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宿並不是問題,卡羅斯隻需要支付租金就行,羅克城許多這樣的住所。

卡羅斯找了個高樓的二層,這是一個小雕著鳶尾花的小樓,房主是個精明的胖子。

卡羅斯和瑞爾商量了一下,就一起合租了這裡的二樓。

將租金裝進袋子裡,這是卡羅斯出來時帶的金幣,是多年來的積蓄。

就這樣,卡羅斯和瑞爾租了一年。

房主很滿意,掂了掂手上的袋子,交代了些不該做的事,比如彆打壞那些牆紙和傢俱之類的話,就冇有多加管了。

羅克城的住所,被卡羅斯搞定後,就是怎麼掙金幣的事了。

學院並不會付錢讓他們上學,怎麼說也是個普通學院,冇有那麼多的資金,而且學院其實也是一個賺錢的地方。

卡羅斯在街道摸索,打聽到了點事情。

這裡的平民做的事,卡羅斯一眼就略了過去,這些事情又累又不劃算。

他現在是個法師,工作得到的酬勞也是不會少的。

這裡的公會組織,最為強大的是賞金兄弟會,發出的懸賞許多,基本上這裡的學員法師都是從兄弟會得到滋助的。

賞金兄弟會,坐落在羅克城的北部,公會大門前刻著倆隻獅子,高高的白樓頂部,有著個獸人頭顱樣貌的雕像。

風吹雨打間,這獸人頭顱已經是不見什麼原樣了,卡羅斯看了一眼,有點像鷹頭也有點像獅頭,而且賞金兄弟會的人好像也不是很要修繕的樣。

歪了歪頭,他想起昨天割掉的三首獸人飾品,那也是獸人。

卡羅斯走了進去,這裡的人群絡繹不絕,想來也是在這裡討生活。

“幫科特老人模擬法術模型,懸賞三萬金幣。注:危險程度很大,可能會被改造,小心接取。”

映入眼簾的,就是這個任務,很簡短,但也很恐怖,這種在卡羅斯眼裡,隻有黑魔法師纔會改造生靈的罪惡,竟然冠冕堂皇的出現在正常的勢力。

看著周圍人絡繹不絕,一些人也是看到了懸賞任務,但都冇有過去接取,也冇有譴責什麼。

卡羅斯微微楞住,他開始對這個世界有了新的認知。

主持公會的,是魔法師勢力,所以管事的人也是魔法師。

巨大的平台上,數不清的懸賞任務從這裡出現,不停的冒出,又不停的被人接走。

卡羅斯來到一階魔法師的懸賞任務之地,看了一下,就接走了一個任務。

“在暗沼澤收集五朵拉姆之花,有效期七天,懸賞三枚金幣。”

三枚金幣,已經是許多了,卡羅斯想接著任務,可是管事的人看著卡羅斯,有點抱歉的說著。

他的言辭很尊敬,哪怕他也是法師,比卡羅斯還高一個境界,是一階中級。

“你是新來的學員吧,你的魔法能力支援你做這樣的事嗎?暗沼澤的綠青蛙很喜歡吃拉姆之花,視為己物,他們的木係毒素,不會讓你有多好受的。”

卡羅斯思考了一下,手中的冰魔法浮現,展現在管事的人麵前。

那人看了一眼,這種魔法不屬於俺哥學院的氣息,想來這應該是個家族子弟,會有能力處理,隨即便點了點頭,把任務給了卡羅斯。

但直到卡羅斯做了這任務後,才知道了什麼叫後悔。

......

“這該死的青蛙。”卡羅斯麵前是數不清的綠青蛙,在這暗沼澤裡翻滾。

這些青蛙又醜又臭,還有大量的毒液附著在他們的身上,需要攻擊時就噴出來腐蝕。

這種毒液,帶著綠意盎然的木毒,這種毒素會讓人虛弱疲勞,如果一直體力不支,就會暈倒在這裡,成為青蛙的美餐。

這天已經是星期天了,明天就得去學院讀書,卡羅斯費勁力氣也隻是得到了一朵拉姆花。

看著懷中的花朵,這種花朵是淺藍色的,有點美麗,淡淡的水係力量在上麵浮現。

這種花能儲存的時間很短,隻有一個月,不過也夠卡羅斯做任務了。

卡羅斯體內的魔法化為寒冰,直直的凍死了一隻綠青蛙,但後麵的青蛙會緊追不捨,他們極度喜歡拉姆花,吃東西時也時刻緊盯著,如今被外來者奪走了一朵,瘋了一樣的追了過來。

卡羅斯隻能跑起來,不一會就離開了暗沼澤,離開了沼澤後,追逐的綠青蛙停下來了蛙步,它們並不喜歡沼澤外麵的世界。

出了暗沼澤,卡羅斯看到和自己一樣修為底下的魔法師,在氣喘籲籲的躺在地上,全然不顧泥土的肮臟。

卡羅斯小心翼翼的離開這裡,他今天剛來暗沼澤就看到了搶奪事件,有人辛辛苦苦從暗沼澤裡得到的東西,被人給搶走了。

這些人法力很低,但是人多勢眾。

暗沼澤是新人的資源地,有著大量的一階資源,坐落在羅克城的西部,並不遠。

這裡的綠青蛙盤踞許久,蛙王達到了二階,不過一般很難見到。

因為在外麵,冇有羅克城裡的法律拘束,卡羅斯能看到大量的惡意。

他速度極快的拿著花,跑回羅克城,回到了那小白樓二層。

裡麵的隻有克心克月倆人,在為卡羅斯準備食物。

瑞爾也在外麵,做著懸賞任務。

她們有著婚約,知道怎麼對待卡羅斯,一邊監視一邊討好,加上一般人是無法阻擋美麗年輕的**的,卡羅斯隻有十六歲,美人計確實是有用的。

卡羅斯拿著花,藏了起來,看著她們倆個的臉龐,確實很是美麗。

因為婚姻的關係,他需要拿金幣照顧這倆個女孩,婚約一天冇有結束,卡羅斯就一天得養著她們。

而且現在纔是真正的魅惑之刻,之前的商隊裡,隻是小打小鬨,日久天長,纔是積累人心的時刻。

不過卡羅斯並不吃她們的顏,而且因為前世的一夫一妻觀念,卡羅斯並不喜歡這世界的一夫多妻,他喜歡長相廝守的戀愛,是靈魂的接觸。

今天的晚餐是乾撈牛肉,卡羅斯一邊吃了起來,也在想著將來。

他摩挲著懷中的獸人飾品,有些思索著,這飾品是卡羅斯從那黑色衣袍人身上割下來的,他很懷疑這是和這個賞金兄弟會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