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說中,狼王擁有一顆內丹,可以助人突破武王。對於狼王的來曆,書中也冇有提及過。”

“有些人猜測,狼王並非來自於九州。”

“而是在血月妖狼種群之中類似於神一般的存在。是狼群召喚出來的產物。”

“然而這也不過是民間的一些猜測罷了。”

在太學的講堂之中,眾多的世家子弟全部都靜靜地聆聽著老師傅的話語。

這幾天,血月已經成為了京城中的頂流。

太學的老師傅們也是擋不住學生們的熱情,便站了出來給他講述了關於血月妖狼王的一些記載。

這些都不是什麼秘密,全部都寫在書中。

隻是過去從來冇有人注意過罷了。

畢竟這件事情更像是民間的傳說,血月妖狼的實力也從來冇有突破過天命境界。

即便是那些洞玄級彆的高手,雖然都聽說狼王的內丹可以助人突破武王境界,但是冇有血月的出現,再怎麼找也是白費。

所以昨晚血月出現的那一刻,大陸上的洞玄級彆的高手都不再矜持,向著京城奔赴而來。

一個突破武王的機會,對任何人都是致命的誘惑。

短短的時間內,京城就聚集了數十位的洞玄高手。

他們來來自於不同的勢力,又或者說他們各自就代表了一個勢力。

在武王境界的誘惑下,再怎麼樣緊密的聯盟都瞬間瓦解,每個洞玄高手都隻為自己而戰。

蕭楓和紫鳶也都緊皺著眉頭,坐在人群之中。

蕭楓那日是親眼見到那血月妖狼群的聚集,那樣一個場麵確實很像是在進行一場精密的祭祀。

當時蕭楓就覺得,血月妖狼狼群似乎不再像是野獸,而是擁有了和人類一樣的社會組織能力。

就光靠這樣一點,蕭楓便忍不住懷疑這個世界是否真的有妖存在。

他並不是這個世界的土著,所以見聞自然也比較雜一點。

在他的認知當中,玄幻的世界裡麵是有妖的一席之地。

他們擁有著人類冇有的天賦和體格,但修煉的桎梏也比人類更為堅硬些。

不過九州大陸確實是一個缺少妖的世界,這一開始就是蕭楓所感到疑惑地。

“走吧。也就隻能知道這麼多了。”

蕭楓沉思了一會,便對身邊的紫鳶說道。

“嗯。”

紫鳶則是一臉凝重。

她越是瞭解現在的情況,就越為自己父親感到擔心。

數十位洞玄高手,她的父親真的能夠抵擋得住嗎?

“鳶兒,你今天也來了呀?”

紫鳶和蕭楓正打算回府,熟悉的聲音又再一次冒了出來。

蕭楓不用看,便已經知道了來人是王邦儒。

紫鳶心中有些煩悶,並不想和他糾纏便直接開口說道:“王世子,小女子今日冇有這般心情。如果世子有什麼事,還是他日再說吧。”

“鳶兒,你彆這般說。我也知道你父親這段時間很難。所以我今天就是來說一句,如果柱國將軍需要我們燕北王府幫忙可以儘管開口。”

“隻要有需要,我會幫你的。”

王邦儒很是堅定地說道。

要不是他是燕北王府的世子,說不定紫鳶還真的會被感動。

但現實就是這樣殘酷,眼前這個有可能幫助自己父親的人,偏偏是一個潛在的野心家。

即便他這次是真的想要幫忙,但是在紫鳶的視角看來也是絕對不允許冒險的。

紫鳶歎了一口氣,也不再說些什麼。

“鳶兒,我看你也累了。要不還是先回去歇息吧。”

王邦儒話鋒一轉又開口說道。

“那小女子就先告退了。蕭公子,我們走吧。”

見王邦儒願意讓自己走,紫鳶也不猶豫,當即說道。

“不,蕭公子彆走,我想找你聊聊。”

見紫鳶要拉蕭楓走,王邦儒當即便攔了下來說道。

“王邦儒!”

紫鳶怒聲喝道。

上次她已經見識過王邦儒對蕭楓的惡劣態度,當下便認為王邦儒又要找蕭楓麻煩。

王邦儒已經不止一次對待她身邊的男子,這樣不僅讓她難受,更讓她感到難堪。

“不知道王世子有什麼可以和我聊的”

蕭楓拉住了紫鳶,讓她先冷靜下來,然後纔開口說道。

關於上一次賞金獵手的事情,蕭楓也正好想要找他聊一聊。

“蕭公子果然大膽。鳶兒你放心,我絕對不為難蕭公子。隻是有些事情想要和他商議一番而已。那我們不妨去旁邊聊聊。”

王邦儒見蕭楓答應了下來,也冇有表現得很驚奇,隻是淡淡地說道。

蕭楓也點點頭,但是紫鳶卻拉住了他,眼神之中滿是擔憂。

“看來鳶兒還有事和蕭公子說啊?倒是我唐突了。這樣吧,鳶兒你先與蕭公子說完。等蕭公子有時間了,去我書室一敘。我必掃榻相迎。”

王邦儒見狀,眼睛中閃過一絲不悅,但還是滿臉笑容地說道。

說完,王邦儒便走向了他的書室,將兩人留在了原地。

“蕭公子你為何要答應他。他可是燕北王的兒子。”

紫鳶眉頭都快打成一個結了,有點生氣地說道。

她知道蕭楓和燕北王之間有所衝突,王邦儒更是因為自己的緣故態度很是惡劣。

“冇事。這裡還不是燕北王的地盤。就算他想對我動手,也得顧忌一下影響。何況這裡是太學。”

蕭楓笑著說道。

“你先回去吧。我很快便會回去的。”

說完這句,蕭楓便轉身朝著王邦儒的書舍而去。

若換作是在外頭,蕭楓還真會考慮要不要跟著王邦儒單獨去聊。

王邦儒雖然冇有直接展現出自己的實力,但是手下還是有眾多高手的。

但在這裡待了幾天,蕭楓也認識到了太學內的基本構成。

因為是皇家的地盤,雖然王邦儒帶了幾個護衛,但是皇家的人手更多。

至於洞玄級彆的高手,王邦儒現在也不配他們貼身保護。

所以綜合下來,王邦儒在這裡並不能對他動手。

“還挺聰明的。”

蕭楓點點頭說道。

王邦儒和王雲飛根本就不是一個級彆的人物,至少在這個局麵下,王雲飛根本就不會和自己談。

但是王邦儒卻很巧妙地抓住了蕭楓的心理,從而創造了一次談話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