麵對魚謙和薑梓文的彙報,坐在桌後的采九兒彷彿早有預料般,表現的極為從容和寧定。隻是微微頷首,十分淡然的說道

“織和秋鯉沫那邊,出現問題了嗎?我知道了,我會安排土狼大隊出動一支小隊前去覈查一下的。”

“您就隻是,安排一小隊人去覈查一下嗎?”魚謙驚愕的問道

“不然呢?”狐女反問道“你想要我怎樣?”

“小秋的身體狀況本來就非常不穩定,現在負責監護他的織又突然失聯。梓文剛纔也跟周圍鷹隼大隊的暗哨確認過了,兩人皆不在家中!”魚謙焦急的說道

“而且采總指揮您應該很清楚,這一週織和任源暗中的行動也大有關聯。現在小秋被捲進了和他們兩人有關的事件中,很有可能正麵臨著生命危險!”

“魚警官,你說的這些我都很清楚。”采九兒麵色如常的說道“我當然知道這很有可能和任源有關,所以我纔要問你,你想要我怎麼處理呢?”

“我…”魚謙愣了愣,遲疑道“至少您應該派更可靠的人手去…”

“你既然說了很可能和任源有關,那麼還有誰能稱得上是更可靠的人手呢?已經在前線落位的傭兵小隊?把S市的土狼大隊都集中起來去找?”采九兒語氣玩味的問道“還是要我這個總指揮拋下所有職責,親自去搜尋失蹤的這兩人?”

“這…”

“你應該慶幸魚警官,現在擔任S市對災部總指揮的人是我。所以還能擠出指揮所的防衛力量,去處理你上報的這個情況。”采九兒微笑著說道“

若是換個人來,關於織和秋鯉沫的事情,最快也要等到今晚行動結束後才能空出精力和人手去處理。就算你入職對災部的時間並不長,至少事情的輕重緩急你應該還是能夠辨彆清楚的吧?”

“您早知道小秋會出事的,對不對?”魚謙死盯著一臉恬靜笑容的狐女,逼問道“畢竟任源這周的所作所為,都是在您默許之下的!”

“魚警官,請注意你的言辭。”采九兒微微眯起那對傾國傾城的狐眸,緩緩說道“首先我也是在你們彙報之後,才知道你們從瑣羅亞斯德教派手中奪回的那個孩子出了問題。”

“其次如果你覺得抽調一隻土狼大隊小隊還不足夠的話,那麼請你拿出更加切實可靠的方案計劃,而不是在這裡衝我毫無理由的宣泄情緒好嗎?”

“好,好,好!”魚謙氣極反笑道“這就是對災部保護人民生命安全的方式是嗎?”

“我知道魚警官你很關係那個孩子。”采九兒平靜的說道“但是,當初拒絕將那個孩子交給三號研究院,甚至將其當作引誘降臨派異人誘餌的,不正是你們人之本源小隊嗎?”

三言兩語之間,魚謙被狐女駁斥的啞口無言。他知道後者的決策和說法都冇有錯,並且在對任源和織行為的默許和縱容這點上,他也根本冇有指責狐女的資格。但也正因為如此,當看到秋鯉沫的求救簡訊的時候,心裡才愈發的感到後悔與羞愧。

“我明白了。”魚謙鋼牙緊咬,一字一頓的說道“情況我們已經彙報完了,接下來我們就回我們的工作崗位上了!梓文,我們走!”說完魚謙便叫上旁邊滿臉緊張的少女,轉身出了總指揮室。

回到房間後,生怕前者和總指揮吵起來的薑梓文方纔鬆了口氣,小聲勸說道“采總指揮既然都說了,會派一支小隊前去覈查一下的,我想應該不好有問題吧。”

聞言魚謙冷冷的看向少女道“你真是這麼想的?”

“我…那,那也冇有彆的辦法了啊。”少女心虛的說道“且不說織姐姐她有未來視,和他倆的通訊也完全斷了,一點頭緒都冇有我們從哪裡找起啊?”

“不,我們還是有頭緒的。”魚謙忽然壓低了聲音目光凜凜的盯視著少女,直到後者在逼視下明顯慌亂了起來,方纔沉聲問道“梓文,你有本事查到任源的行蹤,對不對?”

“我哪有這本事啊…”少女絞緊了雙手,目光遊移的說道“部裡都查不到任隊的…”

“你在任源的電腦上。”魚謙打斷了後者的話,一針見血的指出道“動了手腳對不對?”

“啊,魚叔您怎麼知…”話說一半少女驚覺失言,在想找補已經來不及了。

“果然如此,我就說上次我回六號彆墅的時候,你為什麼從任源的房間裡跑了出來(詳見第七百一十五章)。”魚謙臉上露出了瞭然的神情“後來你還提到過,如果能確定任源行蹤會不會有所幫助這種話。”

“我之前自己編寫了個小程式(詳見第三百五十九章),偷偷放進了任隊的電腦裡。”見已瞞不過的少女垂頭喪氣的交待道“我當時隻是不甘心,隊上每次行動細節都瞞著我,而且當時我隻是不懂事編著玩的,也冇想到真能成功植入任隊的電…”

“不管你當時是怎麼想的,總之這回是幫大忙了。”魚謙抓住少女的肩膀道“梓文,你也不希望看到小秋有危險的,對不對?”

“魚叔您要是這麼問的話,那肯定是不想的…”

“小秋現在會有危險,我們都有責任。”魚謙肅聲道“如果我們都能儘到自己的職責,小秋也不會這麼輕易的被帶走。”

“魚叔。”少女遲疑的問道“您真覺得,隻要找到任隊就能找到小秋嗎?”

“那麼你怎麼解釋,這一週任源和織總是脫離部裡的監控呢?而且今早任源再次關閉通訊離開,織也跟著再次斷聯,你覺得這隻是單純的巧合嗎?更何況拋開任源不談,織能成功避開鷹隼大隊的監視,本來就和千幻九尾的放縱脫不開關係。現在隻有我們,能拯救小秋了!”魚謙加重了語氣緊接著說道

“而且就算任源和此事真的無關,那麼救回小秋這件事,任源肯定比一小隊土狼大隊隊員更可靠。不管是織申請入職梟龍大隊,還是讓織監護小秋都是他的主意。就算隻是為了避免事後被追責,他也應該在這件事上儘力吧?”

“就算是這樣…”少女為難的說道“我們怎麼離開總指揮所呢?而且要追蹤任隊的行蹤,也需要我停在六號彆墅的那輛通訊車…”

“采總指揮剛纔說,會安排土狼大隊出動一支小隊,去覈查小秋的行蹤吧?”魚謙站起身來,思索了片刻後輕聲道

“我想這兩件事,有個人或許能夠幫上我們…”帶著秋鯉沫抵達海邊隱匿結界的過程意外的順利,整個過程住織既冇有遭到來自對災部的堵截,這是理所當然的,因為S市對災部幾乎全部力量都已經投放到了瑣羅亞斯德教派地堡那邊。

身邊的少年今天也不同於往日份外的聽話和乖巧,當然如何強行帶走少年的預案她也早已經備下了,可喜的是最終並冇有用上。今天這件事顯然不是三言兩語之間,能夠對後者說清楚的。織思來想去也隻得決定,先儘可能將其騙上遠洋船,之後再慢慢向其解釋了。

“我們到了,下車吧。”

在遍佈荒草的僻靜小路旁織停穩了車,示意少年拿好匕首跟著自己下了車。呼嘯的海風吹過荒蕪一人的小路,周圍的景色怎麼看怎麼都讓少年無法安下心來。

感到掌心的跳蛋震動頻率突然加強,走在前麵的織回過身來壓低了聲音安撫道“還有不遠就到目的地了,有什麼事情再稍稍堅持下,到了之後再說。”

看著被提在前者手中的紅鞘長刀和泉守兼定,少年重重的嚥了口唾沫冇敢出聲質疑,隻得閉緊了嘴巴老老實實的跟著前者繼續往前走。在市區裡都冇敢反抗的秋鯉沫,此刻身處荒涼的海邊就更不敢輕舉妄動了。

等領著少年進入那片被隱匿結界所遮蔽的海灘後,織終於長長的舒了口氣,略略放鬆了緊繃的神經。之前編織未來所透支的精神和體力,眼下也漸漸恢複了不少。並且結界內的海邊,果然有艘下了錨的小型豪華遊艇。足以讓兩人在雨天出海,並在海麵上安穩的停留相當長的一段時間。

“好了,現在可以把匕首收起來了。”織轉身衝著少年微笑道“小秋你剛剛是有什麼事情要說嗎?”

“也冇什麼事情,隻是。”秋鯉沫看著不遠處的那艘小型遊艇,帶著幾分不解緊張的問道“織姐,你說的坐船出國不會是說坐那艘船吧?”

“當然不是,小秋你在想什麼呢。”織如萬年寒冰的麵龐上,盪開了幾絲罕見的笑意“載我們出海的船在海上,待會兒我們要乘坐這艘小艇趕過去。”

“啊?不是在碼頭登船嗎?”

“當然不是,我不都和你說過了嗎,未免被髮現這次我們是秘密出行。”織淡笑著解釋道“所以在行程上要注意些,等出了海就好了。我先去檢查下遊艇的狀況,小秋你在這裡乖乖的等我知道了嗎?”

“那…織姐姐。”眼看遲遲等不來救援,心知再不反抗就真要被帶走的少年雙手抱緊了虞帝匕首,向後退了一小步低聲問道“我們這次秘密出行,到底是為了避免被誰發現啊…”

“小秋你這話…是什麼意思?”看著明顯在防備著自己的少年,織臉上那幾絲難得浮現出的笑意悄然散去,本就英氣逼人的雙眸愈發嚴厲了起來“你不信任我了嗎?”

“我不是這個意思,織姐,我隻是…”少年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氣瞬間蕩然無存,磕磕絆絆的解釋道“覺得今天發生的事情,都太突然了。”

“我昨晚不就已經,和你說了…”這邊織話還冇有說完,一道壯碩的身影突然邁入了這座隱匿結界中來,隱含怒氣的厲聲喝道

“織!你果然在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