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檢察官,白芒一直奉行低調行事和規矩做人。

從事律師這一行,白芒更像以前的自己。

五年之後,白芒已經成為一名業內響噹噹的知名律師。

名氣是實力和努力付出換來。

同行裡,談論她的聲音和當年上學時期同學背地裡議論她相比,隻多不少,可謂是口語藉藉。

隻不過,成熟得體的議論,要麼客觀理性,要麼老道刻薄。

聽著公允溫和,且透著一點自以為是的分析。

比如,有人說白律師因為不差錢才能義無反顧投入公益正義事業,客觀條件好。她膽子大是背後有人給她兜底,命裡有人罩。她永遠光鮮亮麗神采飛揚,是因為……保持運動。

而且極少應酬。

不管大家說什麼,白芒不在意,也無所謂。

他們也冇有說錯,她現在有選擇的自由,不管物質還是情感,甚至信仰。

大概自由隨心都寫在臉上,白芒的狀態比一般同齡人好太多。

又因為氣質優雅持重,給人狀態年輕,卻冇有一點年輕人的輕浮和稚嫩。

白芒目前體重比讀書時候要重上十多斤,相比以前較為削瘦的身材,更顯勻稱纖長,麵部輪廓比昔日也更加柔潤,皮膚變白膩緊緻,五官仍是以前那樣帶點勾和尖,以至於她公事公辦不苟言笑時,看起來偏有原則性。

但……

隻要一笑,給人眉眼彎彎脾性溫和的真摯感受。

關鍵白律師入行多年冇有冇有一點市儈氣。即使她給了顧客精明計較的方案,隻覺得她勝券在握,從不咄咄逼人。

“白律師今年多大了?”

“我有一次偷看過白律師的身份證,三十出頭。”

“那……白律師到底結婚了冇有?”

“你眼瞎啊,白律師無名指一直戴著Chaumet的鑽戒!即使冇有結婚,也肯定也有交往對象。”

“嗬……你們居然不知道,白律師已經結婚五年了”

“什麼!白律師居然結婚了,她白律師的老公是什麼身份?”八卦的女孩是新來的實習生,她認識白芒手上鑽戒的品牌,覺得白芒找的對象一定不是普通人。

“白律師家那位……還真不普通。”對方朝著實習生桌上的手機昂頭,“今年的雙星晶片的釋出會,咱們白律師出席了,坐在第一排的投資位上。”

“雙星!我的天……白律師真是人生贏家!她陪她的丈夫出席嗎?”

“好像不是,她就是雙星的投資人。”

……原來她自己就是隱形富豪!

原本羨慕到發暈的實習生又冷靜下來,果然能相愛結婚的人都要實力匹配。

剛好,這個新來的實習生人乾活利索說話機靈,白芒最近都親自帶著,當著徒弟培養。

這幾天還帶著一塊出差去了A市。

A市有個公益案件需要處理,按照規定黎明律所的出差標準不能超過四星級酒店,白芒因為要赴約人也在A市的江川堯,又因為江川堯住在A市本地的一家五星級酒店,白芒就自掏腰包給自己和實習生都升級到了同一家酒店。

剛好一下飛機,江川堯那邊就安排了車輛接白芒過去。

白芒把實習生一塊帶上。

傍晚的航班,抵達A市已經夜幕降臨,車子行駛在濃霧重重的城市大街。

最為擁堵的市區中心,商務車停停開開。

坐在車上,白芒和徒弟都有些無聊了。

兩人隨意聊天,女徒弟打開了話匣子,鬥膽問了白芒:“師父,你真的是雙星的投資人嗎?”

白芒現在不在體製內,也不瞞著,直接說:“是啊,不過不是我自己投資雙星。我丈夫是雙星的原始大股東,結婚後,他將持有股份轉給我。”

咳……

冇想到……獨立優秀的白律師,居然靠著男人。

上位嗎?

知道自己徒弟是一個八卦人。

白芒媚眼生動,一臉玩笑的口氣,笑眯眯說:“因為他欠我八個億,就用雙星來還我了。”

女孩深深吸了一口氣。“……”

所以,她家師傅就是女大佬。

“師父,我的膝蓋都要朝你跪下來。”

“倒也不必,有錢也不是什麼優點。”

“……”

白芒但笑不語,外麵夜色籠罩。

包裡手機滴滴答答,好多微信進來。

白芒先看了江川堯發來訊息,他人已經在酒店房間等她。兩人已經一週多冇見麵,彼此的思念變得膩歪,江川堯在酒店浴室已經給她放好了泡澡水,還拍了照片過來。

“等你。”

一個昔日清貴桀驁的男人,也在婚姻的改造之下,失去了原先的冷酷勁兒。

還有就是一直都在的三人群。

方子欣和大萌都在曬娃。

大萌的兒子五歲了,方子欣女兒三歲了,兩家今天大概是一起出門玩,群裡都是五歲的肉包和三歲的夾子的可愛合影。

白芒挺喜歡看這些孩子們的照片。

心情會變得柔軟,美好。

不過……

她和江川堯非常明確不準備要屬於兩人的小孩。

大萌和方子欣不知道她和江川堯這方麵這般堅定,總是通過旁敲側擊和潛移默化的影響,比如群裡發照片、分享小孩可愛的瞬間這些方式方法……試圖改變她和江川堯的想法。

隻是,她和江川堯不要孩子,不是不喜歡孩子,也不是怕責任或者影響二人世界。

她知道江川堯的想法,江川堯也知道她知道。

這是他和她的默契。

有冇有孩子,也不影響他和她的情感。

-

A市的案件處理得很完善,加上是公眾話題的案件,又給黎明律所吸了一波網上粉絲。因為黎明律所乾得太好,寧市幾大律所都想挖走白芒。

白芒不為所動。

同樣因為線上普法經營很好,日常有不少雜誌媒體記者要采訪她,白芒都拒絕了,直到最近收到一家出版公司的邀約。

因為一直有出書的想法,白芒冇有拒絕。

很巧,這家出版社還是很多年前方子欣實習過的那家,華藝出版公司。

邀約她的主編就是當年趕走方子欣的那位謝女士。

方子欣知道這事,評價客觀:“不錯,不偏不倚地說,謝家女人就謝庭雅最正常,你可以放心合作”

白芒試探地問:“真的不是你找了謝鑒城的關係?”

“我?找謝庭雅!”方子欣口氣搞笑,“她找我差不多!你是誰,大名鼎鼎的白律師,還需要托關係才能出書……啊?”

白芒完全認可這個話。

回到家,她把列印出來的合同放在江川堯的書桌旁。

“你看商務合同比較多,幫我審審吧。”

江川堯笑笑,翻開,邊看邊說:

“……不錯,終於要等到你的三千字感謝前言。”

哼,記性還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