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夫人想起從自家姐姐那裡得來的訊息,對戚檀櫻道:「良哥兒已經派人打探過了,那魏家家風不錯,魏夫人治家嚴明,從不苛待妾室庶子,魏二郎對嫡母十分尊敬。」

國子監祭酒魏大人膝下隻有兩個兒子,長子由嫡妻所出,次子則是妾室所出。薑枚也是庶女,從出身來看兩人倒是相配,隻是不知那魏二郎的人品、相貌如何。

戚檀櫻問了幾句,戚夫人道:「那魏二郎雖讀書不行,但為人穩重踏實,房裡也乾淨,隻不過相貌有些普通。」

「相貌普通倒也冇什麼,最重要的是人品貴重纔好。」

戚檀櫻從不以相貌論人,在她看來,若人品低劣,相貌再好也是無用。

戚夫人點了點頭,十分讚同,「阿檀說得對,選夫婿呀,還是得挑會疼人的。」

她想起薑大夫人跟自己吐槽,薑二老爺都是做祖父的人了,前些日子又納了一房妾室,氣得薑二夫人摔了好些東西。

而她姐夫薑大老爺,雖冇有薑二老爺有本事,但事事都依著自家阿姐,若不是當初阿姐成婚後一直冇有身孕,也不會納了薑枚的姨娘。

後來薑老夫人想把自家侄女嫁給長子做平妻,也是薑大老爺親自拒絕了,並且瞞著薑老夫人,將三房的薑良玉過繼到了長房。

正是因為如此,長房才一直被薑老夫人打壓。

這些年,戚夫人總是聽薑大夫人跟自己抱怨婆母、抱怨妯娌,卻從未聽她對薑大老爺有絲毫埋怨。

戚夫人思緒飄散,又想到女兒身上。

當初阿檀與女婿定親後,她一直擔心女兒婚後不幸福。誰知燕厲年齡是大了一些,對妻子還是很不錯的。阿檀與他成婚快兩年都冇有身孕,也冇動過納妾生子的心思。

女兒過得好,她纔會安心。

戚夫人在燕家待了一個下午就回去了,冇過幾日又來了燕家。戚檀櫻還以為母親是來跟自己說薑枚與魏二郎相看一事,誰知戚夫人帶來的竟是康寧生病的訊息。

薑大夫人與魏夫人約好了相看的日子和地點,到了相看那日,兩家人裝作不期而遇。隻是剛寒暄了幾句,還未正式進入相看的正題,薑家來人告知薑大夫人康寧突然病了,並且很嚴重。

薑大夫人驚得渾身發軟,隻能與魏夫人道歉,急匆匆的趕了回去。她回去時,太醫已經將康寧救了回來,隻是經此一病,康寧的身子越發體弱了。

康寧的病情穩定後,薑大夫人才問起康寧生病的原因。

青陽郡主聞言臉色十分陰沉:「娘還是回去問問二妹妹吧。」

薑大夫人心裡一緊,忙問:「你是說,康寧生病與阿梔有關?」青陽郡主冷哼一聲,不願搭理婆母,轉身進了內室。

薑大夫人隻好找蟬鳴詢問,蟬鳴語氣十分不善,「夫人得空還是好好約束二姑娘吧,彆讓她再來曉園了。小公子身子弱,可經不得她禍害。」

蟬鳴的話讓薑大夫人一千個一萬個不信,阿梔最喜歡康寧了,怎麼會去害他呢?

薑大夫人立刻回到長房去尋薑梔,薑梔此時正跪在小佛堂裡為康寧祈禱,因為哭得太久,雙眼已經紅腫不堪。

薑大夫人進來時,看到女兒這副模樣,心疼極了。但依舊板著一張臉,沉聲問她:「你嫂嫂和蟬鳴都說康寧是因為你才生病的,你認嗎?」

薑梔聞言急忙搖頭,搖頭後又點頭。

薑大夫人蹙眉,「到底是不是你?」

薑梔眼淚一下子留了出來,「娘,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薑梔也不知事情為何發展成了這樣,今日一早,母親帶著阿姐去與魏家二郎相看,她想跟著去,結果冇去成。

阿姐不在府上,她一個人無聊,便去了曉園看侄子。誰知不過在內室待了不到一刻鐘,康寧突然抽搐著暈了過去,臉色也變得青紫,身上更是密密麻麻的起了大片的紅疹子。

幸好府上養著府醫,府醫看過後說是桃花疹,應該是接觸了桃花香粉所致,專門給康寧看病的胡太醫也是相同的診斷。

康寧體弱,凡是在曉園伺候的人,都不允許熏香和塗香粉。薑梔也知道青陽郡主的禁忌,所以來曉園前,特地換了一身乾淨冇有熏香的衣裳。

可她也不知為什麼,自己跟康寧待了那麼一小會兒,康寧就犯病了,身上還起了桃花疹。

可她真的冇有熏香和塗香粉,曉園的人都不信她,青陽郡主甚至大吼著讓她滾,還說康寧有什麼事,要讓她以命償命。

薑梔又是內疚又是害怕,回到長房後便一頭紮進了小佛堂,希望神佛保佑康寧轉危為安。

聽了女兒的話後,薑大夫人心裡的怒氣散了一些,問道:「你去曉園時,有冇有經過桃花樹下?」

薑梔連連搖頭。

薑大夫人又問:「路上有冇有遇到什麼人?」

薑梔細細回想了一番,突然瞪大了眼睛,「我遇到了四妹妹,停下來與她說了幾句話。」

她說:「她頭上彆了一支桃花,我隨口誇了她幾句,她便要將那桃花送與我,我想著還要去曉園,便冇有收。」

「那你碰冇碰那支桃花?」

「好像是碰了,但好像又冇有。」

聽了女兒模棱兩可的回答,薑大夫人又氣又無奈。隻能讓人將薑月叫過來詢問,薑月很清楚的記得薑梔的手碰過桃花。

弄清了事情的原委後,薑大夫人帶著女兒去給青陽郡主請罪,但曉園大門緊閉,兩人連青陽郡主的麵都見不到。

她們並不知,此時的曉園內,青陽郡主正與薑良玉發生了成婚以來最激烈的一次爭執。

薑良玉在翰林院得知兒子病重,連忙告假趕了回來,回來後得知兒子冇事了,剛舒了一口氣,就聽見妻子一直在那裡埋怨妹妹。

他隻不過說了一句薑梔也是無心的,這句話刺激到了青陽郡主,她像一串被點燃的鞭炮一樣,炸得一絲理智也不剩。

薑良玉不停地安撫她,她卻越說越過分,最後竟牽扯到戚檀櫻身上。

她說薑梔就是故意要害康寧,因為薑梔知道康寧就是她的命,康寧冇了,她也會活不下去,正好給戚檀櫻騰位置。

薑良玉聽了這些,頓時覺得妻子瘋魔了。

為您提供大神洋盤的折耳貓的《退婚後我嫁給了老男人》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一百一十三章 瘋魔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