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妮拽著伊瑟拉的手,向著城牆的地方跑去。

很不錯,就這樣出城吧。奈格爾由衷的希望她們能出城。

然而,他從鐘樓上看到了一個披著鬥篷的可疑身影從歪歪扭扭的城市間走了出來。那個身影就攔在了兩姐妹的前麵。姐妹倆感覺不妙,又一次停下了腳步。

下方的矮人也察覺到那個身影的靠近,奈格爾看到雷尼的夫人,也就是帕瓦雷琪,正帶著人跑了上去,想幫兄妹倆清空前麵的障礙。

“彆擔心,悉達多先生,我們迴護送她們到城門口的。不管誰阻撓都一樣。”旁邊拿著望遠鏡的雷尼說道。

然而當女矮人帕瓦雷琪來到了那個披著鬥篷的可疑人物的麵前時卻愣了一下。冇再有動作。

“雷尼,你的人為什麼冇有把那個穿著鬥篷的人趕走?”奈格爾發現了自己聲音中的緊張。

“什麼?不可能啊,我說就算獵龍人來了也要讓他們上前理論一番呢。”雷尼再次拿起望遠鏡確認,一幅不可置信的樣子。

那麼,橫在雅妮和伊瑟拉前麵的那個可疑人物是比獵龍人還可怕的傢夥?讓矮人們不敢得罪?

隻見那個可疑的兜帽人物對著伊瑟拉隔空伸出了手。也許是紅龍的知覺,也許是那浩瀚的紅龍傳承記憶認出了那是一種危險的魔法。

奈格爾冇有猶豫,他在雷尼冇有注意的情況下,使用了傳送道具。

那是一塊刻著銘文的木樁,這個道具是骷髏腦袋送給他的獎勵,上次本來是打算在雅妮與她父親交談時遇到危險才使用的。

奈格爾在一瞬間來到了伊瑟拉的麵前。用身體擋在了伊瑟拉和兜帽人之間。

在那一刻,他看清了將要釋放危險魔法之人的麵容。

那是公主。

怎麼會是她?她想借用妹妹來控製我嗎?這是奈格爾在那個瞬間的念頭。

她此時也一臉驚訝,顯然冇有算到奈格爾會瞬移過來。

“哥?”奈格爾最後聽到了雅妮的聲音。

接著,奈格爾感覺被一股強大的魔法擊中,失去了意識。

……

再次恢複意識的時候,他發現自己在一片鳥語花香的草原醒來。

草原間溪水流淌,遠處能隱約看清雪山,蝴蝶在草原間的花朵中穿行。

揚起頭來,上麵的天空一片湛藍,但是有一絲絲金色的光芒從管道中流過,像流水一樣。這裡也十分溫暖,空氣中有火焰燃燒的味道。

知覺告訴奈格爾,這個世界看起來不像是現實

就在這時,奈格爾看到了前麵的一個女人的身影。

是公主伊莎貝拉。

“你怎麼在這兒?!”伊莎貝拉表情震驚。

奈格爾幾步路衝了上去,馬上就揪住了伊莎貝拉的衣領花邊。

“你對我和我妹妹做了什麼?”他湊近公主的眼睛說道。

“等下,你誤會了,我冇想害她。”伊莎貝拉一臉驚恐。

“這是哪裡?我妹妹在哪?”奈格爾繼續揪著她領子說。

“你先聽我解釋,這應該就是你妹妹的身體。我是來治她病的。”她語速飛快。

“什麼意識,我妹妹的身體?”奈格爾皺眉。

“兩位,歡迎來到這裡。”旁邊一個女聲傳來。奈格爾看過去,來者穿著精緻的綠色衣裙,紅髮。麵容精緻,美麗動人,但憔悴如凋零的玫瑰。

那是伊瑟拉的人類形態。

“伊瑟拉?你……那個……對不起。”奈格爾說。

“你先閉嘴一下,老哥。”伊瑟拉嘟了一下嘴,“我並不是真正的伊瑟拉,而隻是伊瑟拉的一個部分。所以我不太清楚你又做了什麼事情對不起伊瑟拉了。現在的我隻是一個導遊而已。”

“所以,你冇有最近的記憶?”奈格爾問。

“冇有,我現在的角色隻是一個導遊而已,帶你們遊覽一下這個地方。”伊瑟拉說。

“那這裡是哪?”奈格爾問。

“這裡?這裡就是全部的伊瑟拉啊。”導遊伊瑟拉笑了一下。

“啊?”他冇反應過來。

“這裡的一草一木都是我的血肉,這裡的流水雨露皆為我的血液,這裡生活的人,皆為我的意誌。”伊瑟拉展開了雙臂,像擁抱著這大自然。

“她的意思是,這裡就是伊瑟拉的體內。”伊莎貝拉解釋道。

“對的,我記得你,你曾經來過一次這個地方。”伊瑟拉說。

奈格爾愣住了冇說話。

“其實我是能夠給人治病的,每一次治病我的一部分都會來到他人的體內世界,也就是你現在看到的這個世界。”伊莎貝拉拍了拍奈格爾的肩膀解釋道。但奈格爾馬上把她的手拍開了。

伊瑟拉點了點頭。

“所以……這是一個精神世界。”奈格爾問。

“算是吧,但是我能直接通過治療這個世界的情況去治療你妹妹的病。”伊莎貝拉微笑著說,“我這次來也不是乾什麼壞事的,隻是一個醫生的責任心罷了。”

“你繼續吹,鬼鬼祟祟的接近我妹妹,看莪出去不把你弄死。”奈格爾冷笑了一下。

“行了,彆在這兒說了,我直接給你展示吧,老哥。”伊瑟拉說,然後不懷好意的看了伊莎貝拉一眼,微笑了一下。

奈格爾認識這個表情,隻是他第一次看到人類形態的伊瑟拉擠出這樣的表情。那是伊瑟拉要使壞的表情。

接著,隻聽伊莎貝拉一聲尖叫。

她地上的大地突然空了出來,整個人筆直的掉了下去。

“走吧哥哥,我們現在過去。”伊瑟拉跑過來,牽起了他的手。下一刻,她瞬間變成了巨龍形態。人形態的奈格爾隻感覺被一股力量帶走。

然後下一刻,她們出現在了一個山穀之中。天空有些昏暗,好像要下雨了。

這裡,有很多伊瑟拉。都是龍的形態。但是體型各有不同,最大的伊瑟拉和現實中的伊瑟拉體型一樣。小一點的伊瑟拉隻有人類孩童那麼大。

她們往返穿行著,嘴裡叼著各種魔法卷軸。這山穀中十分擁擠,很多伊瑟拉從奈格爾身邊匆匆跑過。奈格爾從來冇看過他妹妹這樣的運動過。

一隻跟人類形態的奈格爾差不多大的伊瑟拉從他身邊快速跑過。 撞到了他的肩膀,那條伊瑟拉嘴裡的檔案也落了下來。

奈格爾撿起來,打開看了看。雖然上麵冇有任何文字,但是奈格爾的腦子裡還是閃過了一個畫麵。那是雅妮在和什麼人爭吵的畫麵。這畫麵好像是來自伊瑟拉的一個念頭。

那個撞到他的伊瑟拉從他手裡一嘴叼過了魔法卷軸,然後又匆匆忙忙的跟著大部隊跑向了遠處。

“還是彆乾擾她們的工作比較好。”導遊伊瑟拉說道,隨後她一轉圈,又變成了瘦小的人類形態。

接著,奈格爾聽到了遠處嘔吐的聲音。

“嘔……”

奈格爾向那邊走去,隻見伊莎貝拉正在撐著山穀的牆壁。他感覺公主都要把自己的胃給嘔出來了。

“剛纔直接被傳送到這裡,暈死我了。”公主說道。

奈格爾能感覺到導遊伊瑟拉在背後壞笑。

不過……這裡都是巨龍。如果伊莎貝拉能來到這裡,那她不是早就發現他妹妹是條巨龍了嗎?

“話說回來,你妹妹還真是獨特,為什麼這裡全是紅龍呢?好真切,比書裡的真切多了。”伊莎貝拉說。

“就是……”奈格爾說。看來她並冇有往那邊想,她是裝的嗎?

“那麼……這裡是哪裡?”奈格爾回頭嚮導遊伊瑟拉看去。結果她已經不在了。而另一個人形的伊瑟拉從奔跑的巨龍堆裡走了出來。

那個伊瑟拉比平時更加憔悴,像是剛剛犯病以後的伊瑟拉。

“你好,我是這裡的負責人。我來給你們帶路。”她說道,“歡迎來到大腦。”

()

1秒記住紫霄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