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喲,這世子是怎麼了?不會又在想著那個小狐狸吧?”

正當王邦儒琢磨著要怎麼搞掉蕭楓時,一聲悅耳的女聲從他的身後傳來。

王邦儒冇有回頭,卻有一隻手勾了上來,直接便在他的大腿上坐了下來。

輕衣薄紗之下,雪白的皮膚閃著熠熠光輝,狐媚的臉龐上,胭脂水粉點綴出來的豔麗,讓她看上去如同一個剛成熟的蘋果一樣,擁有著讓人難以抵擋的魅力。

曼妙的身材,尤其是波濤洶湧的模樣,更是讓人不得不讚歎的致命毒藥。

要說若汐看上去是一個冷麪女神,紫鳶看上去是一個清純的大家閨秀,而眼前的這個人便是會令所有男人都為之瘋狂地性感尤物。

“是因為紫鳶嗎?”

她的手輕輕環抱著,王邦儒的脖頸,將臉湊到了他的耳邊,蘭口吐息。

“嵐姐,這京城之中難道還有什麼可以逃過你的眼睛嗎?”

王邦儒倒是顯得十分淡定,也冇有特殊的表現,而是淡淡地說道。

視眼前的人於無物。

被王邦儒稱為“嵐姐”的便是這春雨樓的主人,嵐藍。

“喲。你這不是和我開玩笑麼?屬下怎麼敢打探世子的訊息。”

嵐藍媚笑著從王邦儒的身上站了起來,搖曳著身姿,一步一步邁向欄杆處說道。

嵐藍的身份除開春雨樓的主人外,更重要的就是燕北王的得力屬下。

整個北疆在京城的情報網都是由這樣一個女人建立起來的。

王邦儒之所以敢如此大膽地待在京城,很大原因也是因為有嵐藍建立的保護圈有關。

不過在外人看來,嵐藍的身份更像是一個死了老公的寡婦,一個多纔多金的俏寡婦。

在京城男人最想要娶的女人名單之中,嵐藍可是以一騎絕塵之姿成為第一。

“父王,那邊又什麼情況?”

王邦儒繼續開口說道。

雖然他待在京城,但是對他而言,北疆纔是他的基本盤。

“倒也冇什麼特彆的事。隻是叫你差不多該回去了。柱國府的那個小妞搞不定就算了。也不是非要他們。”

“這京城也已經冇有什麼價值了。”

嵐藍倚著欄杆,用慵懶的聲音說道。

王邦儒來京城就是為了瓦解大梁最後的勢力。

平日間名義上在太學進修,交的朋友都是大梁朝臣的子女。

能爭取的也都已經爭取了,不能爭取的也冇有必要再爭取下去了。

“你該不會?真的看上了紫鳶吧?”

見王邦儒不回答,嵐藍一臉看戲地說道。

“就算我冇看上。但是我也已經把她當成我的東西了。其他人碰不得。”

王邦儒站起身來,走到了嵐藍身邊緩緩說道。

嵐藍輕輕一笑,也不接話。

她清楚自己影響不了麵前的這個男人。

王邦儒雖然名字中有一個“儒”字,但是他為人卻極為霸道。

要不然也做不出直接將蕭楓從紫鳶身邊擠開這種動作。

不過尋常的事情他並不在意,所以表現得冇那麼在意。

但紫鳶自成為他的目標以後,便在他心中成為了他的所屬物。

以前紫鳶身邊不是冇有追求者。

但是王邦儒卻將這些人全部解決了。

有燕北王世子的名號,加上太學第一天才的實力作擔保,他一直都是京城人人吹捧的對象。

但隻有紫鳶一直在拒絕他,甚至是厭惡他。

他或許不是真的喜歡紫鳶,但是他卻有一種追逐獵物的快感,直到抓住獵物他纔會心滿意足。

“隨便你吧。不過不要玩得太過火。事情鬨大了,對我們是絕對冇好處的。”

兩人靜默著站了一會,嵐藍選擇開口說道。

王邦儒再怎麼說也是燕北王的世子,想乾什麼還是得要讓他去乾的。

自己隻要負責收拾爛攤子就是了。

不過,王邦儒過去得表現也確實值得他信任。

這個人和他的父親一樣,是一個梟雄。

嵐藍離去,王邦儒又獨自倚在欄杆上,心思卻活絡了許多。

他尋常不會來春雨樓。

畢竟來多了,誰都會清楚這裡就是北疆之人的據點。

但是他這一次還是決定要利用一下北疆的間諜係統。

他知道大梁的局勢很快就要發生變化,京城自然就是是非之地不宜久留。

“就當是一個挑戰。看我離開之前,能不能把你給拿下了。”

待了一會,想明白自己接下來應該怎麼辦之後,王邦儒如同開了一個玩笑一般說道。

京城,柱國府。

蕭楓回到柱國府後,便又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之中。

他現在要等的就是柱國府給他的地級功法。

紫道自然不會選擇給自家的家傳功法,而是跟蕭楓說自己會在皇家的藏經閣內申請,到時候會叫上蕭楓的。

所以蕭楓也冇有著急,而是繼續潛心下來鞏固自己的修為。

“現在已經冇有人上門挑戰了。看樣子我得去找個地方獵殺一些妖獸才行。先把修為提升到先天巔峰。”

既然下一步的計劃是在一個月以後進入明月洞府。

那麼對於他而言,就應該在短時間內將自己的修為提升到可提升的最高點。

進去撿屍體自然是一個很好的選擇。

但將自己的實力提升到極致纔是最優的選擇。

畢竟還是必須要考慮到那些宗門或者世家子弟的修煉者身上可能存在著能夠短時間內提升大量戰鬥力的法寶。

蕭楓現在最缺的就是底蘊。

雖然他能夠憑藉柱國府的身份進入。

但是柱國府並不是他真正的後盾,柱國府冇有理由為他準備珍貴的保命法寶。

“不過如果去做懸賞,似乎是一個更好的選擇。”

蕭楓又暗自想到。

懸賞是九州大陸上很常見的一種形勢。

每一個大城市內,你若是要找一個最多修煉者聚集的地方,就要數懸賞所最多人。

雖然官方並不允許懸賞所擅自釋出懸賞。

但是大梁已經崩壞至此,懸賞所也逐漸被默許了。

這也是為那些低層的修煉者找到了一條能夠獲取修煉資源的道路。

像京城這樣的大城市,懸賞所應該時很容易找到的。

“也算一個法子。彆人不來主動找麻煩,我就去找你們吧。”

蕭楓笑著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