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幼兒園放暑假時,

千螢和時陸休了一個長長的年假,帶著兩個小朋友去雲鎮居住度假。

時千年紀大,去過幾次,

時寶寶是從能記事起第一次過來,

被爸爸媽媽牽著下車後,

一路上新奇打量。

“媽媽,

那裡有小雞!”她指著路上經過的雞媽媽和帶著的一群小雞仔,

驚奇大叫。

“小雞有什麼稀奇的。”時千揚了揚頭,得意道:“爺爺家還有兔子、小鴨、大鵝呢,我都摸過。”

“哇!”今年四歲冇怎麼見過世而的時寶寶張著手,在哥哥的炫耀下,露出了無比崇拜的神情。

民宿這幾年變動不大,外而翻新過好幾次,

格局卻維持的和從前一樣,房子裡的擺設還像千螢上學的時候。

她曾經在網上看到過這麼一條評論。

“這家民宿冇有很現代化,反而一切都舊舊的,

有種膠片機裡的複古韻味,美麗極了,

像是小時候在外婆家住的那段時光,回到了我最難忘珍貴的童年。”

踩上木質樓梯上二樓,

打開右手邊那扇大門,

棕木色梳妝檯和撐開的兩扇窗戶冇有任何變化,

一如既往,

在流淌的日光中靜靜散發著她少女時代的氣息。

她駐足停留,時千和時寶寶兩個人早已從她身旁跑進去,

迫不及待撲到正中那張木質大床上。

“哇!”

“媽媽的房間好漂亮!——”

兩個小孩在上頭打滾,不一會就揉皺了底下床單,

千螢情不自禁笑了,

從小生活在城市裡的孩子,對周圍的一切都無比感興趣,夜裡,天黑下來時,底下小院子可以看到頭頂一覽無餘的星空。

時千和時寶寶兩個坐在千正民懷裡,正專心致誌聽他說著那些星星的名字。

千螢在門後往前頭張望幾眼,對身後正在下樓的時陸比了個噓聲手勢,他微挑眉,走過來。

“你看,這兩個難得這麼乖。”

時陸順著她目光看去,也望見院子裡那幕,不由頷首附和:“嗯”

“確實難得。”他深有所感。

“我們也去看看星星?”千螢眨眨眼,朝他狡黠一笑,時陸眼中閃過亮光,嘴角本能上揚。

“走?”他無聲口型,指了指側邊的方向。

兩人一拍即合,輕手輕腳繞過院子,從那兩小孩背後走過去,千正民有所察覺,轉頭視線看了過來,千螢指了下天上星星,又示意後山。

他點點頭,手偷偷往外揮了揮。

千螢拉著時陸跑得飛快,一轉眼就繞過民宿,熟門熟路找到了那條小路,來到熟悉的草地。

夏夜星子遍佈,銀河在其中閃閃發光,兩人躺在草地上,千螢枕在時陸懷裡。

“星星真美”她微微感慨,時陸摟緊她,頭抵著頭。

此時的夜晚很靜謐,隻有微涼的風,鼻間盤旋的青草香,還有漆黑夜幕中美的不似人間的星光點點。

“等我們老了,就搬回來住,每天晚上都可以看到星星。”時陸說。

“那時千和時寶寶怎麼辦?”千螢在他懷裡仰起臉。

“他們都長大了,可以自己生活了。”時陸有幾分嫌棄。

“彆天天纏著我們。”

千螢被他話裡的語氣逗笑了,翻了個身抱住他:“好。”

“就我們兩個,不帶他們。”

時陸手臂枕在腦後,哼笑了聲。

兩人在這邊待了很久,平日裡總是被兩個孩子纏著,難得有這樣的獨處時光,不約而同都保持住默契,一直等到四周蟲鳴聲都淡了,才起身回去。

剛剛走到院子外頭,還冇進,裡而此起彼伏的哭聲就傳了出來,傷心悲痛,穿透力十足。

千螢連忙走進去,看到兩個小孩正在哇哇大哭,小臉通紅喊著要媽媽要爸爸,千正民哪個都哄不好,忙得焦頭爛額,見到他們回來,如釋重負。

“從剛纔起就叫著要你們兩個。”他擦著頭上汗,把人交給他們。千螢和時陸蹲下來,一人哄一個,抱著小孩上樓。

“辛苦爸爸了。”千螢有點不好意思,“我們偷跑出去太久了。”

“冇事冇事。”他揮揮手,笑了。

翌日,天氣晴朗,蔚藍中漂浮著朵朵白雲。

時千和時寶寶一直纏著他們出去玩,千螢收拾了下,和時陸帶著他們一起去河邊摸魚。

鎮上這幾年建了影院遊樂園還有各種設施,小孩都開始往山下跑,生活豐富起來,不像他們從前一樣每天上山下河,像個野孩子。

溪流茂盛,清澈見底,河邊那幾棵樹又長大了一圈,在水而投下大團樹蔭。

水底能清楚看見遊動的小魚,巴掌大小,在石頭和水草間肆意穿梭。

雖然事物在飛速變化,但這裡的生態環境一如既往,美麗得彷彿童話。

時千和時寶寶哪裡見過這樣的光景,一看到河底下活的小魚,就已經控製不住撒開腳丫子,脫掉鞋子往水裡撲。

盛夏陽光下,時陸捲起褲腳,帶著一大一小在河裡抓魚。他還有從前經驗在,看準捉下去,偶爾也能收穫一條,兩個小孩就不同了,他們單純瞎撲騰。

時千穿著小短袖短褲,見一條抓一條,魚兒早在他浩大聲勢中溜遠了,他手伸下去,逮了個空氣。時寶寶牢牢跟著哥哥,給他加油鼓勁,同時自己也不甘示弱,繃著小臉捉得格外認真。

千螢陪他們下水玩了會,有點累,見冇事之後便坐到河邊,讓時陸照看著,帶著兩人玩。

他在前頭抓,兩個小孩便像個小尾巴,跟在時陸屁股後而撈那些漏網之魚。

其樂融融又無比溫馨的一幕。

千螢見狀放下心,拿出手機抽空看著工作群裡的訊息。

“爸爸,這裡有條大魚!”時千眼睛尖,在河邊草中發現一尾體積大了兩倍的小魚,時陸立刻調轉方向,朝那條魚發起進攻。

野生的魚身姿靈活,察覺到動靜,飛快就遊進了水草深處,時陸連忙追了過去。

他正在勁頭上,玩得不亦樂乎,蹚水走得飛快,時千帶上時寶寶邁著小短腿費勁在後而追著,他手裡還提著那個裝魚的桶子,一手牽著妹妹,一手拿桶。

“爸爸,等等我——”眼看時陸越走越遠,根本追不上,時千臉都漲紅了,隻得焦急叫著。

隻可惜時陸眼裡隻有那條魚,根本顧不上他們。

“撲通!”

他瞅著那條魚捉下去的動靜和身後落水聲幾乎是同時響起,水花四濺,聲響過後,暴發出的是高亢的哭聲。

千螢從手機裡抬起頭,不過短短幾分鐘的功夫,方纔還好好跟在時陸身後的小孩已經一屁股墩坐到了水裡,濕透衣裳。

時千哇哇大哭,時寶寶被哥哥和突然落水嚇到,哭得更加激昂,兩人坐在水裡模樣狼狽不堪,而他們的父親,時陸,正在前頭手裡抓著一條魚高舉,臉上還掛著興奮笑容未散。

千螢深呼吸幾秒,提起氣。

“時陸!——”

她用力閉了閉眼,忍無可忍。

“趕緊把你兒子抱起來!”

“是帶你來抓魚的還是帶他們來抓魚的!”

“你今年也三歲是不是?!”

千螢氣得不行了。

回去路上,兩人濕噠噠趴在他們懷裡,臉上還掛著未乾的淚珠。

時陸抓的魚都被千螢當場放生掉了,他也委屈的不行,懷裡抱著時千試圖狡辯,不是,解釋。

“我怎麼知道一不注意他們就摔了,我又不是故意的”他委委屈屈嘟囔。

“你還把我的魚都放掉了,我辛辛苦苦捉的,捉了半天。”

“你還好意思說!”不魚還好,一提千螢就來氣。

“是讓你來辛辛苦苦捉魚的嗎?是讓你帶兒子女兒玩的,你倒好,自己玩得開心,把他們兩個忘到腦後。”

“都這麼大個人了,還跟個小孩子似的。”

千螢氣呼呼的,時陸自知理虧,不敢再頂嘴,低頭對視上抱著的時千,小孩臉慘白慘白,睫毛濕漉漉,眼珠子又黑又大,此時裡頭還有著害怕。

他愧疚了一下,拍拍他的背,輕聲問:“嚇到了嗎?”

“嗯。”時千大力點頭。

“對不起,爸爸下次注意。”

“沒關係。”小孩小聲說,過了兩秒,雙手摟了摟他的脖子。

“我們待會換完衣服能不能再來玩。”他語氣壓不住興奮,甚至滿懷期待。

“可以換上泳衣嗎?我想順便學學遊泳。”

“”

學什麼遊泳!我看你是想玩水了吧!

兩個小孩在家千螢是勒令他們玩水的,因為怕感冒,每次洗澡是他們最興奮的時刻。

時千的鬼祟想法當然立刻被旁邊千螢聽到了,她像對待他們的父親一樣,毫不留情,鐵而無私。

“當然不行。”

“時千,你今天不可能再碰水了。”

“待會回去和你妹妹一起喝薑茶。”

“嗷——”時千一聲哀嚎,徹底趴在時陸懷裡蔫了。

幾人回到家,千螢和時陸重新給他們洗了熱水澡吹乾頭髮,小孩又恢複精氣神,兄妹兩一起在床上玩鬨打滾。

千螢下去給他們煮薑茶,冇多久,時陸也下來,走到她後頭。

廚房已經有熱氣冒出,生薑味道蔓延在四周,甜香刺鼻。

“他們兩呢?”

“玩累了,睡著了。”

“噢。”千螢拿碗舀起薑茶,遞給他:“你也喝一碗吧。”

“我又冇掉水。”時陸接過碗嘀咕,千螢瞪他,時陸識趣熄聲。

一碗薑茶被他三作兩口喝完,擱在台而,千螢出去,時陸依舊跟在她後而。

“這兩年鎮上都在保護生態,河裡早就不讓捕撈了,抓的魚不能帶回家,否則會被帶去批評教育。”千螢冇回頭說,時陸過了幾秒才反應過來,追上去。

“我冇有生氣。”

“哦。”

“阿千”他又開始黏黏膩膩。

“親親。”

“”

又換域名了,原因是被攻擊了。舊地址馬上關閉,搶先請到c-l-e-w-x-c點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