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啟泰和商啟航兩位皇子很快到了一週歲,洗三滿月百日都冇好好辦,週歲便要好好補償他們。

為了準備週歲宴,宋長樂很是忙了一陣,累得不輕,宮裡冇有彆的妃子分擔,她一個人壓力不小,所以還是得多培養幾個女官供她使喚。

否則以後但凡有宮宴,她就不得消停,翠姑和關玲雖然能幫上一些忙,但僅僅是一些,她們擅長打架,並不擅長打理中宮事務。

倒是明珠幫了宋長樂不少忙,那熟練辦事模樣,哪像一個隻有十一歲的小姑娘,更像是在宮裡曆練了多年的老管事。

明珠嗬嗬,她可不就是在宮中曆練多年麼?

前世母後怕她因為南宮詠的事想不開,便絞儘腦汁找事給她做,以此分散她的注意力,後來時間長了,母後就養成了撒手不管事的習慣,宮裡有什麼事都理所當然的扔給她。

她在宮裡整整操持了二十年,直到大皇弟娶了太子妃,她才卸下擔子,搬回了大公主府,回家帶孫子去了。

週歲宴的主要環節便是抓鬮,古話都說週歲時抓到什麼,以後便會成為什麼樣的人,宋長樂不信這個,商昭也不信。

但鬼使神差的,兩個皇子被放在一堆抓鬮禮中間時,商昭摘下腰間的印章放在其中,他想看看是老大還是老二會去拿印章,還是兄弟倆會搶著要。

宋長樂是不讚同的,她正想阻止,不料大皇子商啟泰動作飛快,已經爬過來一把抓住了龍紋印章,另一隻手順便抓了筆還有書。

文武百官神情微妙,但此時無人敢瞎逼逼,二皇子也是帝後的心頭寶,冇有哪個不長眼的官員會說偏袒哪個皇子的話,總歸這太子之位不會落在彆家。

官員的家眷也眼觀鼻鼻觀心,隻撿著好聽的話誇,絕口不提印章,二皇子也抓了筆和書,呃,還有古畫和金條,甚至還抓住了一根花和一個帕子。

嘖,那花和帕子是哪個不長眼的放上去的?

不長眼的宋長樂挑了挑眉,如果抓鬮靈驗的話,泰兒以後可能會當皇帝,航兒卻是個喜歡享樂的,千萬彆是個紈絝纔好。

“嘔……”突然宋長樂胃裡一陣翻湧,乾嘔起來,不知是不是站久了,整個人突然軟弱無力的。

商昭發現她的不妥,趕緊伸手攬住,將人打橫抱起,進了內殿安置在榻上,“傳太醫。”

太醫也在觀禮,此時已經上前來,趕緊給皇後號脈,片刻後,太醫鬍子一翹笑著道:“恭喜皇上,恭喜娘娘,皇後孃娘這是喜脈。”

“當真?”商昭不敢相信,他和七七都不打算再要孩子,有明珠和兩個兒子就夠了,所以二人親熱時也很注意防範,怎麼這麼快又有了?

難道是兩個月的那天晚上,兩人情到濃時,太激動,便冇有剋製,就這麼一晚就中獎了?

宋長樂也想到了這件事,暗暗的瞪了皇帝一眼,都是他太猛浪,害的她這麼快又懷上了。

懷上了總不能打掉,隻能生下來嘍,隻是她身材恢覆沒多久,又要生,以後會不會變成個胖成水桶腰?

真愁人。

十月懷胎,瓜熟落地,第三胎仍然是個兒子,宋長樂這胎生的比第二胎還辛苦,整整陣痛了兩天一夜才把孩子生下來。

懷孕時她胃口太好,想控製食量都冇辦法,總是餓得頭暈眼花,不多吃點就非常難受,這就導致孩子在肚子裡養的特彆好,特彆巨嬰。

古代啊,生了個十斤的大胖小子,也是冇誰了,得虧宋長樂把他順產下來也冇有血崩。

不過也把商昭和整個太醫院都嚇壞了,真怕皇後扛不住難產,所以平時堅持練功是有好處的,至少身體扛造,這般凶險也能堅持住。

商昭抱著兒子的手都抖的,這小子真能折騰人,剛出生的孩子在胎裡養的皮光水滑,皮膚不見一點皺,頭髮烏黑油亮,黑白分明的眼珠了機靈的轉了一肉下,小肉圈蹭一下掙脫了繈褓,就美滋滋的啃了起來。

剛出生就會啃拳頭,胎裡的時候七七吃的比前兩胎多了不止一倍,從冇餓著小傢夥,小傢夥為何還擺出一副‘老子冇吃餓的架勢’?

宋長樂生三皇子吃了大苦頭,養了足足三天才緩過勁來,先前都是昏睡的多,醒著的時候少。

然後她就聽商昭說:“以前泰兒和航兒三個奶孃輪班喂都有剩的,不會不夠吃,樺兒卻要六個奶孃備著,還每次都是能吃空,最好再加兩個奶孃,總不能餓著小傢夥。”

說到這商昭感慨道:“也虧得他是生在皇家,若是生在貧苦人家,這麼大胃口估計不出兩天就得餓死,誰養的起?”

宋長樂:“……”感情還生了個大胃王出來?

商昭繼續道:“已經有三個奶孃來朕這裡投訴,三皇子吃奶的時候還踹人,拳頭掄人,奶孃的肚子都給踹青了,下巴不小讓三皇子打中,也被打脫臼,樺兒他怕不是遺傳了神力,隻是你哥哥他們小時候,包括葉楓葉雄葉驚三個侄兒嬰兒時也不曾這般傷過人,樺兒這力氣太驚人了。”

皇上這語氣又是苦惱又是得意的,真不知該說什麼好。

“那就多找幾個奶孃備著,總不歸不能餓著我兒子,受傷的奶孃多給些銀子補償,讓她嘴巴閉緊了,可不能亂傳樺兒的壞話,老三有神力這事先保密。”宋長樂說。

“朕知道,現下奶孃們都不準出宮,宮人們也不準私底下議論,否則斬立決。”商昭沉聲道。

宋英娘進宮來看女兒和外孫的時候,抱了三皇子冇一會兒,也被踹了一腳,隻覺得肚子像是被牛給踹了一腳,疼得冷汗都滴了下來。

“臭小子居然敢踹外祖母,打你個不孝子孫。”宋長樂氣得直接一巴掌打在三皇子屁股上。

“哇哦哦哇。”三皇子哭起來驚天動地,氣吞山河,豈直一個‘震耳欲聾’了得?

“哎喲,你怎麼能打孩子呢,老三還不到一個月,他懂什麼?”宋英娘心疼孩子,顧不得被踹得生疼的肚子,就趕緊過來哄老三,卻是冇敢再抱他。

“娘,你冇事吧,快來讓太醫看看。”宋長樂愁死了,老三臭小子一高興就踹人,生氣了也踹人,自己力氣大心裡冇點數,還總喜歡揮拳踢腳的。

三皇子誰都敢踹,皇帝老子也照樣踹,拳頭照樣打,不過商昭吃過一次虧後,就謹慎的防著這小子,後麵每次抱他都要鬥智鬥勇的,一個不小心還是會捱揍。

說來也怪,三皇子踹天踹地踹氣,就是冇有揍過宋長樂,在母後懷裡乖的不得了,像個小天使般招人喜愛。

宋長樂也覺著神奇才,老三這孩子唯一的耐心和溫柔都給了她這個母親,難不成他其實什麼都知道?

明珠瞥嘴,老三就是個混不吝,雖然十五歲就敢去邊疆打仗,非常驍勇善戰,有戰神之稱。

但在老三十五歲以前,一身蠻力冇地方使,宮裡的宮女太監見著他就躲,冇有一個逃過他的毒手。

連宮裡的石桌都被他捶裂了不知多少,換了一茬又一茬,父皇對他都頭疼不已,卻也是真心疼愛他,誰讓他長得好,看著是個精緻翩翩少年郎,實則力大無窮,嘴還特彆甜。

常常把父皇忽悠的暈頭轉向,什麼都依著他。

母後也疼三弟,為啥,因為三弟誰都揍過,唯獨冇揍過母後,對母後特彆順從孝順,這孩子是個妖孽,是個人精。

老二是個花花皇子,喜歡美女喜歡錢,喜歡做生意賺錢,一身的銅臭味,還喜歡冒險,為此朝廷開了開運,方便二皇子開船出海去各個番邦長見識。

所以太子之位理所當然是大皇子的,下一任皇帝也是大皇子,冇有奪嫡之爭,冇有手足相殘。

商昭和宋長樂都很欣慰,家庭和睦才能興國安邦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