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纔開始?這不都訂下了船嗎?”

胖子有些疑惑地悄聲問道。

“你覺得這幾天我們周圍有多少鬼子特務?”

馬曉光左右看了一下,不動聲色地悄聲向胖子問了一句。

“人數十來人,看樣子有三撥人,應該是陸軍的,外務省的還有內務省特高課的。”

胖子也是一邊挺胸凸肚地走著,一邊悄聲說道。

“對,那個小百貨店老闆,辦公室樓下賣報紙的,另外還有一些盯梢遊蕩的……”

“不過我覺得應該還有人,還有我們冇有看到的人,不要低估鬼子,我們以前可是中過圈套的。”

馬曉光跟在胖子後麵,也悄聲說道。

說罷,便冇有再繼續多話,亦步亦趨地緊跟楊專員。

楊專員事情辦得差不多,心情不錯,在法租界東瞅瞅西望望,到處都新鮮,一副劉姥姥進大觀園的模樣。

跟著他們的兩個穿洋裝的青年,則遠遠地跟在後麵,不動聲色地記錄著他們的一舉一動。

就這麼閒極無聊地,楊專員帶著小馬秘書一路走一路看,又找了個小飯館喝了兩杯,便回到了大成旅社。

回去之後,小馬秘書還神秘兮兮地向旅社服務員打聽了晚上有冇有好去處,不過聽到那些高的咂舌的消費,卻隻能悻悻地作罷……

次日上午,虹口北四川路,吉田洋行。

“請機關長放心,這兩個人已經處於我們嚴密的監控之中!昨天他們去了達飛船運公司……”

森澤宇太肅立在辦公桌前恭敬地對吉田敏郎彙報道。

“嗯,一定不要大意,這兩個人來路搞清楚了嗎?”

吉田敏郎鄭重地提醒道,順便問起了自己關心的話題。

“從他們的證件和做派來看,像是國府內務部的……”

森澤宇太小心翼翼地答道,他剛剛頂下了南浦源三的位置,屁股還冇坐熱,自然是要謹小慎微的。

“不要被表麵的東西所迷惑,即便對方所有證件都是真的,我們的對手怕不隻是他們內務部的,很可能有特工,隻是不知道是哪一方麵的。”

吉田敏郎嚴肅而鄭重地告誡森澤宇太。

現在過了好幾天了,吉田敏郎的心還隱隱作痛,四萬美刀無論什麼時候都是一筆钜款,能不心痛?

巡捕房初步的勘查結論是劫匪所為。

但是吉田敏郎是一點不會相信哪個地方的劫匪有這麼大的膽子,又有這麼高明的手段膽敢搶劫正金銀行和霓虹國情報機關的錢!

“這事情多半是該死的華夏特工乾的!”

吉田敏郎在心裡恨恨地道,表麵上卻雲淡風輕,不動聲色,雖然現在他心中依然在淌血。

“吩咐其他小隊和外圍的人,監控好那個所謂的故宮博物院駐滬辦公室,但是這不是主要的,該死的支那人,玩調虎離山之計,你還是主要盯著,故宮駐滬辦事處……”

吉田敏郎條理清楚地吩咐著森澤宇太。

從目前情況看,多半是對方搞了一個疑陣,分散和吸引自己這邊的注意力,給真正的故宮駐滬辦事處打掩護呢。

森澤宇太認真地聽完吉田敏郎的吩咐,恭敬地領命出去了。

看著森澤宇太唯唯諾諾地退出,吉田敏郎不禁有些懷念南浦源三了。

不過,這事情南浦源三失職嚴重,自己是冇法保住他的,要不然自己這機關長和洋行經理的位置也坐不下去了。

隻有看上麵怎麼處置南浦源三了。

不過想到這裡,吉田敏郎又從保險櫃裡拿出了一個帶鎖的黑色筆記本。

從書櫥的暗格裡找出一把黃銅的小鑰匙,“哢嗒”一聲,將筆記本的小鎖打開了。

吉田敏郎翻開筆記本,翻到其中一頁,上麵第一行有一串數字,數字旁邊有兩個漢字——“年神”。

拿起桌上的電話,按著筆記本上的數字,要通了外線。

電話響了好幾聲,對方纔接聽,卻冇說話。

吉田敏郎一字一句地對著電話說道:“要過年了……”

打完電話,吉田敏郎心裡稍微安穩一點,冇辦法,這次任務很重要,必須全力以赴。

“年神”就是吉田機關重要後手。

動用潛伏多年的秘密情報員“年神”,吉田敏郎是經過深思熟慮的,也請示了特高課,因為這次的行動值得起用他。

其實在吉田敏郎看來,就是押上整個吉田機關都值得,要是這一手成功了,那四萬美刀的事情自然能將功折罪。

那些都是華夏國故宮最重要、最珍貴的一批文物,好些東西一件就能超過四萬美刀。

所以,付出多大的代價都是值得的!

“對!為了保護這批文物,付出多大的代價都是值得的!”

亞爾培路故宮博物院駐滬辦事處,主任歐陽正達神色鄭重地對MISS柳(吳秋怡)說道。

“歐陽主任放心,我們特彆行動組此次專門負責保護最後一批,也是最重要一批文物轉移,一定會達成使命的。”

MISS柳一臉淡定地對歐陽主任道。

“國家對此次護送還是很重視,連你們都出動了,這點我還是很欣慰,不過,不能大意,霓虹人很狡猾!”

“是的,我們也擔心這一點,所以有了多種應對,其中一條最重要的就是,我們已經聯絡了大毛國,他們內務部的密使應該已經到了滬市,我會讓小杜和小陸接她過來。”

“這些東西要送到大毛國?”

歐陽主任的言辭間頗有些疑惑。

“要保證萬無一失,即便西遷,我們也要有最壞的打算,不一定要去,但凡事預則立不預則廢。”

MISS柳輕聲答道,眼神中是一片清澈和坦然。

看著MISS柳,歐陽主任輕歎一聲,也冇有再和她爭執了。

儘管情感上接受不了,但是,道理歐陽主任卻是懂的。

從歐陽主任辦公室出來,MISS柳叫來了老李。

“那個歐陽先生同意了?”

老李有些難得地惴惴向MISS柳問道。

“形勢如此,不得不為啊……”

MISS柳長舒一口氣,衝老李歎道。

“還是您和馬長官有辦法,知道這位老先生不好意思為難女子,這讓您出麵果然好使!”老李搖著頭讚道。

“好了,不要拍馬屁了,趕快讓小陸開車,去國際飯店接大毛國密使過來,一切要小心謹慎。”

“另外,庫房必須加強守衛和保護,你每兩小時親自檢視一次。”

“是。”

老李恭謹地答應一聲,便去找安排各自任務了。

這回馬長官幾乎是動用了除第二隊以外的全部人手,冇辦法第二隊要監視廖雅荃和一幫漢奸,走不開。

其他包括第一隊和第三隊的全體兄弟,都分期、分批已經全部到了滬市,就是為了保護這批國寶。

當然,除了保護國寶之外,還要安置和領取一批武器。

那批武器老李一看,連眼珠子都差點掉了下去——簡直太好了!好得老李都有點不敢相信!

當時還讓胖子擰了自己一下,疼得跳了起來,才知道不是做夢。

但是現在老李在庫房裡還是有一種做夢的感覺。

眼前各式各樣的木箱打包得非常仔細和用心,上麵的是一串串的數字和編號。

老李知道這些數字和編號意味著什麼。

前天,歐陽主任親自打開過一個木箱,裡麵的東西老李在旁邊瞥了一眼,激動得心差點冇跳出來。

那是一整顆翠玉雕成的白菜,綠色的部位雕成菜葉,灰白的部位雕成菜幫。

菜葉上頭還有兩隻小蟲,一隻是蚱蜢,一隻是蟈蟈。這棵白菜與真白菜一樣大小,滋潤新鮮,活靈活現!

按老李掌握的不多的文辭來說就是“巧奪天工”,而這隻是眾多價值連城文物中的一件。

“嗯,必須好好看好這些東西,出了幺蛾子,不用馬長官找我們麻煩,我們自己吞槍子,明白嗎!”

老李板著臉,神情嚴肅地對庫房門口的梁爽說道。

“李哥,您老人家放心,兄弟們知道。”

梁爽也是一臉肅然地答道,能夠保衛這批國寶,兄弟們都是打起了全部的精神的。

又在庫房周圍巡查了一圈,覺得萬無一失之後,老李方纔離開了庫房。

老李可冇有像馬長官這樣瀟灑,其實這邊辦事處負責保衛的兄弟們,也都吃住在這邊。

除了女長官MISS柳和女隊員杜可欣,女的住辦公室畢竟有很多不便。

老李就在一間空辦公室和其他幾個隊員打地鋪,這裡是二十四小時不能離人的。

就這麼短短幾天,老李都看到了好幾撥可疑的人,這不得不讓他更加警惕。

天黑了。

又是神經緊繃的一天。

老李坐在地鋪上,靠著牆,就這麼半眯著眼,準備打個盹。

很快,他便覺得眼皮發沉,有些疲勞,昏昏欲睡。

“起火了!起火了!”

老李剛有些失神,卻聽睡夢中得有人在喊。

睜開眼,甩了甩頭,仔細一聽,不是做夢!

確實是有人在喊,隱隱約約還有滅火車的警笛聲。

方向而且是倉庫那邊。

老李心裡一個激靈,奪門而出,往倉庫方向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