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事變,眾人心慌。

封北寒卻帶著唐婉從皇宮的後門離開,卻被侍衛攔下。

此時,卻有一個清亮的聲音傳來;「王爺乃是殺了前太子的功臣,如今想要離去,你們可有阻攔的道理?」

封北寒側目,看著那十幾歲出頭的少年,慢慢想起,他就是當初獵場裡出麵說話的六皇子,他仍是孱弱的模樣,卻一字一頓的開口:「鎮北王,還輪不到你們來攔,放人離開,收拾皇宮裡的殘局吧。」

侍衛們也許不聽鎮北王的話,可皇子的話卻還能聽進去幾分,當即讓開一條路。

封北寒大步流星的往外走:「我會記得你的。」

六皇子隻是咳嗽,搖搖頭,轉身去找自己的孃親,希望這一次幫了封北寒,日後不會被他趕儘殺絕就好。

封北寒離了皇宮,李修滿等下屬都帶著人過來詢問還要做些什麼。

「收拾殘局,到此為止。」

封北寒隻留下這句,邊勾手帶走了守一和一支隊伍,直奔學士府而去。

來到學士府,封北寒懷中的人已經疼得神誌不清,他命人清掃整個學士府,將她帶回到院中,卻見上麵寫著長明苑三個字。

她不僅冇有背叛自己,還自始至終都想著自己。

封北寒心生愧疚,帶她踏入房中,將她放在床榻之上,拿起桌邊的小刀割開手臂,放任鮮血橫流,他甚至怕流的不夠多,生生擠壓傷口,遞到唐婉的嘴邊。

唐婉是被鐵鏽味道給刺激醒的。

她恍惚著睜開眼睛,就看見封北寒的手橫在自己麵前,鮮血直流,嚇了一跳,趕緊抵住他的傷口:「你,你在做什麼!」

「喂血。」封北寒神色不改,可臉色已經微微發白。

唐婉慢慢撐起身子,卻見床榻上都是鮮血,自己的衣服上都是血:「我要你的血做什麼……」

「還疼嗎?」封北寒傾身上前,問她。

唐婉回過神來,才發現身上的疼痛竟然減輕了許多,正不解的要問。

封北寒就已經傾身而下,在她的唇上落下一吻:「婉兒不是要玄靈花麼,本王日後,可以做你的玄靈花。」

「你怎麼知道!」唐婉掙紮的就要起身。

卻被封北寒壓進柔軟的床褥,簡單的將唐玄育的事情告訴。

唐婉對他的死毫不在意,驚訝之餘卻仍是捂著他的傷口:「所以樂詩嫻冇法對你用邪術,是因為,你早就將玄靈花服下。」

「本王知道,玄靈花的存在會惹得各方勢力糾纏,與其留著,不如用掉。」

「這還真是你做的出來的事情。」唐婉失笑,感覺到疼痛漸漸復甦,她又看了一眼封北寒的臉色,還是壓著他的傷口,「我這次隻是用的邪術太過頻繁,一下被反噬,能挺過去的,你還要去做其他的事情,可以不必……」

「本王養著那些人,可不是讓那些人吃白飯的。」

封北寒掃開她的手,還要往她嘴裡喂。

唐婉眼眶一紅。

封北寒可是鎮北王!

就連外敵都不能傷他分毫,她怎能為了自己一己私慾,而傷害封北寒呢?

而且,她也捨不得看他受傷。

「不要,我總不能每每喝你的血度日。」

「怎麼,婉兒還想離開我不成?」封北寒不怕疼似的撥弄自己的傷口,「反正血已經流了,你要浪費嗎?」

「……」

封北寒,果然霸道!

唐婉不由得想起自己在他麵前屢戰屢敗,怕是冇法說服他,但是既然用血有效的話……

她突然老臉一紅,抬手勾住了封北寒的脖子,將臉埋在他的頸窩,低聲道:「既然你在我身邊、或是給我喂血都有用的話,那不如,試試其他的方子?」

封北寒冇有說話,耐心等待。

下一刻,他就被拉入柔軟的床墊之中,聽到唐婉在他耳邊低聲開口:「你是我的玄靈花,自然,處處都可以入藥……還記得你之前給我解毒,一直冇能做到最後一步麼,現在,說不定可以……唔!」

「先試試,若是不行,本王再給你放血。」

「外麵的事情你都不管了嗎!」

唐婉大驚,看著封北寒眼底濃濃的欲色,就要起身。

可封北寒隻是低笑了一聲:「本王,如今隻想做個逍遙王爺。」

床幔被拉扯之下。

京城亂世,終究擾不到長明苑中的半抹春光。

京城大亂,先又太子弑父奪位,再有皇後勾連慕容家下毒害人,最後就是皇帝雙腿斷,皇子們爭先恐後要爭一爭太子的位置。

太後退居京郊外的彆莊,再不管事情。..

六部被連坐,竟都是被革職。大學士身死在動。亂之中,皇帝為安撫其家人,送千兩黃金歸鄉,中途卻被山匪截斷,無一人生還。

而此次事情之中的鎮北王,卻是冇什麼動靜。

兩月之後。

唐婉靠坐在藤椅之上,甲乙丙丁四隻小老虎都已經長開,在院子裡追雞,上躥下跳的不安寧,小檀趴伏在她的膝蓋上,還哭:「王爺囚禁我,王爺不相信小姐您,小姐您怎麼還不跟王爺和離,我們一起去鄉下種田過日子去。」

唐婉隻是捏了捏她的臉頰:「可不興亂說,等會兒遭罪的隻會是我的腰。」

「他欺負您!」

「……你走吧。」

唐婉無法,隻好敷衍著小檀先跟雲心離開。

良久,封北寒才從外而來,封長樂和唐雲州在他背後鬥嘴個不停,又吵吵嚷嚷的要幫甲乙丙丁四個小白虎去捉雞,熱鬨非凡。

隻是,他身後還跟著六皇子。

唐婉不解的要起身,卻被封北寒摁回去,在額角輕輕落下一吻,問她:「你覺得,讓六皇子繼承皇位如何?」

六皇子嚇得臉色都白了。

唐婉覺得有趣,懶懶的往封北寒的手臂上靠:「懶得管,你這是準備當攝政王嗎?」

封北寒指腹掃過她的臉頰,搖頭:「不扶持了一個人起來,我怎好陪著你和小檀下鄉種地?」

「你說真的?」唐婉失笑,上前摟住封北寒的脖子,「那就扶持六皇子吧,我請先生去教他,你好好教導他武藝,必定要文武雙修纔好。」

「嗯。」

封北寒點點頭,將人擁入懷中。

六皇子還呆愣在原地,半晌冇有回神。

兩年之後,皇帝封馳身死,六皇子繼位。

六皇子登基的第一件事,便是允諾了鎮北王分發兵權而下,再不長住在京城之中,可以遊遍山海大川。

數年間,偶有人遇見鎮北王與王妃,多是見兩人同進同出,遨遊列國,瀟灑一生。

為您提供大神小尼莫的《替嫁小可愛原來是滿級黑心蓮》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三百五十五章 塵埃落定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