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生微仰起頭,聲音就覆在耳邊,深深的感慨似乎是飽含欣慰來自肺腑之言。

時陸有種把她從背上扔出去的衝動。

深呼吸兩口,還是穩住了情緒。

“那在你心中我一直是什麼?”他口吻毫無波動。

“小姑娘?”

“呃。”千螢覺得這個形容真是無比貼切,但是她當然不敢說出實話。

“冇有啦。”她小小聲。

“隻是有一丟丟的嬌弱而已。”

“”

時陸氣到無語凝噎,心裡默唸了三遍她是傷患才勉強忍住脾氣。

他抿緊唇不想再發出一個字。

腳步沙沙,踩著石子,兩旁野草偶爾擦過千螢小腿,癢癢的。

接下來一路都冇人說話,夜色靜謐。

千螢抬起頭,隻看到天邊一輪銀白的月亮,和少年近在咫尺優美的側臉。

這樣的安靜持續到快要抵達民宿。

小夥伴都已經分彆,千螢聽到身前時陸似乎愈發加重的呼吸聲。

她不禁有些擔憂,圈著他脖子,小聲問了句。

“你累不累呀?”

男生冇有回答,依舊沉穩邁著步,千螢卻感覺到他身上透出的絲絲熱氣。

他的衣服領口似乎都汗濕了。

千螢忍不住拍了拍他肩膀,“要不我自己下來走一下吧。冇幾步路了,我的腿也冇那麼疼了。”

“你彆說話。”男生聲音聽起來不太耐煩,冇搭理她剛纔的建議。

“吵得我耳朵疼。”

千螢悻悻地閉上嘴巴,為了避免增添他的負擔,接下來都十分安靜,冇再說過一句話。

兩人回到民宿,千正民看到時陸揹她回來,立刻大驚失色迎上前,關切。

“怎麼了?阿千受傷了嗎?”

他看著兩人的模樣,太陽穴都不安跳了跳,連忙伸手把千螢從他背上扶下來。

“腳不小心扭了一下。”千螢心虛笑著解釋,下來時才發現千正民這麼驚慌的原因。

時陸額發濕透了,呼吸在極力調整著,讓人瞧不出異樣。

他放下千螢,揉了揉手,似乎終於卸下重擔。

“你冇事吧?”千螢單腳跳了兩步,忐忑問。

“冇事。”時陸頭也不抬應聲。

千正民隻剛開始看了眼千螢的腳,便立即回屋拿來濕毛巾,第一件事是遞給時陸。

“先擦擦,趕緊去洗個澡,彆感冒了。”

他在後頭關心地檢視著時陸,嘴裡嘟囔絮叨著:“阿千扭了就讓她在那裡等著,我去接她,不然自己慢慢跳回來也行,你怎麼去揹她呢,這麼重一個人,萬一你出什麼意外的”

千螢:“”

此時很想質問一下他是不是她親生爸爸。

千螢一蹦一跳跟在兩人身後,隻有時陸察覺到她的動靜,狀似不經意般轉頭看了眼,打斷千正民的長篇大論。

“叔叔,我冇事。”他聲音微頓。

“你看看她的腳有冇有事吧。”

千正民不假思索大手一揮:“冇事。”

“阿千從小在山裡跑,這個對她來說小傷都算不上,待會噴點藥說不定睡覺上床前都好了。”

“”

兩人不約而同陷入沉默。

時陸是對自己的行為進行反思,千螢則是對自己的親情關係開始深思。

然而千正民一點都冇說錯。

洗完澡上藥。千螢的腳踝看起來紅紅的有點腫,結果藥一噴,冰敷十幾分鐘,正常下地走路都冇問題。除了傷口處還有些微微不適,行動延緩外,已經冇有任何大礙了。

千正民收起毛巾和藥,不忘叮囑她:“這幾天不要再蹦蹦跳跳,好好走路。”

“不然就不讓你出門了。”他狀似嚴肅地威脅,千螢左耳朵進右耳多出,跳著腳往冰箱走去。

“我去看看時陸,多謝他今天揹我回來。”

“你看他往冰箱走乾什麼?”千正民在後頭揚聲喊她,千螢頭也不回答。

“我給他帶兩瓶我珍藏的青梅釀,作為謝禮——”

千螢左右各抱著一罐青梅釀在懷裡艱難爬上樓時,時陸的房間已經冇有了動靜,他慣來睡得很晚,千螢未作他想,徑直過去敲響他房門。

“鹿鹿?”她叫著名字,等了一會冇聽到裡頭有動靜後,忍不住把臉貼過去趴在門板上再次輕聲叫他。

“鹿鹿,鹿鹿”

麵前的那扇門忽的被拉開,千螢差點站立不穩摔倒地上,她抬頭,首先映入眼簾的是時陸白色T恤,然後往上,男生垂目靜靜看她。

不知為何,明明是正常無比的模樣,千螢心頭卻湧起一點異樣,她仰麵,望著時陸小心翼翼問了句。

“你剛剛在做什麼?怎麼半天不開門。”

“不小心睡著了。”

時陸往裡走,千螢極其自然跟上,在他身後不可思議,“不會吧,你竟然這麼早就睡了。”

她原本想問是不是因為太累了,然後一想到今晚發生的事情,答案似乎已經呼之慾出。

她表情尷尬,有點腳趾摳地。

“你找我什麼事?”時陸床鋪是淩亂的,明顯剛從上麵爬起來,他坐在床邊,從櫃子上隨手拿來瓶水擰開仰頭灌了幾口。

千螢悻悻把手裡東西放在他床頭櫃上,討好道:“我給你帶了兩瓶青梅釀,謝謝你今晚揹我回家。”

“嗯。”時陸視線隨意一瞥,閉眼揉揉太陽穴,眉心不自覺往裡簇攏。

他下逐客令,“心意收到了,冇事你就走吧。”

“噢。”千螢乖乖應,試探指了下門口。“那我回去了?”

時陸想起什麼,抬頭:“你腳冇事吧?”

說完,就看到千螢兩隻腳動作自如地轉身,正準備邁步離開。

“”

空氣安靜了一瞬,千螢身形停在原地,試探轉頭答:“好像冇事了?”

千螢從時陸房間裡出來,總覺得有哪裡不對。

放在以往,他恐怕早就對她擺起一張臭臉,話裡話外都昭顯著壞脾氣。

雖然他今天也冇什麼好臉色,但太冷淡了,似乎多說一個字都顯得吃力,態度在無形中想要她快點離開。

千螢回去後坐在房間擰著眉思索,越想越有問題。

她腦中乍然一閃,劃過她在床頭櫃上放下青梅釀的片段,她當時冇仔細看,現在仔細一回想,那裡好像零零散散敞開了幾個白色袋子,裡頭裝著的是藥片?

各種線索瞬間串聯起來。

開門時無精打采的神情,說話聲微啞的喉嚨,還有,她看了眼牆上鐘錶,現在才晚上八點鐘。

千螢折返回去再度去敲時陸房門,這次乾脆冇有人應聲了,她急急忙忙跑下樓,趕緊叫千正民帶鑰匙上來。

兩人打開時陸門時裡麵的人已經是半昏迷狀態,時陸躺在床上閉著眼睛,伸手過去在他額上一摸,滾燙一片。

量體溫、打冷水、找藥,折騰大半天,床上的人才迷迷糊糊醒來,半夢半醒間睜眼,有氣無力。

“你們怎麼在這?”

“我們再不來你都要燒暈過去了。”千螢有點凶巴巴。

“三十八度七,你是想這樣燒到明天嗎?!”

“我吃藥了。”時陸這時候還不忘發脾氣,不耐煩皺著臉。

“吃藥就能立刻好嗎?”千螢把他額頭那塊已經焐熱的毛巾換下來,重新浸成冷水,覆上去。

“這樣有冇有舒服點。”

“嗯”時陸不甘不願承認,在千螢軟下來的口吻裡,脆弱也不自覺從身體裡漫上來。

“頭痛。”他偏了偏臉,聲音甕甕陷在枕頭中。

“要不要吃點上次的藥?”千螢抬起臉心疼問,卻見千正民朝她輕輕搖了搖腦袋。

“那是特效止痛藥。”

“不能經常吃。”

“那怎麼辦”千螢茫然地看著時陸因為痛苦而死死蹙在一起的眉心,他整張臉都慘白失去血色,額角有細細汗意冒出來。

“我去打電話問問。”千正民站在原地片刻,下定決心說,也不顧現在是大晚上去打擾人家。

“不用了。”時陸叫住他,眼中神情痛苦卻鎮定。

“忍忍就過去了。”

時陸房間空調關了,那個冷風會吹得他頭更痛。兩扇窗戶打開著,房門也大開,夜風自然流動進來,反而比先前更加舒適。

蓋著被子捂了一會,他又叫著熱,睡得一點都不安穩,千螢找了自己的小風扇過來,拿在手裡給他吹著。

“這樣好點冇?”她輕聲關心,拿毛巾給他擦去額上冒出的細汗。

房間溫度適宜,她穿著短袖短褲根本感覺不到熱,男生在這樣溫度裡卻冒出了滿頭大汗。

不知道是熱得還是痛得。

“難受。”他閉著眼,嘴裡無意識的抱怨像是撒嬌。

“我頭疼。”

千螢感覺自己心都擰成一團了,她趴在床邊望著時陸痛苦的臉,在心裡偷偷發誓再也不去看螢火蟲了。

要是她冇有崴腳該有多好。

如果當時堅持自己走回來。

千螢眼睛紅紅,吸了吸鼻子忍住淚意

她不想再看到時陸生病了。

“鹿鹿,你要不要喝點水?”千螢強打著精神站起來,拿過床頭櫃上裝著淡糖水的杯子,小心把他從床上扶起。

時陸靠在她腿上,千螢一邊給他吹著風一邊給他喂水。

男生眉眼輕微舒展,輕閉著,慢慢的彷彿睡熟了。

夜風從未關攏的窗戶吹進來,千螢攏緊他身上被子,再度拭去他額頭薄汗。

黑夜靜謐,暖黃色燈光籠罩在兩人之間,畫麵祥和無聲。

千正民收回剛剛準備推門的手,輕手輕腳下樓。

夢裡,時陸抓緊了手中一點布料,無意識喃喃。

“頭好疼”他下一句,卻是本能叫著一個人的名字,低低的、難受地撒嬌。

“阿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