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劍宗,長老殿。

“璃兒,我父王想要見見掌門。”

王雲飛拉著劉璃的手,柔聲說道。

劉璃在手被抓的瞬間,眉間一跳,臉上便露出了亢奮的表情。

她對於王雲飛的行為很是受用,一下子便已經羞紅了臉。

看到這一幕,王雲飛嘴角露出一個不易察覺的冷笑。

劉璃其實並不算醜,甚至可以說是著萬劍宗內數一數二的美女。

若不是因為有一個如同仙子一般的若汐存在,說不定王雲飛早就把她給收了。

再說他對萬劍宗不過是利用,對劉璃並冇有任何的情絲。

不過現在局麵又有點不同。

此前為了收服若汐不得已不接受劉璃的愛意。

如今若汐已經走了,他已經決定好直接將這個女子收了。

不過眼前自己父王還在附近,他不好下手。

但是他的動作已經變得肆無忌憚起來。

在外人看來就宛如一堆熱戀的情侶一般。

事實證明,劉璃就是一個標準得戀愛腦。

“我這就是見父親。”

劉璃反向抓住了王雲飛的手,甜甜的說道。

在她看來,王雲飛終於接受了她的愛意,她的堅持終於有所回報了。

在這種情況下,她並不存在自己的判斷。

說不定,此時王雲飛叫她將萬劍宗出賣了,她也會全然接受。

王雲飛並冇有像往常那樣阻止,反而一把將劉璃攬了過來。

柔聲說道:“璃兒,此前我一直不願和你在一起,就是怕影響你修行。但是經過今天的事,我明白了,隻有你對我的感情是真的。

我若不好好抓住,我怕我會後悔一輩子。”

說著王雲飛,眼睛之中流出了眼淚。

劉璃吃驚地看著眼前突然變得有些陌生的王雲飛,同樣流出了驚喜地淚水。

隨後她才口說道:“雲飛,你不要傷心。隻要我們在你父王的大業上多出份力,他自然會對你刮目相看的。為了你,我也會說服父親的。”

劉璃以為王雲飛是因為今天燕北王那毫無父子之情的表現而傷感,便伸出手輕輕拍著他的後背,安慰著。

今天王雲飛在燕北王麵前表現出來的樣子確實和平常那個自己眼中自信,帥氣的王府世子王雲飛不同。

她很是吃驚的同時又很是心疼。

“嗯。我們一定會成功地。”

王雲飛的眼睛中也透出閃光,兩人笑著對視。

劉璃羞紅著臉,彷彿一個待摘取的蘋果一般。

這一刻,王雲飛的眼睛之中透著火熱,他真的很想在此刻便直接將劉璃拿下。

但是理智告訴他,若是讓自己的父王發現,自己可能真的就要被當場擊斃了。

所以他努力地控製了一番自己,然後鬆開了劉璃說道:“那你就先去見你父親吧。我也去見父王,告訴他這個好訊息。”

劉璃點點頭。

兩人一步三回頭地,才離開了瀰漫著曖昧氣息的長老院。

得到劉璃的肯定之後,王雲飛冇有停留,直接去往了自己父王的住所。

萬劍宗,清秋閣。

燕北王端坐在蒲團上,感受著空間中的靈氣。

他自然不可能是一個弱者。

依靠政治手段或許能夠暫時掌控北疆一段時間。

但是想要長久的控製,那就必然需要強大的武力,才能鎮壓住武德充沛的修者。

隻是很多時候都不需要他親自動手,很多人已經漸漸忘了這個燕北王到底擁有何等修為。

“這萬劍宗確實是一個修行劍道的好地方。”

過了許久,他緩緩睜開眼睛說道。

他能感受到空間之中存在的劍意氣息,那是過去許多劍修留下的痕跡。

後來的修者也能夠藉助前輩留下的劍意提升自己在劍道上的修為。

所以一個地方存在多少劍意氣息,其實對劍修來說很是重要。

而萬劍宗擁有萬劍涯這樣的場所,劍意氣息自然是不可能少的。

燕北王甚至能夠在其中感受到幾股強大的劍意,其中一股頗為濃烈,估計就是萬劍宗掌門留下的。

“王爺,鬼玉回來了。”

見燕北王修行結束,一直護衛在他身邊的洞玄強者當即上前稟報道。

鬼玉正是他派遣去擒拿紫鳶的那名邪修。

他本命原不叫鬼玉,不過是進了鬼影宗後,才統一用鬼字命名的罷了。

“嗯?那丫頭呢?”

燕北王抬頭看向了那護衛,問道。

“他並冇有將人帶回來,而且還受傷了。”

護衛繼續說道。

“什麼?”

燕北王詫異地說道。

“那不成是樂清那妮子留了後手?”

他緊接著想到。

在派遣鬼玉去的時候,他自然是已經調查過護衛紫鳶回京城的人員配置。

一個後天,兩個先天。

而鬼玉怎麼說也是天命級彆的修者,鎮壓這三個人難道還不是手到擒來嗎?

但是現在居然失敗了。

要不然就是樂清暗中也請了天命級彆的高手護衛,要不然就是鬼玉被他們三個人打敗了。

“要不要帶他進來問問?”

護衛說道。

燕北王的眼神之中閃過狠戾,冷冷說道:“這等人留在何用?”

護衛當即會意,行禮後便就此退了出去。

無論是否能將紫鳶帶回來,他就冇有想著要留鬼玉一命。

如今已經到了關鍵時刻,他不可能放任一個能夠放出自己黑料的炸藥桶在外頭遊蕩。

一向謹慎的他也早就安排了人去清理鬼影宗,此刻已然宗滅。

“喲?終於來了。”

鬼玉見燕北王護衛從房間中走了出來,當即精神一陣,做好麵見燕北王的準備。

“啊!”

隻是下一秒,他的準備便化為了厲聲的叫喊。

一根銀針準確無誤地穿透了他的胸膛。

“玉手銀針!竟然是你!”

鬼玉恐懼地驚叫著。

同時操控著鬼屍提防著眼前人。

然後頭也不會地便施展功法,逃跑。

他清楚麵對此人,他冇有絲毫勝算。

但是他還是高估了自己,原本就帶傷的他,在玉手銀針的打擊下,力量逐漸流失。

“不要!”

鬼玉歇斯底裡的吼叫著,但是下一秒他便再也冇有力氣往前奔跑。

徑直地栽倒在地上。

七具鬼屍也是戛然而止,停留在了原地。

那護衛手心凝聚出一道火焰,轉眼間將眼前的鬼屍化為灰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