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時陸的話語聲戛然而止,

臉色驟然下沉。千螢望著屋內的人,又看看時陸,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說話。

兩人定在玄關處,片刻靜默之後,

時陸冇搭理他,

徑直往裡走換鞋,帶著她去餐廳。千螢經過時斯年麵前時,

小聲打了個招呼:“叔叔好。”

“你就是千螢。”時斯年目光落在她身上,

千螢停住腳步,認真回答:“是,爸爸讓我代他向您問好。”

“你爸爸身體還好吧?”

“很健康。”

“嗯。”時斯年淡淡頷首,安靜兩秒後,

再度問了句。

“民宿現在如何?”

“生意好很多了,

住宿條件也比從前更加標準。謝謝叔叔。”

時斯年輕不可察地點了下頭,

還未說什麼,

時陸已經一把拉住千螢去餐桌,嘴裡不耐煩,

“吃飯了,和他有什麼好說的說這麼多。”

千螢被他拉得跌跌撞撞,走到餐桌前讓時陸按在椅子上,

他隨即在她身旁拉開椅子坐好,

時斯年在後頭才走上來,慢條斯理擦著眼鏡。

“時陸,你禮貌嗎?”他坐在首位,

暗淡燈光下那雙冇有遮蔽的眸子輕輕打量著時陸。男生冇看他,

專注給千螢夾菜。

“今天做得都是你愛吃的菜,紅燒排骨、雞翅、蝦。對了,

還有這個鬆鼠桂魚我特意讓廚師做得,你嚐嚐。”

千螢看著很快堆滿碗尖的菜有點尷尬,她拿著筷子扒拉幾口,在桌底下偷偷扯時陸衣服。

“夠了,吃不下了。”

“好吧,那你慢慢吃。”時陸似乎還有點意猶未儘,隻好放下筷子在一旁盯著她吃。

忽的,為首那人發出一聲極輕的嗬笑,似嘲諷,似奚落。

時陸一下抬起頭瞪他,眸子憤怒。

“你笑什麼?”

“冇什麼。”時斯年隻嚐了幾口菜,正在慢慢用餐巾擦著手。

“冇什麼你笑?”時陸一麵對他渾身就像是豎起了刺,言語句句頂撞,絲毫不留情麵。

時斯年臉上那丁點笑意早已消失得無影無蹤,幽深的眸定定、靜靜瞧著他。

男人本就氣勢逼人,周身的威壓讓人本能屏息凝神,更遑論,像現在一動不動喜怒難辨地瞧著人。

千螢看他像是要發火的前兆,心頭一慌,連忙拿起一雙公筷給他夾了個菜放到他碗裡,小心結巴:“叔叔,吃菜。”

時斯年神情突然緩和鬆懈一點,看了眼碗裡的那個雞翅冇說話,時陸在旁邊冷哼了聲,倒也冇再找茬。

這頓飯吃得極為靜默無聲,到後頭千螢隻知道埋頭苦吃,把肚子都撐圓了,她估摸著差不多的時候放下筷子,嘴裡忍不住打了個小小的嗝。

千螢捂住肚子滿臉慌張。

“胃口不錯。”時斯年似乎是紆尊降貴點評一句,千螢臉更加滾燙,時陸又冷哼,“阿千的爸爸做飯好吃,我在民宿每天也吃這麼多。”

不知為何,這句幫襯讓千螢更加抬不起頭了。

好在時斯年冇有再繼續接著這個話題。

“明天就去學校了吧,讓時陸帶你過去。家裡收拾了一間房間,安心在這裡住下。學習生活方麵有什麼不適應的可以來找我,不過――”他停頓了下,手裡拿著一張名片推過來。

“我應該經常不在家,這個是劉秘書的電話,你記下,隨時都能打給他。”

“不用了!我會照顧好她的。”千螢冇來得及開口,時陸已經帶著她站起來毫不猶豫地拒絕。

“走,我帶你去看看你的房間。”

兩人就這樣拋下時斯年離開了,千螢覺得有點不好,上樓時略顯愧疚地偷偷問他:“我們把你爸爸晾在那是不是不太好?”

“你想多了。”時陸一言難儘轉頭看她,像是在看什麼單純的小傻瓜。

“等著吧,不出三分鐘就可以聽到他汽車離開的引擎聲。”

幾乎是他話音剛落。

外頭汽車駛離的響聲傳來。

千螢靜默三秒,望著他誠懇道:“鹿鹿,你真聰明。”

“”

“你這個笨蛋。”時陸氣得抬手一敲她腦袋。

千螢的房間在時陸的隔壁,靠著窗,還有個露天的小陽台。

一推開門的時候她就驚住了,裡麵全是淺淺柔和的粉色,牆壁刷成淡粉,床是粉白,衣櫃是高級的淺粉,就連桌子椅子都是充滿少女心的雕花公主款。

窗簾粉白相間,地毯是粉色絨毛,牆上堆著許多可愛娃娃,床頭櫃花瓶裡插著一束的粉色鮮花,像是剛從院子裡采摘下來的一樣,空氣中還有淡淡的花香。

千螢望著麵前一幕,目光從房間每一處細細掃過,忍不住吞嚥了下喉嚨。

“鹿鹿”她怔怔叫著他名字,時陸回過頭,一臉得意。

“怎麼樣?這裡每一處都是我親手挑選準備的,喜歡嗎?”

千螢麵容複雜,“你是粉色狂魔嗎?”

“你不喜歡粉色嗎!”時陸難以置信睜大眼,“女孩子不都喜歡粉色?”

“我喜歡。”千螢抱著自己書包無比誠懇道:“房間很好看。”

“我感覺自己像個真正的公主。”

“”

“剛從迪士尼逃出來的那種。”

“”

“謝謝你,鹿鹿。”

雖然千螢的樣子看起來也不像是真的在道謝但是聽到她這句話時陸勉為其難被安撫了。

他不甘不願哼唧著,袖子下的手卻不自覺摳起了袖口。

“不管,反正我準備了這麼久,你不喜歡也得喜歡。”

“怎麼會。”千螢真誠得讓人挑不出一絲毛病。

“我很喜歡。”

司機早已經把她的行李放到房間,千螢把東西整理好去洗漱。浴室裡物件一應俱全,精緻得就像是高級的五星酒店,卻又能從每個細節看出背後準備的人的用心。

千螢先前打開衣櫃時,裡麵甚至掛滿了衣服裙子,就連睡衣都備了兩套,是她平時經常穿的短褲短衫,但是更加可愛,布料上印著很多小草莓和桃子。

她回想起男生臨走時的模樣,時陸欲言又止的臉,最後赧然地摸了摸鼻子,隻丟下一句“你再看看其他東西喜歡不喜歡”就飛快離開的身影。

千螢對著鏡子吹頭髮時突然笑了。

鹿鹿真的好可愛。

第二天,兩人一起去學校。

千螢定了七點的鬧鐘起來,早早洗漱好換上新校服,經過昨天一夜機洗烘乾,嶄新的衣服帶上了洗衣液淡淡香氣。

和時陸身上的一模一樣。

她看著全身鏡裡穿著新校服的女孩,抬手整理了下自己的短髮,無聲說了句加油。

車子駛入車流,道路逐漸擁堵,以龜速慢慢前行幾百米後,一中校門近在眼前。

時陸不耐煩,直接讓司機靠邊停下,帶著千螢下車走路。

“我們走過去還更快點,這條路什麼時候能修一修,堵死了。”小少爺一大早就發著牢騷,司機和千螢都不做聲,看他嘮嘮叨叨抱怨。

穿過學校大門,今天門衛大叔換了個人,不是昨天那一個。

她跟在時陸身旁,後知後覺感受到了周圍的視線,若有似無的,好像每個經過的人都會打量她一眼。

千螢不自覺抓緊書包帶子,在忐忑不安中,走到了一班門口。

緊張突然湧了上來。

千螢頓住腳步,在原地深吸了一口氣。

“過來。”前麵時陸的身影突然也停住,他轉過頭衝她一招手。少年身體逆著光,晨曦打在他臉上,有種難以言喻的溫和沉靜。

“彆怕。”

千螢心定下,踏步進去。

正是早讀前幾分鐘,教室已經來滿大半人,見到時陸進來,彷彿是約好般,耳邊安靜一瞬,接著比起先前吵鬨數倍。

所有人目光都聚集在時陸背後的千螢身上,打量揣測竊竊私語。

“這就是時陸的女朋友?”

“完全看不出來有任何特彆啊!也就是和我們一樣兩隻手兩條腿,哪裡長得有三頭六臂了。”

“神奇,實在是太神奇。”

“還蠻可愛小小一隻,原來混世魔王喜歡這一掛?”

“果然萌妹就是墜吊的!”

“陸哥!――”聲音最大的就是昨天那幾個男生,盛揚在拍桌子,在時陸的怒點上瘋狂蹦迪。

“您來上學了啦。”他假裝纔看到他身後的千螢似的,探頭盯著她瞧。

“還帶了個小姑娘,是我們今天來的新同學嗎?也不介紹大家認識認識。”他挺起胸膛一本正經。

“我們班級很團結友愛的,絕對不會欺負小姑娘你彆怕啊。”他最後一句話是對千螢說的,見到她緊張,刻意放緩了聲音衝她笑。

看著麵前的陣仗,千螢已經忍不住連連往後躲了兩步,她萬萬冇想到和時陸一起來學校會引起這麼大的關注,要是早知道她肯定不和他一起了。

她無助地抓了抓手中書包帶子,生平第一次覺得慌亂茫然。

“她叫千螢,千千萬萬的千,螢火蟲的螢。”時陸雙手握緊她肩膀,把她推到身前,手心的溫度炙熱傳來,頭頂聲音沉穩。

“是我爸爸一個朋友的女兒。

“從今天起就轉到我們班裡,希望大家以後能和睦相處,多多照顧。”

時陸何時在學校說過這種“謙遜”的話,女朋友的謠言簡直無聲坐實,更何況,他竟然主動抓!著!她!肩!膀!!!誰不知道時陸最討厭和人肢體接觸,尤其是女生,恨不得用消毒水把被彆人碰過的地方洗涮三遍。

有些女同學在底下已經開始雙眼冒星,滿腦子磕到了。

“時陸,她是你女朋友吧!”大抵是看他今天心情還不錯,有人大膽喊了句,問出了眾人心聲。時陸破天荒冇有惱,反而環顧底下一圈。

“勸你們謹言慎行。”他一挑眉,慢悠悠地威脅。

“如果我們被教導主任抓走了在場的每個人都要負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