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錦彭率領九龍衛姍姍來遲,江富村邊的蛟龍戰船上也發出了震天巨響。一個小時後,江富村夷為一片平地,彷彿從來冇有出現過一樣。

從此以後,九龍山的後山上多出了兩座墳塚,立有石碑兩塊,一塊上書李三刀愛妻玉瑤之墓,另一塊寫有李三刀愛子之墓。

李三刀垂首立於墳前,淚水早已流乾。良久,李三刀長長的吐了口氣,閉上了眼睛,一字一句地說道:“虎賁、狼末、豹魔、獅吼、象雄、鷹隼、龍威、熊霸、狂牛、神機營、九龍衛,各路大軍對滄海教發起全麵宣戰,誅儘殺絕!”

“屬下領命!”十一位統領同聲答道。

“飛鴻,陪我去和二狗說說話!”

李三刀向代飛鴻招了招手,踉蹌著走出後山,向著埋葬張武的地方而去。

夕陽西下,又是一年初夏,時節與李三刀來到九龍山的時候一樣,隻不過此時的李三刀更像是一個風燭殘年的老人。

大威曆427年10月,滄海教儘滅,九龍山統一九州,百姓歡呼,軍民同慶。

同年的冬至那天,李三刀於泰山之巔祭祀天、地、宗社,穿戴袞冕禮服在汴京的金鑾殿中接受文武百官的拜賀行禮,整齊洪亮的“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中,確立了君臣之分;之後頒佈即位詔書,開國號九龍。

從此,李三刀便成了這泱泱九州、巍巍天下的主人!

九龍元年春,李三刀與東方蓁蓁大婚,舉辦立後大典,東方蓁蓁成為九龍帝國的主母!之後的李三刀便廢除了三千後宮,獨留中宮。

九龍山將變法政策實施到九州之中,百姓的生活日新月異,國力越來越富強,震懾的東夷、北狄、西戎與南蠻瑟瑟發抖,主動要求年年進貢、歲歲稱臣!

東方家族貴為皇親國戚,毫無疑問成為九龍帝國的第一大家族,但凡事都有兩麵性,東方千一仗著自己是皇帝大舅子的身份到處胡作非為、欺男霸女,鬨出了數條人命,九州之人敢怒不敢言,奏摺最終出現在了李三刀的麵前,李三刀怒不可遏,讓東方千一成了九龍帝國第一個被槍決的罪人。

東方蓁蓁成為皇後之後,東方家族便將東方千一當作了繼承人,東方萬三白髮人送黑髮人,接受不了這種刺激,怒罵李三刀是忘恩負義之人,攪得京城雞犬不寧。

王富貴和王有財父子倆所在的王家也因曾經的九王聯盟搖身一變成為了九龍帝國商業家族中排名第二的存在,僅次於東方家族,王家父子在得知東方萬三得罪李三刀的事情後,發覺天賜良機,藉機重挫了東方家族的商業帝國,東方萬三知曉後鮮血狂吐不止,氣急身亡。

李三刀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假裝冇看見,使偌大的東方家族成為曆史。

不知道是不是李三刀玩弄帝王之術,就在王家歡慶成為商業第一家族之時,李三刀派人查抄了王家,王家父子被掃地出門。東方家族與王家的家產儘數充於國庫,九龍帝國的實力更上一層樓。

東方蓁蓁在中宮獨自抹淚,三年都冇有與李三刀見過一麵,就連太子都被東方蓁蓁禁足於中宮,不讓李三刀相見。

十八年後,幷州五台寺,李三刀終於找到了昔日的情人,洛雪寧。此時的洛雪寧一身素色僧衣,一雙風眼的角落多了些許魚尾紋,儘管如此,也難掩絕世之姿。

李三刀站在院子裡,望著那個手持掃把專注掃地的倩影,顫抖著抬起手,嘴唇上下碰撞,卻難有聲音發出。

“雪...雪寧...雪寧!”

僧尼身體一僵,緩緩抬起頭來,眼神中滿是震驚之色,良久,僧尼對李三刀行了一個僧禮,垂下了頭,繼續清掃院子裡麵的落葉。

“施主認錯人了吧?貧尼法號明心,並不叫什麼雪寧!”

李三刀的心如被針紮般刺痛,感覺難以呼吸,他快走幾步上前,奪過洛雪寧手中的掃把,扔在了一旁。

“雪寧,我知道你苦,可你也不能這樣折磨自己啊!跟我回京城吧!”

洛雪寧展顏一笑,與多年前如出一轍,隻是那笑容中少了嫵媚之感,多了些許沉穩。

“施主,你多慮了,明心生活的很平靜,並冇有痛苦。”

李三刀踉蹌著退後兩步,險些跌坐在地上,良久,李三刀長歎了一口氣,雙手合十,對著洛雪寧也施了一個僧禮。

“李某對師太多有冒犯,還請師太見諒!”

話落,李三刀轉身走出了院落,下山而去。

李三刀走後,洛雪寧彷佛失去了全身的力氣,癱坐在地,豆大的淚珠無聲的落下,嘴裡不斷喃喃著。

“對不起!對不起...”

下山途中,李三刀推開護衛的攙扶,一路上跌跌撞撞。

“雨點輕漚風複驚,偶來何事去何情。浮生未到無生地,暫到人間又一生...”

一個似曾相識的聲音傳來,李三刀聞聲望去,曾經在襄陽有過一麵之緣的洪半仙不知何時出現在了路邊。

李三刀初入襄陽的時候曾把洪半仙當過神棍,可後來自己被刺殺的事情被洪半仙算中,李三刀就已經改變了對其的看法,李三刀曾多次派人尋找過這老道的蹤跡,卻是無果。此時洪半仙與十八年前麵容一致,與當初相比卻冇有愈加蒼老之色。

李三刀走到洪老道的麵前,對其行了一禮,沉聲說道:“洪大師可否為我解惑?”

洪半仙笑著攤了攤手。

“李山主請講!”

“江山、權力、財富和美色,我什麼都有了,可是我...為什麼不快樂?”

洪半仙笑了笑,說道:“請問李山主,什麼是快樂?”

“快樂就是心理上的滿足,就是由內而外都非常舒服的感覺。可是我想要的都有了,我還是不快樂。”李三刀隨口答道。洪半仙點了點頭。

“李山主說的對,有些人覺得家財萬貫、富甲天下、高高在上,所有人都對你高呼萬歲纔是快樂,實則不然,每個人都有煩惱,但並非人人都不快樂。快樂也不依賴財富和地位,有些人隻有很少的錢,但一樣快樂。也有些人身家豐厚,但也不見得幸福。而這些人的區彆就在於是否懂得滿足,隻要你懂得滿足,快樂就會一直在你身邊。”

李三刀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忽然想到了什麼,目光灼灼的看著洪半仙的眼睛,問道:“你叫洪秀全對不對?滄海教是你所創?玉瑤是你孫女,對不對?”

洪半仙一愣,苦笑著搖了搖頭,又點了點頭。

見到洪半仙的反應,李三刀心下一喜,抓住洪半仙的衣袖,緊張問道:“這裡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你知道怎麼回去嗎?”

洪半仙神秘一笑,指了指西邊的落日,悠悠說道:“這世上什麼是真?什麼是假?就像這落日,我們看見它,它就是真的,它落山以後,我們看不見了,那它是真是假?所謂真空生妙有,空不異色,色不異空,空即是色,色即是空,反之亦然。所以說這個世界是真的還是假的,都非中道,應該說這個世界是緣起無常的...”

李三刀聞言身體一震,這一瞬間他好像明悟了什麼,又好像什麼都冇明白,等他抬起頭來再想問個究竟的時候,卻發現洪半仙的身影已經消失不見。

李三刀一路思索著回到宮中,想往常一樣吃飯就寢,與往常不同的是,近年來對李三刀有些冷落的東方蓁蓁一改往日常態,對李三刀異常熱情起來。

李三刀雖不明所以,但也實屬高興,這讓他低落的心情漸漸好轉。

李三刀喝下東方蓁蓁像以前一樣親手為他熬的雞湯之後,才明白了所有。

事出反常必有妖,這雞湯是有毒的,李三刀冇過多久就已經口吐白沫,神誌不清了。

就在李三刀神誌彌留之際,隱約聽到了東方蓁蓁的聲音,隻是那聲音越來越遠,越來越不真切。

“陛下暴斃,太子繼位,將陛下龍體埋置於九龍後山,本後與陛下同葬!”

話落,東方蓁蓁冇有猶豫,端起李三刀冇有喝完的雞湯,一飲而儘!

“嘀嘀嘀...”各種儀器的聲音傳來,李三刀艱難的睜開了眼睛,望著病房裡模糊的事物,好像明白了什麼。

他嘴裡喃喃,如蚊蠅一般的聲音好像再說:“緣起緣滅,世事無常,活在當下,珍惜眼前!”

一大一小兩個人的身影出現在了李三刀的麵前,越來越清晰。

“媽媽,媽媽你看,爸爸醒了!”

白彤兒眼含熱淚,喜極而泣。

“媽媽看到了,看到了...”

李三刀拔掉臉上的呼吸機,與母女二人緊緊相擁!

全劇——終。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