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心王神話 >   0538非賴矛之利

那一年的7月1日,

或許是國會上下都太痛苦和太絕望了,彷彿末日已至

也或許是總統派上下都太興奮和太狂熱了,彷彿勝利將臨,

國會議長哈列索斯,和他的護衛隊長傑克,不僅在任何人都未有察覺到的情況下,輕易走出了寂靜到令人窒息的國會,

還貌似大搖大擺、不疾不徐地輕易穿過了整個燈火通明、酒氣熏天的總統派占區,

徒步邁入雪京郊外那最冷寂的無邊黑暗中。

在那連寒風都被凍住的無邊黑暗中,二人依舊不疾不徐,踏著早已由綿軟變成堅硬如鐵的雪麵,或者說是硬邦邦的冰麵,漫無目的地並肩而行。

起初,二人都一言不發,不僅傑克第一次愈來愈冰冷難耐,連哈列索斯臉上一直強掛著的微笑和眼裡一貫的溫和,都漸漸消失,被漸漸緊繃成比腳下冰麵還要冷硬的沉默。

畢竟,情況的確是太令人絕望了。

另外,相比卡丘斯卡暗中使壞和公然背叛給國會派一再造成的災難性損害,其他國會派貴族現垂頭喪氣的冇誌氣表現,才最讓二人感到絕望和頹然。

其他國會派貴族之前便一再不聽他們勸告、乃至對他們反唇相譏,此刻水落石出後又如此一蹶不振,真好似不堪一擊,讓對今日結果有所預料的二人,都難免心生一種特彆難受的無力絕望。

ps://m.vp.

一種明明都預料到了結果,卻又怎麼都無法阻止,隻能眼睜睜地看著結果往最壞方向發展,還好像連挽回的餘地都幾乎不剩的無力、絕望和揪心的痛苦。

恰在這時,一陣驚慌的碰撞聲突然打破周圍死寂的氣氛,吸引二人到注意。

二人皆轉頭望去,馬上就看到一對驚慌失措的、還在滴溜溜轉著的閃亮大眼睛。

原來是一隻血鹿失足滑倒在冰麵上,加上又徒然發現他們二人正慢慢走進,就恐懼不已地竭力掙紮起來。

在今天這樣雪國成冰國的極度深寒中,普通的動物就是跌倒在冰麵上都可能要命。

隻要它們在冰上多躺上幾秒或十幾秒,就可能被嚴寒牢牢黏在冰麵上,很快就會化為毫無生機的一座冰雕,永遠都彆想再站起來。

彆說還看到有人走過來。

故不一秒,那血鹿就低頭哀叫一聲,卻露出了和溫馴可愛的外表截然相反的、尖銳刺目的滿口獠牙。

它真叫“血鹿”,而不是“雪鹿”,可不是什麼呆萌無害的乖寶寶。

後它卻又仰天發出一聲歇斯底裡、撕心裂肺的絕望吼聲,竟是強忍著血肉分離的痛苦強行站起,趕緊就跌跌撞撞地轉身逃走。

又有什麼動物,能比人這種動物更可怕?

二人這才總算是被成功轉移走不少注意力,也皆感覺好受了一些。

哈列索斯的表情又變得溫和起來,無可無不可地說道:

“看來,是冬眠前冇儲備夠食物的倒黴傢夥啊!”

傑克點頭用機械沙啞的聲音回道:

“是!”

後哈列索斯纔不由微微一笑,忽然就來了興致,輕輕一指彈在身旁同樣堅硬如鐵的一段樹乾上,恰到好處地單獨震落下一截矛狀冰錐,握住便快步跟上,竟似是有點不合時宜地起了狩獵之心。

傑克亦跟著心情好了不少,好像隻要哈列索斯能振作起來就萬難皆敗,“咯吱咯吱”、亦步亦趨地緊緊追隨。

二人皆絲毫不顧那血鹿既踉踉蹌蹌、又血流不止、還一步三回頭的極狼狽和極可憐模樣,窮追不捨。

或許,對那血鹿來說最可怕、最糟糕的其實是,哈列索斯,不單是一個政治家,還是一個最喜歡拿小動物來做實驗的生物學家,更還熟能生巧,連廚藝都不錯。

“傑克,你今天有口福了!”

看來,人類,真是最可怕的動物呀!

接著,哈列索斯隻愈發性質盎然,邊大步追趕邊開口和傑克閒聊道:

“傑克,你也應該知道,在遠古,在我們人類還是猿人的時候,我們的祖先就開始用木片或厚實的葉片來防禦了。十分心靈手巧,製作工具的能力已然卓越。可那不過能增大我們祖先的一些生存率,勉強苟全性命!”

“……”

“接下來,要崛起並稱霸整個占馬星,成為萬物之王,或者說是成為萬靈之長,我們還必須得有更多的努力和更大的能耐,怎麼也得有能置敵人於死地的能力。”

“……”

“問題是,牙也不尖、爪也不利的我們祖先,最後又到底是依靠什麼脫穎而出的?不知你是否知道。”

對此,傑克當然想也不想地回道:

“當然依靠石矛或石斧,或者說是依靠我們祖先強大的投擲能力!”

哈列索斯大步不停,點點頭,卻又不置可否,隻說道:

“的確,我們的祖先雖牙也不尖、爪也不利,連堅硬的甲殼或厚實的皮毛都無,乃至跑得還不快。乍一看竟好似一項出眾能力也無,早期也隻能製作一些像石矛、木盾之類的簡陋工具。真簡直比一些草食動物都要不如!”

“……”

“可最後,偏偏就是這樣好似一無是處的人類,這樣的我們,一路笑到漫漫進化之路的終點,不,是中繼點,在封建時代以前就巋然不動地立於藍日星係之巔。這看起來又好似真僅僅是把我們唯二比其他動物更出眾的能力結合起來的原因。”

“……”

“其一,便是製作工具的能力。依靠這能力,我們早早就學會了製作棉服禦寒、製作木盾防禦、製作石斧或石矛攻擊等,讓其它各項落後的能力都至少不再拖我們後腿。其二便是投擲能力,這能力更值得一提,也好像更重要,好像就是它給了我們祖先的所有競爭者致命一擊!”

“……”

“投擲能力不僅其他很多動物都冇,連我們所有人類的近親——黑猩猩,最快投擲速度也隻有我們原始人祖先的七八分之一,終於讓我們祖先製作出的石矛威力大增,連恐暴龍有鱗片和厚毛雙重保護的防禦都能擊穿,並終於賦予我們祖先殺死或征服所有競爭者的強大力量!”

話罷,哈列索斯便暫時閉口不言,又先專心地、僅僅用肉眼尋起前方黑暗中那越來越恐懼、也跑得越來越快速曲折的血鹿來,好像就真是一心在享受原始狩獵的樂趣。

傑克聽出他話下之意,稍稍自己思索一下,便不解地開口問道:

“難道,出眾的,製作工具的能力和投擲的能力,還不足夠?”

哈列索斯則在找到和鎖死血鹿蹤跡後,才淡淡搖頭:

“是,也不是!儘管我曾經亦是這麼認為的,可那應該是今天我們太強大也太傲慢的原因。等我徹底掌握龍域、並用之複活了一大批原始人做試驗後,就不由大大改變了想法。”

傑克則不由大吃一驚:

“什麼?原來那傳聞中觸碰禁忌、用複活原始人的方式做試驗的古人類學家,或者說是生物學家,就是您——”

那異常沙啞、彷彿有金屬被暴力撕開的吃驚聲音,一下就完全撕裂周圍的冷寂,令在前方奪路狂奔的血鹿都愈發心膽俱裂,也愈發拚命逃竄。

而哈列索斯反笑得愈發明顯、桀驁和自豪,絲毫不覺自己有什麼大逆不道的地方,捨我其誰地淡淡回道:

“正是!”

傑克略為無奈地搖搖頭,卻也隻能勸道:

“這事,您千萬不能再讓第三個人知道了!”

哈列索斯仰頭一笑,終於又灑脫和輕鬆了一些,就一邊加快腳步一邊繼續解釋道:

“我不光複活了一大批原始人,還根據從他們大腦裡提取出的零碎記憶,在一個廢棄的移民衛星裡大概複原出了他們身前的生活環境,包括他們天敵、獵物和其它動植物等,並仔細地在暗中觀察了數年。”

“……”

“然後,我這才震驚不已地發現,我們的原始人祖先,比我們想象的還要聰明得多!他們在學會製作石矛後不久,就幾乎是緊跟著地就學會了用石矛進行投擲,還進步很快,越來越準,乃至是都學會了更高級的使用方式,比如說恐嚇。”

“……”

“有時,他們僅僅是投擲出了區區數根石矛,就能把正亡命狂奔中的、有著數百頭野牛的、浩浩蕩蕩和勢不可擋的野牛群,都嚇得拚了骨折也要趕緊改道,且還是改道往我們祖先希望他們前往的地方。那寫地方可以是一個深深的水塘,也可以是一斷高高的懸崖,總之就是一個讓它們來不及刹住腳步的致命陷阱。”

“……”

“我們的祖先,很快就常常都能,不費一兵一卒,連石矛都冇折斷幾根,卻收穫最少數十隻的大型獵物,坐享其成,圍在篝火旁載歌載舞!”

完後,哈列索斯又專心追尋起獵物來。

傑克則漸漸明白過來,並也越來越震驚,脫口而出道:

“您的意思是,我們的人類祖先,其實比我們以為的更早地,就開始利用我們現在最強大的能力,即……”

而哈列索斯好像是時隔多年都依舊感慨難耐,馬上就回道:

“對!我們的祖先,就是比我們所有現代人以為的都更早地,就開始利用和進一步開發我們現在的最強能力——算力,或者說,人類從原始時代開始,就不僅是在改造現實,還已經開始預測未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