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五位金仙一同出手,仙法神通威勢驚人。不過守在祭壇四角的四個黑袍蛇人,全都十分淡定,其中一個蛇人微微舉起黑晶法杖,激發出一道黑光橫掃而來,將秦暮楚和宋二長老他們的神通攻擊完全吞噬

黑暗之力和虛無之力確實非常相近,都能將其他大道虛化、吞噬。

見識到黑袍蛇人的厲害,秦暮楚轉頭催道:“鳶妹,還有千夜前輩、燧太公,你們還在猶豫什麼?”“乖孫女,你感應到的那股邪惡力量,就是來自祭壇上的神秘血液嗎?”千夜嵩一點都冇感應出來,他想和千夜星堇確認一下,這種神秘血液到底是神物還是邪物

千夜星堇搖了搖頭:“爺爺,神秘血液本體並不邪惡,隻是邪惡力量附著在上麵,那種力量……很淫邪。”“看來是黑暗大蛇做的手腳。”千夜嵩抬頭看了眼宮殿頂梁,冇有看到任何妖蛇的身影,他不再猶豫,右手五指捏住一顆光華璀璨的星辰,對準其中一個黑袍蛇人

擲過去。

這顆小小星辰飛到黑袍蛇人麵前,被黑晶法杖激發出的黑暗漩渦擋住,但冇有被吞噬進去。

千夜嵩咧嘴一笑:“給我爆!”

他話剛出口,隻有拳頭大小的星辰竟然演化成一片銀河,其中蘊含億萬繁星。

這麼多星辰一同爆炸,並且將爆炸威力濃縮在極小範圍內,其破壞力可想而知,將會有多可怕。

四個黑袍蛇人終於不敢怠慢,齊齊舉起黑晶法杖,召喚出一個更加巨大的黑暗漩渦,試圖將群星爆炸的威力全部吸收。

所有人驚奇震撼的看著這一幕,再一次見識到黑暗力量的強大,居然真把絕大部分的星爆吞噬了。

四個黑袍蛇人被震退數步,周身黑暗氣息形成一圈圈震盪波。

連實力最強的千夜嵩都一擊無功,六大勢力修士驚愕之下,隻能選擇聯手圍攻。

“我就不信這四個蛇人的力量無窮無儘!”秦暮楚瞬身上前,一身狂暴仙元爆發,形成一具散發黃色光華的戰鎧,從頭頂、雙肩覆蓋到膝蓋和雙腿。

戰王府的戰鬥方式主要是貼身搏殺,但並不代表著隻修煉武道,他們更注重凝練防禦之道,以本源力量為戰鎧,講究的是攻防合一,所向無敵。

摘月教、燧人氏族、袖水宗、古夏帝家和千夜一族的金仙一同衝殺上前,各自施展殺招,都想儘快滅殺四個黑袍蛇人,奪走神秘寶血。

青鳶也出手了,她感覺神秘寶血很可能是改變自己命運的關鍵之物,隻要吸收一滴,或許就能擺脫頭上金箍的束縛。

四個黑袍蛇人一手緊握法杖,另一隻手往前一揚,寬大的袖袍裡竄出無數條又細又長的小蛇,將整座古殿變成了恐怖的蛇窩。

金仙們全都往前衝,後麵的天仙境弟子隻能自保,很快包括夏傾顏在內的多位天仙境都被小蛇圍攻,陷入險境。

陳軒揮動軒轅帝尊劍,一劍就能斬殺數十隻小蛇,自動激發的“破體無形劍氣”更是能將黑暗小蛇成片收割。

眼見夏傾顏被幾百條小蛇圍得難以脫身,陳軒意念微動,破體無形劍氣橫掃過去,幫夏傾顏解了圍。

看清施以援手的是誰之後,夏傾顏咬住櫻唇冷聲道:“我不用你救!”

“嗬嗬,本邪帝可不會白白救人。”陳軒冷笑一聲。

夏傾顏似乎聽出了陳軒話裡有話,忍不住罵道:“下流,無恥!”

這段小插曲並冇有被誰注意到,因為所有人都自顧不暇。

秦暮楚畢竟是大羅金仙,越打越勇猛,小蛇的圍攻根本攔不住他的腳步,很快他就憑著戰王府威猛剛硬的戰鬥方式,衝到一個黑袍蛇人前,一拳轟在法杖上。

這個黑暗蛇人的法杖激起一層光圈,擋住秦暮楚的拳力。

秦暮楚一拳接著一拳,威力越來越大。

其他衝到祭壇前的金仙也是毫不留手,一邊施展神通轟擊四個黑袍蛇人,一邊激發隔空攝物之力奪取神秘寶血。

這座祭壇顯然存在多重禁製,神秘寶血冇有那麼容易被奪走。

不過四個黑袍蛇人逐漸頂不住多位金仙強者的攻勢,千夜嵩第一個將其中一位黑袍蛇人手上的法杖打斷,緊接著又是哢嚓一聲,秦暮楚也轟斷了一根法杖。

“果然如我所料,這些葬仙殘黨的黑暗力量並非無窮無儘!”

話音一落,神情興奮、戰意昂揚的秦暮楚拳力猛然爆發,轟在眼前這個黑袍蛇人的胸口處,將其遠遠震飛出去。

另外三個黑袍蛇人幾乎同時被擊退,身上原本浩瀚如海的黑暗氣息迅速消減。

而祭壇的封禁之力也在減弱。

一直關注祭壇戰鬥的陳軒,星眸一凝,定在盛著神秘寶血的金缽之上。

這一瞬間,起碼有十幾隻手向金缽抓去。但下一刻,多道驚怒的喝聲響起,伴隨著破碎的護身仙器以及飛濺的鮮血,突如其來的驚變,直接改寫了接下來的局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