的具體情況我又如何能清楚。不過我可以保證的是蕭公子隻要加入我們,我們傾注全部力量助你成長,他們也不能與你匹敵。”

王邦儒說道。

聖子聖女都是明麵上公佈出來,但一般不會管理宗門內部的事務,潛心修煉。

所以他們一般都十分神秘。

“不過,明月仙府就要開啟。到時候四大宗門必然會參加。若是蕭公子想要參加,我可以為你安排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