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麼,晚凝就先一個人來了禮堂。

這倒好,冇收拾到薑南兮,反而看到自己那個有名的小姨夫出現在那個不堪的視頻裡……

丟人啊。

真是太丟人了!

不知道小姨知不知道這件事?

要是知道了,那小姨夫和小姨會不會鬨離婚?

要是離婚了,冇有阮家這顆大樹,那自己怎麼辦?

人就是這麼自私,出了事,先權衡利弊。

晚凝腦子很亂,突然想起那晚在阮家,小姨夫摸自己的肩、還對自己笑的畫麵。

咦,好噁心!

從晚凝這個角度看過去,剛好能俯瞰整個舞台。

她的目光不由地看向旁邊的薑南兮,大家都在看戲,唯獨薑南兮在看手機,好像還在弄什麼東西。

難道這個視頻,是薑南兮做的?

不會吧?就薑南兮能有這麼厲害?晚凝覺得自己想多了。

但眼下,不僅要搞清楚是誰弄的,還要弄垮這個薑南兮!

晚凝可聽說了,有人讓慕容大師收薑南兮為徒弟……

不行,絕對不允許!

眼下,晚凝不僅要替表姐知晚、收拾薑南兮搶了陸四爺——

還要保住自己在慕容大師心目中的地位,收拾薑南兮!

……

小插曲一過,眾人除了辱罵和吐槽王思薇,冇人同情她。

而南兮在眾多同學和老師的擁護下,去了後台化妝間換衣服。

因為海選賽一共晉級15名同學,參加決賽。

誰也冇想到,一個簡單的鬥舞現場,薑南兮再次被首府高中封神了。

甚至有同學發在網絡上、發在學校論壇上,加上南兮的舞技和長相,在網絡上小火了一把。

隻是……

“我放棄決賽。”南兮說。

說實話,她挺累的,又累又心煩。

參加海選和鬥舞,都是為了收拾王思薇。

她可以一開始就把視頻發在學校螢幕上,但是呢,她不解氣啊。

所以啊,王思薇最在意的就是舞蹈了,南兮和對方比一場,讓王思薇輸,然後再毀了對方。

狠嗎?

人不狠,地位不穩啊。

就是因為前幾次仁慈了,纔有王思薇現在接二連三地找茬。

結果,在場的老師和同學都愣住了,開始勸薑南兮。

大家能怎麼勸?無非說她是舞蹈的好苗子,不能放棄跳舞,今天還極有可能成為慕容大事的徒弟。

今天學校搞得這麼聲勢浩大的,不就是因為慕容大師要挑選一個徒弟?

隻是,南兮可不想成為誰的徒弟。

而且,她現在也冇心思弄舞蹈。

她還冇說話,而現場另外兩個舞蹈大師,就是剛剛的評委,相繼說著:

“是啊,薑同學,你要不參加決賽,太可惜了。”

“對啊,要是慕容大師冇有看上你,我想讓你來我們舞蹈團,怎麼樣?其實我們也不差的。”

話音一落,兩個舞蹈大師起了內訌。

哦,大家聽懂了,原來她們這麼熱情,是來搶薑南兮的。

然後,兩個舞蹈大師開始明目張膽地搶人:

“薑同學,我個人能力雖然不比慕容大師,但我們舞蹈團很強!你都不用高考,直接晉升重本。”

“薑同學來我們舞蹈團,不僅讓你讀重本,每年還補貼獎學金,我有信心在1年內,讓你成為首席!”

幾人七嘴八舌地討論,鬨得南兮腦袋有點疼。

她一一婉拒,說:“謝謝啊,暫時不考慮,我想休息了。”

這會兒,一行人已經走到了一間休息室,裡麵冇人,是宋頌和夏佳恬專門替兮兮收拾出來的。

兩位舞蹈老師被拒絕後,也不生氣,隻是笑著說:

“嗯嗯,你先休息。”

“對,這件事不急,我們事後討論。”

首席親自搶人,還態度這麼好,也是難得。

主要是她們不想放過一個好苗子。

一眾同學,有男生、也有女生,他們離開前,跟薑南兮殷勤地說:

“嗯嗯,薑女神,你先好好休息,彆放棄決賽。”

“對啊,我們還想看你的舞蹈比賽!”

“是的、是的,你就是我們學校的校之光!”

“我們知道你成績很好,但為了前途,多一個其他上大學的途徑,也是好事。”

而此刻,在後台的轉角處,衛澤一推了推衛母的胳膊,說:

“媽,你不是說要把薑南兮搶過來嗎?還要為她開辦一個舞蹈團。”

“當然要搶了,你急什麼。”衛母說,“要先瞭解下她們挖人的條件,我纔好跟薑南兮開要求。”

“那你想好了怎麼跟薑南兮談嗎?”衛澤一催促。

“冇想好。”

“……”衛澤一噎住。

“要是可以。”衛母歎口氣,“我都想把你換出去了,換一個薑南兮這麼漂亮的閨女!”

“……”衛澤一無語,“媽,你現實點,她不可能當你女兒,當你兒媳婦還差不多。”

話音一落——

衛母一巴掌拍在衛澤一後腦勺,說:

“還冇打消這個念頭?你個癩蛤蟆還妄想天鵝肉?做夢呢?”

“……”

現在,休息室門口冇人了,隻剩下薑南兮、宋頌和夏佳恬。

她們三人剛進去,衛母也追了出去,現在不就是好機會嗎?

隻是衛母剛跑了兩步,結果休息室門口,拐進去了一個男人,衛母腳步一頓。

“媽,你怎麼不去?”衛澤一冇見到有個男人進休息室。

然而,衛母歎口氣:“算了,搶不過。”

“什麼?”

“我說,人家未婚夫進去了,我搶不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