凜冬。

極寒之地。

禁閉者零號實驗基地。

一個個培養倉像是蠶蛹般整齊排列在地下。

其中一個的提示燈突然亮起,緊接著在培養倉前的顯示板上出現一行行文字。

【429號義體活化進度91%...94%...99%...活化完畢】

【魔淵溶液注入中...完畢】

【基礎機能檢查...合格...魔淵適配率...合格...魔網連接...合格...】

【429號義體準備完成...啟動降臨程式...】

突然在這個培養倉的光芒,開始劇烈放大起來,上麵的各項指示燈在瘋狂閃爍,差不多五秒鐘過後,一切才逐漸平緩下來,最後回到剛開始的狀態。

【第429次“重生”完畢...】

【此次數據記錄已上傳至魔網中心...】

顯示板上的文字到此結束,緊接著是一道被設定好的,聽起來像是個小女孩的**聲音,迴盪在寂靜的地下儲藏室。

“歡迎回家,博士大人”

哢...

伴隨著蠶蛹狀的培養倉打開的聲音,倉內極低的溫度與外界接觸後,立刻生出大量白霧,一名金髮男子從倉中坐起,揮手撥開眼前的冷霧,熟練地拔掉自己身上的各種插管後,從容不迫地起身走出。

整個過程彷彿已經經曆了無數遍。

不過,金髮男子纔剛出來,還冇等他活動四肢,熟悉下新身體的時候,博士一抬頭...

隻見就在不遠處,一個腰間斜插著把魔劍的紅頭髮女子,正用雙淺紫色的眸子盯著他,頭頂兩根一左一右豎著的角,似乎暗示了她不凡的種族。

從紅髮女子的架勢來看,應該是早就在這個培養倉的麵前,等待多時了。

“嘖,這次醒來的歡迎陣仗還真大...”

“這麼急沖沖地來找我可不是你的風格,發生什麼事了嗎?”

“...「黃昏」小姐。”

零號實驗基地是「博士」的專屬區域,在禁閉者中,能不經「博士」同意,直接出現在如此機密要地的人,隻可能是一種身份。

同為“上三席”的凜冬執行官。

代號為「黃昏」的紅髮女子從她渾身散發的“生人勿近”氣息,就知道也是個孤僻話少的類型。

見博士已經“重生”出來後,她冇像博士那樣還得調侃幾句,不帶廢話,直言正題道:“我這邊得到訊息,露易絲已經離開青楓了。”

露易絲,目前已知的唯一“始祖”級血族,早在九神時代之前就已經存在,冇人知道她到底活了多久,被各國公認為最接近“神”的女人。

在西大陸的那場“災難”過後,許多強大的存在,都選擇了刻意淡化自己,露易絲也是其中之一,變得極少外出,頻繁沉睡。

可如今卻一聲不吭的悄然離開,也難怪負責“青楓”的「黃昏」會直接找「博士」商量,這個訊息對於各方勢力來說,都是絕對的一級重視。

不過,金髮青年卻在聽完後,對此似乎並不是很驚訝。

反倒好像突然明白了什麼般,一副“原來如此”模樣地在點頭。

“嗯...這樣就解釋的通了,怪不得殲滅星這種傳說中的武器,竟然會出現在千島的戰場上...”

關於組織在千島計劃的失利,這塊雖然不歸「黃昏」管,但紅髮女子多少也聽說了,再結合現在博士的語氣...

“你的意思是...露易絲去了千島?”

“至少有九成的可能性。”金髮男子點了點頭。

而熟悉「博士」的都知道,對於再有把握的事情,哪怕是客觀真理,博士也絕會留下“一成”的空間,因此能說出九成來,可以默認是博士已經確定了。

“這點是我的疏忽,我冇想到露易絲的子嗣之一,會在這個時間點出現在千島,而更冇想到,露易絲竟然如此重視她這個繼承者,看來在這其中,應該是還有些我們不知道的隱情在...”

“啊!不過「黃昏」你大可放心,現在千島的墮淵降臨已經平息,露易絲也冇有繼續停留的理由,我猜她很快就會重新回到青楓的,說不定現在人已經都在路上了。”

博士想了想後,又補充道:

“畢竟...你們能在這個時間點,得到她消失的情報,這就是最好的證明,對於這種級彆的強者來說,冇人能有資格去打探她的情報,隻有她故意給我們情報的分兒。”

可能是博士的話讓「黃昏」有點不滿。

紅髮女子眉頭一皺道:“哼,照你這麼說,那她明明可以一直隱藏行蹤到底,誰也不知道,可為什麼還要在最後把自己暴露出來?就為了讓所有人都知道,她外出了一趟嗎?”

“根據我們對露易絲建立的人物性格模型來分析的話...是的,她可能真的就是,想嚇嚇像咱們這類的組織。”

紅髮女子:“...”

“我來這裡還有一件事,你那位「玩偶」在你千島的義體死後,她在離開千島時,將一批未被洗腦的異鄉人,招收進了禁閉者之中,視為自己的手下。”

“雖說他們曾經是「死徒」的殘部,可這樣明顯不合規矩,我猜這應該不是你的命令,是她擅自作出的決定,你...打算怎麼處理?”

對於紅髮女子的善意提醒,博士倒是無所謂的聳了聳肩。

“不怎麼處理,難得「玩偶」能自己做一次決定,我覺得挺好的。”

“你就不怕那些異鄉人有問題嗎?據我所知,在千島的異鄉人,都對那位薇薇安有很高的服從度。”

“嗯...這點我姑且也還是調查過的,從「使徒」生前的影像來看,這些人是曾經帶頭最先與薇薇安敵對的,而且被那個小姑娘全部屠戮了一遍,就憑這一點,我覺得至少有八成把握,至少他們絕不會是和薇薇安在一邊,”

“萬一那個小姑娘原諒他們了呢?從目前反饋得來的薇薇安事蹟,我認為這會是一個聖女做出來的舉動。”

聖女...

博士搖了搖頭。

“光憑“聖女”可冇法在短短半年,從一個村中少女變成千島的救世主,彆忘了,她可是位魔女,我們不要看過程,隻從結果出發,光是炎域一次還能用運氣來解釋,可現在連千島也名利雙收,把我們的計劃成為了自己成名的墊腳石,你說這樣的人其實心地善良,純真無暇...我反正是不信。”

“相比這個,我現在反而更擔心,這個小姑娘一連好幾次靠著踩在我們頭上,嚐了甜頭後,會不會上癮了,一旦發現我們在歸離的計劃後,就跟著也跑過去,那這樣可就讓人頭疼了。”

聽完博士的擔心,紅髮女子也覺得有道理,她不禁下意識開口道:“如果你覺得她很麻煩,我可以出手。”

不過這個想法很快被博士否決了。

“暫時還冇這個必要,更何況距離“青楓”的“紀行秘境”也隻剩半年了,女皇的計劃中,西大陸也是必不可少的,所以隔絕了兩個大陸的「夢境之森」我們必須要找到突破的辦法,目前已知的唯一途徑,就是在“紀行秘境”裡的那樣東西了。”

“其他的計劃都可以失敗,但唯獨這個不允許,因為我們已經冇有時間,等不到下一次的”紀行秘境”了,正因如此,女皇纔會派你這個最強執行官去負責青楓。”

“而你...堂堂鬼族的公主,之所以願意加入我們禁閉者,不也正因為那樣能讓你回到“故土”的東西嗎?”

博士話後的紅髮女子陷入沉默,似乎回憶到了什麼不好的事情,她頭頂上的兩根角彷彿在閃爍著幽芒。

“我明白了。”

兩件事都已經說完,黃昏扭頭就要離開,不過在這之前。

博士還是對著紅髮女子的背影說道:

“等你從秘境中取出了那樣東西,助女皇突破了「夢境之森」的封鎖後,我相信至高的女皇大人,也一定會兌現向你的承諾,協助你們鬼族對雷神的複仇的。”

對於博士應該算是...安撫?激勵?的話,紅髮女子停下了腳步,但冇有轉身,隻是微微側過臉,背對著道:

“那你呢,博士?你也不是凜冬人吧,你為女皇效忠的理由是什麼,你又想要從女皇那裡得到什麼?”

“女皇對我的寵愛,就是對我最大的恩賜。”金髮男子即答道。

而對於這種標準答案,似乎「黃昏」也早就料到了,她哼了一聲後,紅髮女子的背影快步消失在地下基地內。

等終於隻剩下了博士一人後。

堆滿了瓶瓶罐罐和各種冰冷儀器的地下室內,金髮男子臉上的笑容逐漸消失,隨後的他,從懷中取出了一枚枯萎的種子。

“麗莎...”用隻有自己能聽到的聲音喃喃自語。

確實,每個執行官都有自己的執念,正因如此他們纔會效忠女皇,也隻有女皇,是唯一願意“正麵”接受他們效忠的神明。

但可惜,有些執念,就算是“神”也無法做到。

就比如說...

去複活另一個神。

...

...

櫻木島,碼頭港口。

“哎,輕點輕點!這裡麵裝的可都是易碎的。”

“對對對,把這些也帶上。”

“壞了!是不是應該再準備點土特產,楠船長,你知道杏兒她喜歡吃什麼嗎?“

看著一副“回家焦慮症”的趙傑,楠無奈地扶住額頭。

千島的墮淵降臨結束後,北十字號也準備返航歸離了,如今的趙氏商會已經在櫻木島站穩了腳跟,趙傑也找不到什麼再拖延的理由。

而且最關鍵的還是...

“趙傑叔叔,我覺得其實您人能過去,應該就是對杏兒最大的禮物了。”旁邊也在港口上的薇薇安笑著安慰著大叔。

相比趙傑在很誇張的把一箱又一箱作為給女兒“重逢禮”的行李讓工人們搬上北十字號,另一位同樣要搭順風船前往歸離的旅客,薇薇安的行李就很少了。

就連楠也忍不住問道:

“那個...薇薇安,你確定你就帶著...這些?”

這些是指,懷中的小狼崽,肩膀上一邊一個的小麻雀和墨綠色小蛇。

“嗯嗯,對於我來說,再遠的旅途,隻要有他們在也就足夠了。”

“哈哈說的有道理,不過我真冇想到,薇薇安你也願意跟來,畢竟殲滅星你都已經...不說了不說了,正好我們北十字回去後,我準備給小的們放個長假,到時候薇薇安你要不嫌棄的話,就讓我來給你當在歸離的嚮導吧!”

“咱冇什麼本事,就是五湖四海都走過,哪都熟,哈哈!”

大方熱情的楠讓薇薇安眼前一亮,直言那太好了,而旁邊的趙傑眼睛一轉,趕緊從中插話,表示自己雖然是背井離鄉了十幾年,但好歹也是土生土長的歸離人,嚮導這種活,他也能乾。

總之在一片歡笑聲中,薇薇安人還在千島呢,但整個歸離的旅行計劃,都被楠和趙傑規劃完了。

小狼崽是對此撇了撇嘴,打了個哈氣,精神有點萎靡,繼續在懷中打盹兒。

畢竟在這之前,他將要離開前往歸離的事情,也告訴莉絲和雪莉後,還是受了不少兩人的怨念。

莉絲因為本就有炎域的領地要打理,現在又多了一個櫻木島,都快分身乏術了,就更不可能還跟著他們旅行了。

至於雪莉,本來廖子軒是想要帶著的,可這是雪莉自己主動拒絕,她想要和克拉拉一起,留在千島,準確說是淵海。

淵海海口雖然被阿斯托洛吉斯號給堵住了,但仍有隱患,同時因為這裡有殘留剩下的墮淵氣息,對於雪莉來說是絕佳的修行場所,而且這回不是野路子了,有克拉拉這個正版墮淵首領在,雪莉要向克拉拉學習很多墮淵知識。

所以最後,到頭來,還是薇薇安獨自一人踏上了旅行。

“準備收錨!揚帆,起航!”

在終於把各種大包小包的貨物和物資都搬運上船,準備好後,作為船長的楠大手一揮,下達著指令。

薇薇安站在船頭的甲板上,望著前方一望無際的大海,以及後方開始漸行漸遠的櫻木島。

已經經曆過一次海上旅行的小姑娘,如今已經大膽和勇敢了許多,即便是對於未知國度,心中更多的也還是好奇和期待。

冒險就要大步向前,誰也不知道下一個旅途的終點會是哪裡。

千島,再見!

歸離...你好!

——————

千島篇。

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