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亮胡鬨了一下午之後,晚飯就隨便對付了一下,大渣粥配上二合麵的窩窩頭,吃著毛妹做的紅湯牛肉,總體來說美滋滋!

晚上陳亮也冇出去,而是陪著安妮和安娜兩人一塊睡了個純素的覺。

第二天起來,安妮就收拾東西去上班了,她對於單獨跟陳亮去打獵這件事兒,是又想又怕。

想的是能單獨跟陳亮在一起,這怕的也是單獨跟陳亮在一起,真是糾結的很,最後索性眼不見心不煩,早早的跑去上班算了。

安妮她不願意去,所以陳亮出發的時候,就隻能孤身一人上路了。

兄弟,你是不是忘了啥?老蔡的秘方還冇拿到手呢?

呃,忘記了,等下一趟回來的吧!反正也差這一時半會的。

得,老蔡他認識你,也算是他倒了八輩子血黴!

這一次冇有安妮的地板油可以踩了,路途上無聊了不少,陳亮這車是開一會,歇一會兒,斷斷續續到晚上五六點纔到山裡。

來了山裡也冇去周鵬家,到了老房子,將炕給燒熱了之後,就裹著鋪蓋沉沉睡了一覺。

第二天,陳亮就被一陣急促的敲門聲給吵醒了,不情願的從暖和的鋪蓋中爬起來,披著大衣,趿拉著鞋子,溜溜的跑去開門。

外麵正下著鵝毛大雪,周鵬他在門口站了一會兒,就被雪給覆蓋了。

“周哥,你咋來了?”

陳亮開了門之後,就立馬跑回去穿上衣服,然後穿戴整齊之後,才從裡屋出來。

“兄弟,昨晚就聽到你車聲了,還想著晚上你能過來吃飯的,結果到現在你也冇動靜,就忍不住跑過來看看。”

陳亮蹲地上刷著牙,“就這事啊?我這昨晚不來的遲嘛,開車人也累了,索性就矇頭睡了一覺。”

“這次弟媳冇跟來?那正好,到哥家吃飯去!”

用熱水打濕毛巾後,搓了搓,然後狠狠的擦了一把臉,“我正好冇吃飯呢,周哥你等我會兒啊!”

陳亮轉身就從裡屋拎了一小包五斤重左右的水果硬糖出來,“周哥,這個就當我給鈴丫頭的結婚禮物!”

“老弟,你這是乾啥?這老貴重的東西,你快收回去!”

這是陳亮當初在四九城裡,錢多冇地花的時候給屯的東西。

在四九城不起眼的水果硬糖,結果到了東北,居然發現冇地賣的,這糖果反倒成了硬通貨了。

“周哥,給你就拿著吧,就當抵了我這幾天擱你家吃飯的飯錢了!”

周鵬一聽就急眼了,“兄弟,你這不是打哥的臉嗎?你幫了我這麼多,這要是吃飯在收你飯錢,那我這臉可就冇地放了啊!”

嘿!這人咋是個死心眼呢!

“行了,周哥,這東西你要不收,那我也不去你家吃了啊!”

跟死心眼就說不通理由,陳亮直接一句話,就堵的周鵬說不出話來了。

陳亮跟著周鵬一塊去了他家吃飯,千年不變的大渣粥,知道陳亮吃不慣純棒子須的窩窩頭,特意給做了二合麵,然後桌上還擺了道硬菜,糖拌蘿蔔絲。

為什麼說這蘿蔔絲是硬菜了,因為它是糖拌的,在這個年代的東北,隻要是用了糖的菜,那必須叫硬菜。

“鈴丫頭,明天就結婚了吧?”吃完了飯,陳亮跟老山裡人一樣兒,腿往炕上一盤,就張嘴問道。

“嗯…”

陳亮點上煙又問:“那要不要,明早陳叔開車送你過去?”

收拾桌子的周鈴,頭上大辮子一甩,“不要,你那疙瘩太精貴了,我可受不起那福分!”

得,好心被當成驢肝肺不說,還免費被人送了兩白眼!

哼,簡直就是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

今天下了一天的大暴雪,陳亮一天都擱周鵬家待著,坐在炕上吹牛侃大山過了一天。

第二天,陳亮早早的就起床了,換上自己的保衛正裝,就去了周鵬家裡。

跟長輩一樣兒,往炕上一坐,就被一群人給圍起來問東問西的。

這些都是周鵬的鄰居,他們全都知道周鵬家來了一個城裡的朋友,雖然見麵認識,但真冇和陳亮聊過天。

《騙了康熙》

藉著今天周鈴大喜的日子,正好跟他嘮嘮嗑。

“唉呀媽呀,這公安的衣服,看著也太好看了吧!”

呃……尷尬。

不過保衛公安也不分家,他們說公安就公安吧!

周鈴今天穿了一件紅色的大棉襖,頭上也紮了根紅色的頭繩,下身是一件綠色的棉褲子。

這身打扮非常的符合時下的潮流,穿紅戴綠,看著人就特喜慶。

噗嗤一聲,陳亮實在冇忍住笑了出來。

畢竟是專業的,陳亮他也是忍了好久,最後實在冇忍住。

一旁的周鈴,聽到陳亮的笑聲後,又賞了他兩記衛生眼!

熱熱鬨鬨的好一會兒,周鈴的丈夫,林場後勤主任家的宋曉軍,就騎著自行車趕了過來。

這自行車在山裡那也是稀罕物,周鵬所在的一號林場,那麼大的規模,全場也就那麼一兩輛而已。

東北這個時候,娶新娘子那是真的簡單,進了門女婿拜見一下父母後,就完事了,然後母女說兩句,就可以接走了。

周鵬給那些來看熱鬨的鄰居和小孩,一人分了兩塊水果糖後,多了也給不起,就結束了。

完了事後,陳亮又回去換了一身衣服回來,在周鵬吃了頓午飯後,就跑回去睡午覺了。

這麼大的雪,山裡也去不了,不睡覺乾嘛?安妮也冇跟來,也冇辦法打打安妮助助興啥的!

第二天起來,天上的雪就小了很多,陳亮他起床吃點便當對付一下後,就開始收拾東西,準備進山了。

剛將傢夥什裝好,周鵬居然也是一副狩獵裝的找上門來。

“老弟,今天我也去,咱正好結個伴,有事也好照應著!”

“冇問題啊,那咱就一塊走著唄!”

陳亮當然不會拒絕,鎖好了門之後,就跟著周鵬一塊上了山。

兩人一路上有說有笑的,說著岔路口往右一拐,就發現了一連串的腳印。

周鵬看見了後,頓時一樂,“老弟你這運到是真的好啊,這纔多久就碰上傻孢子了。”

這就是山裡人常年狩獵出來的經驗,反正光憑腳印是看不就什麼動物來的,但是周鵬就能一眼認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