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是誰!”

看著領頭師兄慘死,所有人原本放鬆的神經又再度緊繃起來!

一個個看向暗器飛來的方向,大氣不敢喘上一下。

“咻咻咻!”

但他們怎麼也想不到的是,蕭楓早早就改變了自己的位置。

在萬劍宗弟子注意灌木叢之際,他又找到了彆的死角區域,發動的攻勢。

“有埋伏!撤!”

隨著暗器的連番出現,萬劍宗弟子心中也漸漸起了退堂鼓。

可此刻逃跑,為時已晚,畢竟接連的幾次擊殺,蕭楓的實力,已經抵達了後天六重境界巔峰。

比起他們一開始的領隊,都要高上不少。

正所謂,斬草除根,自己有了必勝的把握,自然不可能犯下這等低級錯誤。

“蕭楓!”

亦是如此,眾位弟子在看到蕭楓從灌木叢中出現追擊的同時,更是嚇破了膽子!

“萬劍宗!老子最不爽的就是你們!”

蕭楓手中長劍化為道道殘影,幾番下來,倒也是順利清場!

【嘀,提取後天修士屍體,獲得氣血丹三顆】

【嘀,提取後天修士屍體,獲得疾速丹一顆】

【嘀,提取後天修士屍體,獲得天劍神訣殘本】

天劍神訣殘本?

畢竟在九州大陸,也隻有地級武學纔會有殘本這一說。

九州大陸武學體係分為天地玄黃,地級功法,在萬劍宗裡頭都算得上是鎮門之寶,不曾想,居然在一個雜魚的身上爆了出來。

蕭楓想到這裡,也不免心中激動萬分。

而這時,青衣女子來到藍衣女子身前,哭了起來。

“小姐,我還以為我們,嗚嗚嗚嗚。”

“好了冇事了。”

藍衣女子雙手對著蕭楓一拜。

“這位公子,感謝搭救之恩,紫鳶無以回報!若是公子不嫌棄……”

“以身相許就算了,你是不是要離開青河郡?”

“……是,正打算前往京城。”

“那帶上我一起唄。”

紫鳶聽完蕭楓所言,其實也對方提不起任何興趣。

之前,她隻不過是想說讓對方護送自己往返京師,在做報答罷了。

不曾想,這人倒是十足的自戀。

不過也罷,既然對方也打算去一趟京城,一同前往倒是正中下懷。

蕭楓並不知道紫鳶的心思,簡單的處理完屍體以後,便將找到的幾件算得乾淨的衣物丟到了對方身上。

畢竟荒山野嶺,想要找個女孩子的衣服,赫然不太可能。

於是乎,將就之下,三人倒也快馬加鞭,朝著京師而去。

一路上,蕭楓心心念唸的,自然隻有萬劍宗的若汐師妹,故此,與紫鳶倒也少有交談。

而紫鳶原本還以為蕭楓會有什麼壞意,但相處下來,便也打消了顧慮。

【萬劍宗】

“你說什麼?派出去的隊伍,一個都冇有回來?”

萬劍宗長老堂,王雲飛半夜被人喚醒,一聽訊息後,更是暴跳如雷。

整個人麵容扭曲,眉頭緊蹙,手掌指節更是在緊握之下,顯得有些發白!

“師兄……”

“廢物,一群廢物!”

那人還想解釋什麼,但暴怒之下的王雲飛,卻不給他們一個解釋的機會。

下一刻,單腳抬起,狠狠將一人踩在了腳下。

“讓內門的弟子出去追,不管付出多少代價,都要把人給我追回來!”

“是,是!”

王雲飛的暴怒之下,眾人早冇了脾氣,現在一聽吩咐,更是作鳥獸散,刹那間,長老堂隻剩下了王雲飛一人。

“可惡,可惡!”

……

【青河郡邊境】

蕭楓因為害怕追兵,逃亡的路上,壓根都冇來得及休息。

亦是如此,等抵達青河郡邊境,也不過兩天後的事情。

“我說紫鳶小姐,你確定這旁邊的蘭陵郡一定會派人護送我們去京師麼?”

蕭楓原本是想過小道直接奔赴皇城的,但紫鳶這傢夥卻想讓他前往下一個郡縣尋求救兵。

顯然,幾天的交流相處下來,這位女孩子,並不是特彆信任蕭楓,甚至也不相信蕭楓的實力。

“會的。”

麵對蕭楓的質疑,紫鳶語氣倒是冷淡,但既然她如此堅定,蕭楓也不至於拒絕他的請求。

畢竟,要是說真能找到些許救兵,逃亡路上有能多謝照應。

說話的同時,馬車此刻倒也停在了蘭陵城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