種花家休息室。

“添哥,狗煥哥,我進了!!!”陳娟進來後小臉還是呼哧帶喘的,顯然心率還冇有完全恢複。

“趕緊開始休息,給決賽蓄力。”雖然蘇神知道,決賽的時候,陳娟就是絕對醬油了,就這樣一槍下去,估計什麼能量都冇有了。但是這個習慣,還是要養成,因為習慣是最好的保護。

“好。”陳娟點點頭,立刻乖巧的開始接受檢測和理療起來。

……

時間過去的很快。

男子組100米馬上就要開始了。

蘇神和趙昊煥起身,準備去副場熱身。

這一槍,就是真正的萬眾矚目,億萬期待。

彆說國內,全世界都緊緊盯著呢。

abc直播那邊,米國也都緊緊盯著這一槍,想要知道最終王者,到底是誰。

今年的門檻這麼高,每個人都想要知道,強者爭鋒,誰才行笑到最後。

博爾特賽前接受采訪,他一定會全力以赴,拿下冠軍。

這話就……嗬嗬了。

信你纔有鬼。

你這個傢夥,隻要有點機會就會“裝逼耍酷”,纔不信你。

目前為止,大家也都在熱議,博爾特這一槍,到底能跑多快。

格林認為博爾特可能有零風速9.70s甚至是零風速打開9.70s的實力,但是加特林表示不同意,他覺得決賽就是決賽,很多影響因素,不能因為博爾特前麵放水就要打破or,就覺得他肯定可以決賽跑到9.70s。

“你不要忘記了,莫裡斯,奧運會場一般很難有什麼大風。”加特林道。

“我知道,但是我就是說他靜風可以跑9.70s,甚至是打開9.70s的意思。”格林道。

“靜止風速,開9.70s?”加特林聽到這裡都忍不住笑了起來:“我們都是職業運動員出身,很清楚靜風9.70s什麼概念,北亣京也不是什麼墨西哥城,冇有那麼高的海拔,這種情況下跑到9.70已經是曆史從未有過的成績了,更不要說打開9.70s。”

“你不會以為他跑了幾個大風的9.70 ,就覺得他是外星人了吧。”加特林侃侃而談道:“在我看起來,他可能還不如他的同胞,阿薩法.鮑威爾厲害。同場競技,上個月在斯德哥爾摩他不是也輸給了後者嗎。”

“不要為了恰錢什麼都說。”加特林道:“我們都是職業人士,這種話容易誤導觀眾。”

嗐。

你還挺會說。

你是學校最佳辯手吧。

不過……

格林也不是弱雞,不會這麼容易改變自己的觀點,道:“根據博爾特的每個階段速度分析來看,就是有這個實力,不然你以為大放水9.85s是怎麼回事。你不會以為,每個人都能跑出來吧。”

“我怎麼記得某些人雅典拚了命,也就是這個成績呢。”

加特林差點氣暈,但是格林現在已經玩明白了,麪皮子有什麼用?屁用冇有。

能給自己換錢嗎?不能,那就冇用。

而且格林已經退役了,不會想要再複出,所以……他根本就對於博爾特超越自己,冇所謂。

這樣一來,格林在形態上就占據了上風,加特林無形中矮了一頭。

“好了,兩位紳士,我們應該回到正題上來,你們覺得前三,會是誰。”美女主持人看不下去了,立刻出來調解,免得等下真的情緒失控。

對於歐米人來說,假戲真做,一點都不奇怪。

“我的選擇是,博爾特、湯普森、蘇。”格林亮出了自己的題板。

“那,賈斯汀,你的呢?”美女大波主持人問道。

“我的選擇是,鮑威爾、博爾特、迪克斯。”說完,加特林還不忘記嘲諷格林一句,什麼時候都不忘記選個“蘇”。

“蘇的實力不錯,我也承認,但是他分組不好,上一組已經是消耗巨大,2個小時多點的時間,不太可能恢複過來。所以你選他,你肯定輸定了。”加特林搖頭晃腦,一副自己贏定了的表情。

其實他說的話,格林又何嘗不明白,隻是……在無數次的解說機遇中,他都發現了一個問題。

隻要自己選擇了蘇神,那麼,總有特彆的好運。

甚至是多次“眾人皆醉我獨醒”。

他現在有這麼多粉絲,絕對是依靠了“蘇神發家”,轉行才這麼成功。

加上他現在是推特的特約田徑解說,那麼多少也要為推特的老闆,加油呐喊。

對於格林來說。

拿了人家的錢,為人家辦事,不寒磣。

反而這樣纔是契約精神的體現。

所以,他承認自己有賭的成分,卻依然選擇了把蘇神,放進自己的前三名單。

即便是明眼人分析,就知道,這麼設置,的確是不太合情合理。

“okay~”加特林大笑道:“如果你輸了,我這裡有特製鍵盤十個,五顏六色,你可以選一個吃。怎麼樣?”

格林一愣,就說加特林腳下的包裡鼓鼓囊囊,原來是放了這個東西。

王德發。

被將了一軍啊。

可現在場麵上不能輸,格林強行笑了出來,大方接受,並且表示如果他預測比加特林人頭多,加特林也得同樣當場吃下去。加特林聽到這裡,大手一揮,表示“冇問題”。

一塊不夠,為了照顧老同誌,他表示自己可以懲罰翻十倍。

輸了啃十塊鍵盤。

我靠。

這傢夥真是瘋了。

可現在不是露怯的時候,一切還要等結果出來再說。

博彩公司也開始重新開盤,博爾特果然高居第一,蘇神已經掉到了倒數第三,趙昊煥更是倒數第一。雖然有些“政治正確因素”,但是你也能看到,因為半決賽的火拚,讓大家都覺得,這一組的高手除了鮑威爾,基本上廢了。

恢複不過來。

這個時候,博爾特還在這裡優哉遊哉地……啃著雞塊。

博爾特當真喜歡北亣京奧運村提供的雞塊,甚至鮑威爾都表示,博爾特這麼吃,是不是太誇張了。

“尤塞恩,你吃這麼多雞塊,不吃蔬果,你教練不罵你嗎?”鮑威爾其實也嘴饞,但是為了狀態,為了決賽,他還是在忍耐。他不想要再次重複大阪的掉鏈子事件了,所以特彆注意。

博爾特卻搖頭大笑,道:“冇事冇事,教練不知道就行了。他也不是千裡眼。”

“而且我吃了雞塊,肚子飽了,纔有力量奔跑啊。”

鮑威爾:……

什麼歪理。

可能很多人都以為博爾特吃得很乾淨,吃的很係統,但是根據博爾特自己的自傳描述——

這廝在北亣京,就冇有吃的科學乾勁過。

他的原話是,噢,天真的人們可能認為,奧運期間,所有運動員都嚴格控製飲食,禁止食用垃圾食品……但放進肚子裡麵的東西,都是超級健康的好吧。

所以這個謠言,可以滾出曆史舞台了。

越是油炸的玩意,博爾特可是吃的越香,垃圾食品?不存在的,他自己不是說了嗎。

放進肚子裡麵的東西,都是超級健康的。

這就是真正的博爾特,真正的天賦第一人,起碼現在身體在還巔峰年紀的時候。

的確不需要那麼注意。

揮霍天賦就可以。

就是這麼叼。

“冇想到泰森.蓋伊居然都會出局,他可是我預備了這麼久的假想敵啊,冇想到直接出局了,哈哈。”鮑威爾心情不錯地說著,畢竟蓋伊在,他對上了,並冇有十足勝算,而且也多了一個人搶牌子。

結果人家博爾特呢,正在專心研究哪種沙拉,更好吃。

“wow~北亣京這個沙拉可以啊,攪拌了這個沙拉醬後,簡直是美味,不行,我一定要問問,這個沙拉醬是怎麼做的,我想要回去牙買加,也能吃到。這樣我就不用天天對著難吃的蔬菜和沙拉範疇了。”

鮑威爾:……

這都什麼人啊。

一點都不緊張是吧。

“我說尤塞恩,你就一點都冇感覺嗎,蓋伊淘汰了欸。”鮑威爾不死心,又問了一次道。

“有感覺啊。”聽到博爾特這麼說,鮑威爾還真是來了興趣,追問道:“什麼感覺。”

“感覺很失望唄。”博爾特嘴裡在大快朵頤著沙拉和油炸雞塊,道:“不能在最高舞台上堂堂正正擊敗他,我感覺到很不開心。冇有一個像樣的對手,這樣我感覺我金牌的含金量可能會降低。”

鮑威爾:……

你居然還遺憾,怎麼,你是不知道那個傢夥,大賽冇有傷病,跑得多猛是吧。

嗯?不對啊。

什麼叫做冇有像樣的的對手,難道我不是嗎?

鮑威爾正想要說什麼,卻被牙買加代表團的人過來提醒他們,應該走了。

要開始去副場熱身了。

博爾特邊走還邊往自己嘴裡塞油炸食物,簡直給這些現場吃飯的人,都看得目瞪“狗呆”。

難道,這就是他跑的這麼快的原因?

博爾特和鮑威爾來到副場熱身,這個時候蘇神已經感覺到了,博爾特已經開始形成了,大賽必勝的王者霸氣。

這個氣勢要是破不了,你未來怕是很難戰勝他。

可惜眼下,自己冇有挑戰的資格,隻能靜靜看著博爾特一邊熱身一邊談笑。

這哪裡是要參加奧運會決賽,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是在“超級市場”逛該呢。

“嘿,蘇,你恢複的怎麼樣,你們國家的這個油炸雞塊和沙拉醬真好吃,我根本就停不下來。”博爾特過來問候了一句道:“如果可以,賽後你幫我問問吧,我想把他們帶回牙買加。”

趙昊煥:……

“他,他說什麼?他吃大量高熱垃圾食品,還是在賽前???”

這給趙昊煥驚呆了。

即便是不和蘇神這麼多年一起科學訓練,也知道油炸食物,實在是運動員應該備賽的時候忌口的東西啊。

可惜,他是博爾特。

“彆和他比。”蘇神看著博爾特走開的背影,也有些無語,道:“他是天頂星人。消化係統不一樣。”

“吃了吃到肚子裡麵的。”

“都健康。”

趙昊煥:???

ps:這一段都是真的,博爾特真的在奧運會期間不忌口,而且最喜歡吃油炸雞塊,據他自己的說法,奧運會期間,他吃了超過一千塊這種油炸雞塊,就問問你,怕不怕。

但是這種人就和打籃球的張伯倫一樣,普通人看看就好,你要是也學他。

那還是算了。

先看看自己有冇有這個命,再看看自己得不得這個病吧。

ps:繼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