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千螢無語,

看著麵前衝她眨眼的人,一板一眼,“不好意思這位先生,

目前你的女朋友已掉線,

這裡隻有一位負責點單的服務生。”

“好吧。”時陸狀似遺憾歎氣,

低頭看向菜單。

“給我來一份奶油蘑菇湯,

紅酒鵝肝,

惠靈頓牛排,再加一個荷蘭汁青口貝”說到這,他反應過來,抬起頭小聲問。

“你點單會不會有提成啊?”

“”千螢深吸一口氣:“冇有,我們都是拿固定工資的。”

“好吧。”時陸一把合起菜單,沉痛道:“那上麵的都不要了。”

“給我來一杯熱水和一份意麪。”

“”

千螢無語凝噎數秒,

服務生的素養維持不下去。

“你想吃什麼儘管點,我請你。”

“我們員工有內部八折優惠。”

“不行!”時陸義正辭嚴拒絕,一臉端莊。

“我怎麼能讓女孩子請我吃東西,

這也太不紳士了。”

“”

是小紳士鹿鹿了。

千螢從善如流把菜單拿回來,利落果斷:“那就熱水和意麪,

你稍等片刻,這邊很快給你安排。”

他們在這邊說話時背後幾人一直在默默關注,

千螢點完單回來,

立刻被團團圍住,

好奇問:“帥哥點了什麼啊?”

“他看到你笑得好開心哦,

破滅了!再帥的帥哥依然逃不過顏狗本質!痛心疾首。”

“果然好看的人都隻和好看的人說話。”

“一杯熱水和一份海鮮意麪。”千螢把單子遞給後廚同事,幾個湊在一起的腦袋嘀嘀咕咕。

“原來是個貧窮帥哥。”

“不要亂講,

或許人家隻是控製飲食呢。”

“哇,更愛了!”

“”

千螢聽著她們在這裡胡亂一通分析,

非常明智的保持了沉默。東西上上來之後,她給時陸端過去。

男生依舊是揚起大大的笑臉,絲毫冇有察覺到自己已經成為八卦的中心。

“你吃完回去吧?”千螢把水和麪在他麵前依次放下問,時陸朝她晃了晃腦袋。

“不哦,我帶了電腦過來。”他示意自己身旁的筆記本,臉上是狡黠的笑。

“今天就在這裡陪你。”

“”千螢麵無表情。

“我們餐廳不能免費占座。”

安靜兩秒,時陸想了想,神色無辜:“那可以幫我點杯咖啡嗎?”

這個下午,餐廳裡這個“與眾不同”的客人自然引起了大家注意。

他一直安靜坐在窗邊座位,認真敲打著麵前電腦,手旁是咖啡和甜點,偶爾會招手叫服務生過去給他加水。

巧的是,每次叫的都是千螢。

男生格外出眾的外貌和氣質是讓他成為焦點的關鍵,整整一個下午未曾挪動過位置的行為又讓人不禁生出幾分好奇。

英俊又帶有神秘感的男人。

服務生小妹是這麼評價他的。

臨近下班時,眾人都在一起竊竊私語,猜測著這個英俊的客人會不會上來問千螢要微信,又或者,明天是否按時來訪。

他的態度實在明顯,幾乎難掩眼中的喜愛和興趣,半天下來,幾乎所有人都看出了對方的心思。

“小螢,如果你需要幫助的話”快到點,最後收拾東西那會,喬遙都忍不住湊過來,欲言又止,臉上顯然是“她如果說自己受到騷擾他馬上就可以挺身而出”的表情。

千螢尷尬無比,搪塞了兩句過去,趕緊去更衣室換好衣服準備離開。

恰逢交班,同事也都準備走,還幾個手上事情冇做完的在前麵收尾。

千螢揹著包出來之後,正好對上她們看好戲的神情,她抬起頭,看到站在門口的時陸。

在眾目注視中,他過來牽起他的手,聲音不大不小,大概剛好夠所有人聽見。

“女朋友,終於下班了。”

耳邊一陣整齊吸氣聲,千螢強裝鎮定,在她們不可思議震驚的模樣中,努力穩住聲音解釋。

“不好意思,介紹一下,這位是我的男朋友,時陸。”

“”

“好玩嗎?”

兩人走出老遠,看著身前人依舊高高上翹的嘴角,千螢拽了拽他牽著自己的手,開口問。

“什麼?”時陸睜大雙眼,裡頭都是故作的茫然。

千螢隻是丟下一句,“明天不準過來了。”

“為什麼?”

“影響我工作。”

“”時陸沉默片刻,突然輕哼了聲。

“你就是怕我過去丟你的臉。”

“?”

“沒關係,不就是見不得人嗎。我可以獨自承受這一切,隻要能和你在一起,做什麼我都可以。”

“”千螢一言難儘。

“鹿鹿,不要茶言茶語。”

豔陽高照多日的荔城,迎來連續幾天大降雨。

天氣預報釋出了颱風預警,為了安全考慮,颱風當日,西餐廳決定閉店修整一天。

早上起來,外麵狂風肆虐,暴雨如注,天際灰濛濛一天,玻璃隻剩下雨水澆灌,陽台上幾盆花被時陸抓緊搶救了回來,正濕噠噠蔫不拉幾擺在客廳。

昨晚毫無征兆,隻是天空陰沉沉的,誰知道一覺起來天地頓時變了個色。

時陸從未見過颱風,之前還抱有絲期待,現在見到此情此景,興致全無,趴在沙發上隻剩下擔憂。

“颱風好嚇人啊。”外頭的風不知何時猛烈了起來,門窗被拍打得劈啪作響,底下人行道上的樹冠被卷得四處搖晃,好似下一秒就會被連根拔起。

路上冇有一個行人,就連車輛也無,這種惡劣天氣,連出門都困難,大家都惜命待在家裡。

好在前一天看到了天氣通知,千螢早有經驗,買了不少食材屯在冰箱,此時在外麵狂風驟雨中,靜靜煮著熱氣騰騰的麪條。

廚房點著一盞橙色燈光,平添幾分溫馨,她一邊用筷子攪著鍋裡麵打散,一邊安撫身後客廳裡的時陸。

“彆怕,最多中午就停了。”

時陸本想說自己不怕,話到嘴邊頓時改了個口,他瞥了眼窗外的動靜,立即從沙發上爬起來。

“不行,我好怕。”

他踩著拖鞋吧嗒吧嗒走到廚房,伸手從後頭摟住千螢,下巴搭在她肩頭,整個人緊緊靠在她身上。

“外麵好嚇人嗚嗚嗚。”

“”

安靜數秒,千螢見他還冇有鬆開的跡象,平聲問。

“你是不是故意在吃我豆腐?”

“怎麼會?”時陸悲憤道:“我隻是太害怕了。”

“那怎麼樣才能讓你克服恐懼?”千螢臉色冇有波動,語氣平平。

時陸稍作思索:“或許一個親親?”

“低頭。”

“嗯?”

他冇反應過來,千螢已經抓住他衣領讓他被迫低下頭,時陸眼前一黑,唇上傳來柔軟。

一觸即分。

時陸剛剛嚐到味道,千螢已經離開重新顧著鍋裡的麵,他茫然一瞬,不自覺舔了舔嘴唇,下一秒,捏著她下巴重新低下頭去。

鼻間聞到了燒糊的味道,水在沸騰,熱氣上湧。

千螢終於推開他,看到鍋裡快要糊成一團的麪條。

“鹿鹿!”她臉上有紅暈,生氣叫他的名字。

“你給我出去。”

最後,兩人在這個颱風天的早晨被迫吃了一碗糊掉的麵。

時陸連喝了兩大杯水,勉強沖淡嘴裡糊味。

“阿千,我為自己的謊言付出了代價。”他苦著臉說。

這一天颱風都冇有停歇。

早上到中午逐漸轉弱,雨勢依舊,傍晚慢慢變成了淅瀝瀝的小雨,風在黑夜中一陣陣颳著窗戶。

兩人整天冇有出門。

晚上吃的是千螢自製的部隊鍋,熱氣騰騰最適合暴雨天。屋外風聲嗚咽,他們在屋內相對而坐吃火鍋,周遭安逸,隻有鍋裡咕嚕咕嚕冒泡的聲音,就像世界末日來臨,他們兩人在溫暖的孤島上相依為命。

時陸有一刻希望這樣的時間能終止,他和千螢一輩子呆在這個小房子裡麵也挺好的。

飯後收拾乾淨屋子,放在客廳的那幾盆蔫巴巴的花也恢複了生機,雨仍舊在下,洗完熱水澡出來所有的陰霾都被掃得一乾二淨。

臥室那張氣墊床有些亂,時陸今天被颱風驚醒,起來匆忙,忘記疊被子了。

反觀千螢那張床整潔乾淨,還有股淡淡馨香。

和她身上的味道差不多,特彆的好聞。

時陸想爬床的心思已久,不過苦於找不到機會,他盤腿坐在自己的地鋪上苦惱思索,餘光劃過窗外一道刺目閃電,突然靈機一動。

千螢進來時就看到時陸把自己整個人裹在被子裡,縮成一團像是瑟瑟發抖,見到她來,立刻抬起臉可憐兮兮。

“阿千,剛剛打雷了,嚇死我了。”

“你做什麼虧心事了嗎?”千螢麵不改色問,時陸表情一僵。

“當然冇有!我、我就是害怕。”

他坐在那,被子搭在腦袋上,從頭捂住腳,隻露出一張故作可憐的臉,又好笑又好氣。

“那你想怎麼樣?”

“我能有什麼壞心思呢。”時陸自憐自哀耷拉著頭,自顧自道:“我隻不過是想離阿千近一點罷了,哪怕隻默默地和她躺在一張床上,我就已經心滿意足。”

千螢真的被他氣笑了,“你想得倒美。”

“不可以嗎?”時陸聞言眼睛亮晶晶看著她,似乎隻要說出一個不字,他眼中所有期待的星光就能儘數黯滅。

千螢鐵石心腸地搖了搖頭,絕情丟下三個字。

“不可以。”

“”

又換域名了,原因是被攻擊了。舊地址馬上關閉,搶先請到c-l-e-w-x-c點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