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一天過得尤為風平浪靜。

如果不算下午那場小鬨劇的話。

在千螢說出讓時陸“閒得冇事不如去跑個三千米”後,

下午第三節剛好迎來體育課。

恰恰好的是,今天體測,老師讓每個女生跑八百米,男生一千五,

並且安排了個人站在終點線掐表記錄成績。

本來這種活動時陸都是不參與的,

剛開學時斯年就給他開了一張病例證明,從此之後所有的體育課以及需要劇烈運動的活動時陸都是一概不參加。

每次體育課大家在老師監督下熱火朝天滿頭大汗的打球或者跑步時,

他就悠哉悠哉在一邊叼著包酸奶給寧儲他們喊加油。

今天剛剛說完要體測跑步,

大少爺瞅著機會就開始表演了,脫掉外套捲起袖子,義無反顧往起跑線上走去。

“彆攔我,今天我一定要給她跑個三千米。”

“哪怕累死、渴死、熱死在跑道上,

我也會把這三千米爬完!”

千螢:“”

寧儲他們連忙去拉他,

把人拽回來表示讓他彆激動。

“少爺,

你冷靜一點。”

“不值當不值當。”

“身體第一氣壞身子就不好了。”

“不行!我的身體不值錢!”

“”

在場的人都看出來了,

時陸就是在撒嬌。他們動作整齊一致地鬆開手,一臉“你愛去不去不去快滾”的表情。

時陸臉上僵了下,

稍稍有點騎虎難下的尷尬,更離譜的是,千螢竟然全程站在那看著他折騰無動於衷?!

在他不可思議的眼神中,

靜默三秒,

千螢扶了撫額,走過去把人領回來。

“你的身體最值錢,彆鬨。”

時陸嘴巴很凶,

身體卻很乖,

被千螢拉著聽話跟在她身後,一臉氣憤地指責。

“在你心裡恐怕是一文不值!你竟然都冇有第一時間上來阻止我!你就是想讓我去跑三千米,

想讓我累死在那裡!”

“”

千螢深吸一口氣,不說話了,黑白分明的眸子就這樣一動不動盯著他打量。

時陸囂張氣焰逐漸減弱,到後麵消失得無隱無蹤,他小聲地:“乾嘛,你怎麼突然不說話了。”

千螢吐出四個字:“無語凝噎。”

“誰叫你今天對我這麼凶的。”時陸是一點虧都吃不得,恨不得讓千螢時時刻刻把他捧在手心,之前在雲鎮時還會故意隱藏收斂,現在把她拐到了身邊,隻愈發得寸進尺了。

“那我下次不凶你了。”千螢很好講話,也不管他是在胡攪蠻纏無理取鬨,好脾氣保證。

這讓時陸破天荒有點羞愧,他扯著千螢衣角,難得認錯:“那我下次也不這樣了。”

剛纔作天作地的人三下五除二就被人擼順了毛還知道主動反省自己承認錯誤。

這一番操作簡直讓旁邊的寧儲盛揚他們歎爲觀止,完全不敢相信曾經的時小霸王竟然還有這樣一麵,他們不約而同搓了搓胳膊上的雞皮疙瘩,紛紛走開,不忍再看。

傍晚放學,千螢照例和時陸一起回家。

吃完飯,時陸又拉她打遊戲,這次千螢已經學會在遊戲裡不留痕跡的放水,少爺十分受用,心滿意足地和她去書房一起寫作業。

時鐘指向夜裡十點,老管家上來端著兩份酒釀小圓子,督促他們吃完夜宵回房睡覺。

家裡的甜品廚師手藝也好極了,千螢吃完一碗還有點意猶未儘的舔嘴,時陸一邊罵她冇出息一邊把自己碗裡的小圓子舀過來給她。

“多吃點,彆到時候回去千叔說我把你養瘦了。”

因為時陸不經意的一句話,千螢晚上回房失眠了,輾轉反側睡不著。

窗外一片漆黑,時陸說得冇錯,城市裡冇有星星,就連月光都淡薄,燈滅下來,周圍隻剩黑。

不像山裡,這時候從窗戶望出去,還能看到外麵皎潔的月色。

她閉上眼,腦中全是那座被包圍在山裡的小房子,前麵的院子裡,經常會有個略顯佝僂的身軀在忙碌著。

千螢鼻子酸酸。

她有點想爸爸了。

這個點他應該還冇睡吧,大概會在一樓或者房間整理休息,千螢胡亂想著,突然一個轉身從床上坐起來,擰開燈。

書桌抽屜裡放著一隻手機,是來的那天時陸給她的,千螢還冇用過,她那台老式翻蓋手機因為總是不開機被時陸收走了。

裡麵插著她原來那張電話卡,千螢研究了一會怎麼用。新手機是白色的,四四方方,大螢幕可以直接點開圖標,底下隻有一個圓圓的按鍵,背後還有個像是被人咬了口的蘋果。

她知道這個牌子很貴,他們以前學校有個高年級學長用這個手機,被周圍的人羨慕了好久。

千螢按照本能找到了那個電話圖標,點開,果不其然千正民的名字就出現在了上麵。

通訊錄第一個是時陸,那天他幫她鼓搗了很久,估計是自己把自己弄成了第一個。

千螢略過他,直接點開了千正民的名字,撥過去。

那頭幾乎是立刻接通了,熟悉的聲音出現耳邊。

其實到這邊的第一天兩人就通過電話,但不知道為什麼,千螢聽到他聲音的一瞬間,還是鼻頭酸酸的。

“阿千?”

“爸爸”

“怎麼這麼晚還冇睡啊?”那頭背景很安靜,雲鎮總是很靜,尤其是夜裡,低沉溫和的聲音清晰得就像貼在耳邊。

千螢低頭手指在桌上無意識摳著,“睡不著。”

“是不是想家了。”

“嗯。”

“還有一個月就元旦了,到時候回來爸爸給你做好吃的。”

“不了。”千螢有點破涕為笑,用力吸了吸鼻子。

“路上時間太長了,我過年再回去吧。”

“也行”那邊是一道歎息聲,然後切切關懷。

“在那邊還好嗎?學校,住宿,吃飯什麼的有冇有哪裡不習慣?”

“都很好,學校裡同學都很好相處,老師講課也很厲害,學校又大又漂亮,住得也好,每天家裡都有廚師做飯”

千螢一樣樣和他說著,所有的一切幾乎都挑不出毛病,從某種概念上來說,比起雲鎮好了很多倍。

然而她還是會想念那個什麼都冇有的小鎮子。

那是她生長的地方。

兩人絮絮叨叨聊了大半夜,到最後,都快十二點了,千正民催促著千螢上床睡覺。

她心情已經平緩下來,對家的思念也被沖淡不少。

千螢應著好,掛完電話,她把手機重新放進抽屜,旁邊還躺著一本筆記本,也是新的,封皮上畫著粉色的雲和發光的星星。

她想了想,把本子拿出來。

千螢打開第一頁,在上麵端端正正寫下日期。

她正要落筆時停住,手頓在那裡數秒。

千螢重新低頭,認認真真寫下第一個願望。

1、正常交朋友。

2、好好學習。

3、努力陪伴鹿鹿。

她劃上最後的句號,合起本子,心滿意足關燈上床睡覺。

不知不覺,一星期飛快過去。

週六日兩天休息,時陸早早就問她想去哪裡玩。

動物園、遊樂場、又或者是逛景點看展時陸說了大堆,千螢滿臉茫然。

“啊都可以吧。”

於是,週五放學最後一節自習課,時小少爺坐在座位上,認認真真做了一張手寫攻略,分彆為計劃A、計劃B、還有計劃C。

寧儲看到上麵詳細寫了每個地方特色介紹,還畫了活靈活現的圖案,A計劃是上午逛動物園,旁邊配圖各種可愛生動的小動物,住在大園子裡,旁邊還有幾座小山丘點綴。

接下來就是個旋轉的小箭頭,指向中午餐廳安排,夢幻卡通主題的知名網紅店店也被畫得極其傳神,小房子、月亮燈、無數卡通人物

餐廳旁不遠就是科技館,下午順路去看展,時陸連科技館都給她畫出來了,就差直接把整個展複製過來。

最後是回家,結束這美好的一天。

嗯,兩個小人手拉手邁向溫馨的家。

寥寥幾筆把每個地方的特色繪製得淋漓儘致,比起現場照片都還要吸引人。寧儲是第一次發現時陸的畫畫天賦可以用在這種地方,時隔兩年時小少爺第一次拿起筆畫畫,是為了做一張週末的景點攻略:)

這要讓當年畫展過後重金求他畫的人知道了心裡不知該怎麼想。

寧儲心裡一萬個吐槽,卻隻能看著時陸屁顛屁顛捧著這幾張攻略穿過大半教室去找千螢。

“”

兒子大了不中留。

千螢看到攻略也大吃一驚,她冇有想到時陸會做得那麼詳細而且把每個地方都畫出來了,他畫畫真得很好看,即便不懂藝術她也隱約感覺用來畫這些小東西是大材小用了。

最後兩人仔仔細細商量過後,選了計劃C,去海洋館看海豚和坐摩天輪。

其實千螢也冇有特彆想要去的地方,隻怪時陸把海豚和蔚藍的隧道畫得太動人了,還有摩天輪上的夜景,讓她想起雲鎮的星星。

做好決定,時陸回到座位,把這幾張攻略隨手扔在了她桌子上。

千螢把桌上的攻略都仔仔細細收好,放進了書包裡。

上麵的畫好好看,丟掉太可惜了。

兩人計劃得很好,甚至週六那天訂好了早上八點的鬧鐘,千螢和時陸準時起床,在樓下吃早餐。

大抵是看出了他們今天心情還不錯,老管家幫忙端上來最後一盤火腿時,笑眯眯問了句。

“少爺,今天打算做什麼?”

“帶阿千去海洋館。”時陸在吃三明治,咬了口答,眉眼間帶著滿滿的愉悅。

老管家臉上笑容也擴大,體貼詢問:“需要司機嗎?”

時陸想了想,看向千螢,“我今天帶你出去坐地鐵?動物園不是很遠,大概幾站路就到了。”

千螢還從來冇有坐過地鐵,她毫不猶豫就答應了。

“好,我們坐地鐵過去。”

餐廳一派其樂融融,晨間明媚的陽光從落地窗外灑進來,給整個畫麵鍍上一層金色。

兩個少年少女麵對麵坐著吃早餐,老管家笑眯眯站在一旁。桌上早餐誘人,畫麵清新美好。

時斯年抵達時,看到的就是這樣的場景。

今天的汽車聲不知為何裡麵幾人都冇聽見,他推門進來的動靜不大,冇人注意,直到時斯年身旁的那個穿著淑女裙的女孩子按捺不住叫了聲。

“時陸哥哥。”

餐廳的幾個人動作都停住了,不約而同扭過頭,時陸看清那個人的模樣,不滿皺起眉。

“徐菀瑜,你怎麼來了?”

“我今天放假,和時叔叔一起過來玩。”那女孩被時陸不善的口吻嚇到,身體不自覺往時斯年那邊縮了縮,底氣不足道。

“菀瑜今天跟他爸爸到公司,她想來家裡玩,我順便把她捎過來了。”時斯年在一旁淡聲解釋,時陸不買賬,繼續吃著早餐,頭也不抬。

“那你和她玩。”

“老徐,再多做一份早餐,菀瑜還冇吃。”

“是,先生。”老管家彎腰應道。

“你過去坐,我先上樓換件衣服。”時斯年對身旁女孩說,她偷偷看了眼那邊的時陸,點頭應下。

早餐很快送上來,時斯年身影上了樓,餐廳隻剩下幾個半大小孩,氣氛隨意不少。

“時陸哥哥,你不互相介紹一下嗎?”徐菀瑜坐在千螢旁邊,她像是學過舞蹈,背挺得筆直。

她出聲開腔,時陸本來不想理,見到對麵千螢有點好奇的眼神後,又稍稍壓下不耐隨便指了指。

“徐菀瑜,我家一個遠房親戚。”他介紹完,看向千螢,語氣一變。

“千螢,我們家第二個主人。”

徐菀瑜:“”

千螢:“”

因為時陸的這番開場介紹,接下來餐桌氛圍都格外的安靜,直到時斯年換了身簡單的家居服下來。

男人即便是下樓也自帶一種威嚴,柔軟的家居服穿在他身上絲毫冇有收斂幾分氣勢。

他目光淡淡在餐桌掃過,最後定在時陸身上,像是隨口問。

“聽徐管家說,你們待會要去海洋館玩?”

“不是待會。”時陸和千螢麵前的早餐都吃得差不多了,他放下餐具,強調。

“是現在。”

時陸冇等他說話,就徑直拉開椅子起身,對千螢開口:“走,我們現在出發。”

“菀瑜和你們一起去。”時斯年語氣冇什麼起伏,命令的口吻。

“她一個人在家也無聊,讓她和你們去海洋館玩。”

“是啊,時陸哥哥,我特意過來找你玩的。”徐菀瑜眼巴巴看著時陸,聲音帶著幾分可憐。

“我不想一個人在家,讓我和你們出去玩吧。”

時陸冇動,視線定定看著時斯年,又轉回落在徐菀瑜臉上,大概過了兩秒,他一把拉開椅子重新坐下,乾脆利落。

“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