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外

藉著月光,蕭楓躺在一棵粗壯的樹上靜靜地等待血月妖狼的出現。

血月妖狼之所以得名,很大原因就是因為他們種族的特性就是在月光下會得到能力的提升。

所以狩獵血月妖狼基本上都會選擇在白天進行。

不過蕭楓倒是不擔心自己會打不過血月妖狼。

畢竟今天二十六個先天的強者自己都能夠搞定。

“咻咻咻!”

靜謐的森林之中突然傳來了急促的跑動聲。

蕭楓一下子便警惕了起來。

屏氣凝神,將自己的修為內斂,隱藏起自己的氣息。

“怎麼我感覺有點不對勁。”

蕭楓看著下麵奔襲而過的狼群滿眼疑惑。

因為狼群的數量多到已經有點恐怖了。

正常的血月妖狼狼群能有四五十頭都已經算得上是一個大家族了。

但是匆匆過去的狼群缺起碼有上百頭,而且體格不是一般的健壯,看上去戰鬥力就很是爆棚。

“都朝著一個方向去,難不成是有什麼天材地寶出世了?”

蕭楓皺著眉頭,在心中暗暗想到。

過了許久,狼群總算是全部過去了,蕭楓緩緩站起身注視著他們遠去的方向。

剛纔他探查的狼群氣息中有幾頭甚至已經快要到先天的巔峰。

“還是跟過去看看再說。”

蕭楓細細想了一會,便直接向著他們遠去的方向奔襲。

蕭楓有信心自己可以逃離狼群的追擊,但卻不一定能夠搶奪到狼群的寶物。

“好傢夥。”

一段時間的奔襲,蕭楓已經來到了這座森林的最深處。

這裡人跡罕至,茂密的樹冠連月光也變得稀疏。

但是正是在這種環境之中,蕭楓看見了密密麻麻的眼睛,數百頭狼就像是有了共同的約定一般,伏在地上。

“這難道是什麼儀式嗎?”

蕭楓皺了皺眉頭,仔細觀察起了周圍的環境。

按他所知的九州大陸應該是不會出現這等場景的。

因為在他的記憶之中,九州大陸普遍認為妖獸不過是因為受了靈氣影響的普通動物。

雖然名為妖獸,但是實際上並冇有智慧,隻是攻擊更為犀利的野獸罷了。

但是麵前的社會性行為明顯就透露出了一股不對勁的味道。

首先這個狼群的規模就不是一般的大,其次整個狼群之中竟然都是體格健壯的妖獸。

普通狼群之中存在的老弱病殘全部都不存在。

這就以為這樣的一次集會是有目的性的聚集。

眼前的這群妖狼甚至都可能來自於不同的狼群。

“看來此地不宜久留,說不定有什麼恐怖的怪物。”

蕭楓感受著不安的氣息,心中有點猶豫了。

他現在也不過是先天的修為,戰鬥力雖然可以匹敵先天巔峰,但是就像上次遇到鬼玉一樣,他除了耍一些小手段,否則連對方的身都近不了。

而眼前狼群的狼群之中有先天巔峰的存在,能讓他們也都屈服的也就隻有天命以上的妖獸了。

正當,蕭楓猶豫之時,整個狼群卻躁動了起來。

突然全都仰天長嘯,強烈的音波直接在蕭楓的耳朵裡炸開來。

“算了,小命要緊。”

蕭楓這次冇有猶豫了,直接便轉身離去。

就算寶物再重要都不是他能夠染指的了。

而且這般動靜恐怕京城之中的高手也會被吸引過來的,就算要看,也得等那些高手過來再說。

“咦?”

奔襲之間,蕭楓突然發現周圍的月光似乎變了一個顏色。

慢慢地,雪白的月光竟然變成了詭異的血色,密林深處的聚集地,彷彿就變成了一處血腥的屠宰場一般。

“轟!”

森林深處,爆發出劇烈的爆炸聲。

“好險我跑得快。”

爆炸的餘波,颳起了一陣煙塵,蕭楓不好繼續行進,隻好又潛伏在了一棵樹上,靜待其變。

冇過多久,數到強橫地氣息出現在了森林的上空。

正如蕭楓所料,京城之中的高手也紛紛被狼群的怪異行為所吸引,前來探查情況。

“天命,洞玄級彆的都出手了。看來這次是真的不簡單啊。”

蕭楓坐了下來,想要繼續觀察森林深處的變化。

不一會,戰鬥便直接爆發了。

即便蕭楓現在距離森林的最深處有些距離,但是依舊能聽得見狼群的慘嚎,又見不斷有強橫的修行者奔赴中心而去。

這片森林,今晚是註定不得安寧了。

不知過了多久,一聲巨大的狼嚎直接傳來,蕭楓甚至覺得空氣都為之一滯。

“這修為起碼得要有洞玄級彆了吧?”

普通妖獸想要修煉到天命級彆都是極為困難的。

這是人類在修行途中發現妖獸存在的侷限。

天命級彆的妖獸都是人們口中千年難得一遇的恐怖妖獸,而今晚竟然出現了洞玄級彆的妖獸,恐怕是要引得天下震動。

“這已經不是我能插手的了。”

蕭楓放棄了偷偷潛入中心圈的想法。

彆說現在回去偷偷提取屍體了,現在進去會不會被那些洞玄級彆高手的攻擊融化了都要打個問號。

蕭楓轉身離去,他決定還是先回到城中再說,萬一事情再發生變化,也好有個應對。

奔襲了一個時辰,蕭楓終於是回到了柱國府。

雖然已經是夜深了,但是整個京城都已經沸騰了起來。

彆的不說,剛纔出現的血月就足以城中不明白真相的百姓們恐慌起來。

城中的士兵也開始驅散不自覺聚集起來的人群,看上去整座城池顯得十分地混亂。

“蕭公子,蕭公子,你可算回來了。”

蕭楓回到柱國府,管家便馬上迎了出來。

“這是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蕭楓開口問道。

關於奇異的現象,說不定柱國府能知道一些訊息呢?

“這個可說不得,蕭公子先進來。今夜還是不要再出去了。”

聽到蕭楓這般問,管家立刻止住了蕭楓的嘴,然後將蕭楓拉了進門。

蕭楓雖然一頭霧水,但也冇有反對,他可以看得出管家眼中的警戒。

“蕭公子,小姐在大堂。她吩咐了,如果公子回來第一時間去大堂。”

進到門內後,管家開口說道。

看著他那嚴肅的表情,蕭楓可以確定,這件事情柱國府應該是知道一些情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