項安(公元前232年―公元前202年)

姬姓,項氏,名諾,字安,秦末下相人,楚國名將項燕之孫,西楚霸王項羽之弟。是秦末至楚漢爭霸時期有名的起義軍領袖,北楚王。

他是曆史上著名的軍事家,政治家,書法家,華夏軍事思想“兵形勢”代表人物之一,同時也是公認曆史上最強的武將之一。

項安的評價,是譭譽參半的。

在正麵的記載以外,相傳他殘忍暴虐,和兄長項羽一起屠殺燒乾淨了鹹陽城,殺死了秦王子嬰。

除了正史記載,項安在民間的傳聞也頗多。

他是所有行事泰山封禪的人中,唯一一位不是皇帝的,因此出現了項安“不做人皇做鬼皇”的說法,相傳他死在定剅原之後,靈魂回到了泰山,成為了一方鬼王,令人稱道的是,項安的死期農曆七月十五,正好是中元節。

人們在泰山修築了他的廟宇,將他奉為東嶽大帝,泰山府君,為他燒香祈福,後來在唐宋時期,因為佛教文化和中原文化的融合,項安又被記載成了審判罪惡的閻羅王,因此又有“北楚閻王”的叫法。

他毫無疑問是最具魅力和最受推崇的古代領袖之一,甚至於它的坐騎大浪湍馳馬,也有著浪漫而美好的傳說。

而在兩千年之後,隨著人口普查的開始,一家世代生活在深山中的嬴姓家族的出現,也為項安,洗白了些許的名聲。

當然,如果他知道的話,想必,不會在意這麼多的吧。

他是浪中的駿驥,從曆史之上奔騰而過。

......

前202年八月。

劉季在長安稱帝,史稱這個王朝為——西漢。

而在成為皇帝之後,五十四歲的劉季,給自己改了個名字。

劉邦。

這確實是一個太平盛世,作為最後的勝者,劉邦給了這箇中原,最開始的和平。

他坐在長安宮的龍椅上,遙想當年那個“嗟乎,大丈夫當如是也”的自己,不由得有些感歎。

項羽和項安,是他最大的絆腳石,也是最好的對手,他作為最後的勝者,會將這對可敬的兄弟的名字,記載下去,讓更多的人,知道他們波瀾壯闊的人生。

在項安死後,他把項安的殘軀帶到了黃河中,讓項安的遺骸如願以償的漂流向了遠方。而劉邦在後來清點戰利品的時候,發現了項安寫的《懷歸賦》。

《我有一卷鬼神圖錄》

懷歸賦成為了劉邦的珍藏,並在兩千年後被髮掘了出來,作為項安唯一殘存著的遺物,收藏到了博物館中。

而項安的另一篇遺作《定剅歌》則是和項羽的《垓下歌》一起,被綿延傳唱了兩千年。

......

兩千年後,在碭山縣,考古學家出土了一塊石碑,以及在石碑下的棺槨。

石碑上刻著的內容是“北楚上柱國,官居太尉,定北大將軍——梓娟。”以及“琅琊女公,巾幗千古”。

後經過考證,棺槨內的應該就是那位曆史上第二位有據可靠真實存在的女將軍,北楚王項安的妹妹——梓娟,以及梓娟的愛馬棗驥。

這位女將軍和她的愛馬被請回了臨淄,儲存在了以項安和北楚文化為主的博物館中。

......

曆史會記得。

有一位大將軍,有一位北楚王。

他手托大鈹,揹負長弓,腰跨長劍,騎在駿馬大浪湍馳的後背上。

他在時間的彼岸,蔫然回首,發出了爽朗的笑聲。

然後灑脫的轉過身,孤身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