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醫院人來人往。

千螢剛纔拿到檢查報告抱在懷裡,

走廊口就出現千正民的身影。

他看到獨自坐在椅子上的千螢,連忙急匆匆朝她跑來。

“冇事吧,除了腿還有冇有哪裡有問題?”他拉著她的手臂上下打量,千螢搖搖頭:“冇事爸爸,

隻有腿被撞到一點。”

摔下去的時候剛好有塊大石頭撞過來,

還好吳曉天動作快把她拉開了,他也受傷在醫院,

其他幾個人坐的另一輛車,

後麵過來也在做身體檢查。

“那就好。”千正民拿著她的報告細細看,突然想到什麼,抬頭,“先前小陸給我打電話了,

說你手機無法接通,

我剛剛在過來路上,

就和他說了你遇到滑坡的事情”

“他好像有點著急,

你給他回電話了嗎?”

“”原來原因在這。

千螢生無可戀:“回了。”還被他痛批了一頓。

她耷拉著腦袋,怏怏不樂。

“小螢,

你冇事吧!”前麵突然傳來舒美美的聲音,千螢望過去,瞧見抓野兔小分隊幾人站在科室前對她招著手。

吳曉天腿上也打了繃帶,

被吳奇和方虎攙扶著走過來,

舒美美看起來冇有哪裡不適,已經恢複了活蹦亂跳。

“我們幾個去檢查的時候碰上曉天,他說你在這,

我們就趕緊過來了。”

“你腿不嚴重吧?”她眼巴巴看著千螢的腿。

“不嚴重,

擦破皮。”千螢搖頭,說完看向她這次的難兄難弟,

關懷道:“曉天,你呢?”

“我和你差不多。”男生靦腆一笑,臉頰上還有一道臟兮兮的泥巴。

千螢指指他的臉,“這裡,臟了擦一下。”

吳曉天頓時笑了,伸手把臉上臟東西抹掉,“太亂了,冇注意到。”

幾人有驚無險的經曆了這一場事故,被千正民帶著離開。醫院裡,一個大人跟著身後一群小孩,像是把在外麵闖禍的孩子領回家。

雲鎮的家長們也知道他們遇險的事情,但是救護車是直接把他們送往了縣城醫院,其他人冇有車出行不便,聽說他們冇事後,就在家裡等候了。

這裡麵隻有千螢和吳曉天受了傷,而吳曉天的爸爸媽媽都在外麵打工,家裡隻有爺爺奶奶在,老人家年紀大了,他報了平安後就自己去檢查換藥。

出了醫院大門,外麵天早已黑了。經過這一下午折騰,大家又累又餓,站在醫院門口,不知道是誰肚子發出了咕咕聲響。

千正民去旁邊店裡給他們買了肉包子,每人分了兩個,都堪稱狼吞虎嚥。

吳曉天正在大口吃著包子,手裡突然被塞進來一瓶牛奶,他愣了下,“叔叔”

千正民不由分說把那瓶奶塞到他手裡,溫和道:“你和小螢今天是傷患,要好好補補。”

吳曉天看向千螢,不遠處的女生正在偷偷喝著奶,見他望來,朝他晃了晃手裡牛奶瓶,悄悄噓聲。

他眼睛一彎,接過了千正民的牛奶。

“謝謝叔叔。”

-

兩天後就是春節了。

千螢終於知道那天大白天時陸怎麼會突然給她打電話。

他集訓有幾天假期,冇事在家休息。

時陸一閒下來,千螢就有點難受。

他吃完飯就給她打視頻過來,兩人聊了會,他讓她把鏡頭挪下去,看完她腳傷數落一頓,千螢苦著臉挨訓,突然聽到樓下傳來舒美美的聲音,她叫她下去一起玩。

她如蒙大赦,立刻對這頭時陸說:“美美叫我了,我先掛了。”

“你腳都這樣了還瞎跑什麼。”冇料到時陸卻不滿叫住她。

“哪都不許去,在房間休息。”

“我不要,待在房間我會無聊死。”千螢趕忙拒絕,聲音不自覺拉長央求:“我的腿就是一點皮外傷,現在都快好了。”

“我去看看她找我乾什麼。”

千螢不由分說站起來,卻不敢掛視頻,她下樓,看見舒美美和方虎站在院子,手裡拿著兩副棋。

“小螢,我們來玩下棋吧!”

“曉天待會就過來,我們先玩兩把。”

千螢和吳曉天腿受傷了出行不便,他們就不知道從哪裡找來了五子棋和象棋,在家玩。

這個正當的理由讓千螢底氣十足。

她抬起手機切換到後攝像頭,把桌上佈置好的棋盤拍給時陸看,“美美他們來找我下棋了,你看,我馬上就要開始了。”

“嗯。”時陸似乎在玩著ipad,聞言隻隨口應了聲,“那你下。”

冇想到他這麼好說話,千螢忍住欣喜小心詢問:“那我掛了?”

“掛什麼?”時陸抬起臉,黑眸望過來。

“就這樣下,把手機放在一邊,我幫你看棋打敗他們。”

“”誰要這樣下棋!

片刻後,千螢把手機放在身前棋盤邊,還專門拿了本書過來做支撐,鏡頭對著棋麵。

“黑子右上三格。”手機裡,傳來時陸聲音,千螢懨懨地拿著棋子擺過去,感覺不到絲毫快樂。

“嘿,我下這裡。”對麵舒美美偏頭思索,很快給出因對之策,千螢剛剛想了兩秒該如何反擊。

“斜上角兩格。”

“”

她順著時陸說的望過去,果不其然,那個位置剛好可以遏製舒美美的白棋也和她周圍的黑子相呼應。

千螢悶悶擺下棋子。

“正前方。”

“右上。”

“直走兩格。”

下到後麵,局勢越來越膠著,桌上黑子和白子旗鼓相當,舒美美依然平心靜氣,千螢卻和時陸起了分歧。

“我覺得應該下這。”

“聽我的,就下那裡。”時陸態度堅決,被他支配了一整局的千螢不樂意,試圖反抗。

“我那個位置更好。”

“你彆亂動,就按照我那樣下。”

兩人爭執不下,對麵舒美美都等煩了,忍不住對視頻裡的人說:“時陸,要不你乾脆自己過來下吧,我們還有一副棋,剛好可以讓吳奇一起來玩。”

“”

千螢和時陸不約而同陷入了沉默中,

須臾,他匆匆開口:“那你們玩吧,我先掛了。”

之後時陸就不讓千螢去下棋了。

他讓她看著他打遊戲。

視頻那頭是彆墅大客廳,時陸坐在地毯上玩遊戲,手機放在茶幾上。千螢在這邊百無聊賴,隻能翻開作業本開始做題。

冇過一會遊戲裡的人死了,時陸還要來監督,看看千螢在不在視頻裡麵,有冇有認真看他。

千螢這兩天被折磨得苦不堪言。

終於,春節來臨。

她早早起來幫忙貼春聯、做飯、打掃衛生,忙得不行。

而時陸也出乎意料安靜,千螢忙碌中抽空一問,原來時斯年回家了。

時家親戚朋友眾多,時斯年這一係隻有時陸單傳,每年他都會被帶著參加各種家族聚會,徐管家說他這幾天臉色是最臭的,一丁點小事都會不耐煩,看誰都不順眼。

春節前後這兩天冇人敢惹他。

千螢感同身受,一時間不知道該同情誰。

民宿裡的春節很清淨,父女兩親手做了一大桌好菜。房子打掃得窗明幾淨,門口貼著春聯,窗戶上有大紅剪紙,室內掛著小燈籠。

千螢破天荒被允許喝了一小杯楊梅酒,千正民親手釀的,他釀酒手藝一絕。

千螢捧著杯子輕抿一口,酸甜可口,酒味撲鼻。

她心滿意足砸吧嘴,仰起臉閉眼。

“小酒鬼。”千正民見狀忍不住在她頭上輕敲了一筷子。

千螢放下酒杯傻笑,“嘿嘿。”

吃完飯,舒美美他們來找她一起放煙花,這是雲鎮幾個小夥伴大年三十的慣例,已經延續了十多年。

民宿外麵草坪上,一朵朵煙花升空綻放,在夜空中炸開了五彩斑斕,發光的仙女棒在手中揮舞。

方虎故意掏出兩盒小炮仗拿出來放,嚇她們玩,舒美美和千螢嚇得捂住耳朵亂跳,吳曉天順手把他的炮仗一把搶走了。

“你無不無聊!”方虎冇了武器,舒美美立刻撲了上去,報仇雪恨。

“幼稚鬼!”

方虎被她捶得嗷嗚直叫,千螢笑彎了腰,幾人玩鬨了大半晚上,直到夜裡溫度下降,他們凍得不行了才紛紛把手揣進口袋裡跑回家取暖。

“新年快樂!”

每個人提前道著祝福,煙火映亮一張張笑盈盈的臉。

“明年也要開開心心的!”

千螢回到屋子,拿出手機一看,快十點了時陸還冇有任何訊息。

她正想著,彷彿心有所感般,手中的手機瘋狂震動起來。

時陸打了視頻過來。

千螢一路小跑到房間,關上門,匆匆接聽,聲音還微喘。

“喂。”她剛剛平息,眼前出現一張放大的帥氣臉龐,時陸整個人趴在枕頭裡,手機直直懟在臉上。

在這種死亡角度下,他的五官依舊完美得挑不出任何缺陷。

甚至在鏡頭放大中,雙眼皮深長的皺褶和高挺的鼻梁愈發顯得優越。

千螢默默承受了幾秒美顏暴擊,才平複下來,那頭的時陸就朝鏡頭更加湊近一點,似乎是想看清她,男孩子迷迷糊糊的嗓音響起。

“阿千,你在哪”

“我在家啊,房間裡。”千螢給他看周圍的擺設,時陸努力睜著眼睛,漆黑的瞳孔裡卻是一片迷茫。

他白皙的臉頰浮著幾抹嫣紅,嘴唇也紅得不像話,濃密的睫毛過一會才費勁眨一次。

千螢腦中湧起一個猜測,“鹿鹿,你不會喝酒了吧?”

“冇有。”時陸想都不想立馬反駁了她,手指在螢幕上輕輕劃著,眼神呆呆。

“阿千”

他肯定喝醉了。

千螢在心裡百分百肯定,她正想該怎麼哄這個醉鬼去睡覺。

時陸突然湊近螢幕,嘴唇在上麵碰了一下,口齒不清地撒嬌呢喃。

“我好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