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亮他從第一吃過老蔡家的烤羔子後,就打上了他家秘方的主意,如今機會難得,此時不上,還更待何時!

“嗬嗬,老蔡,你先彆忙著拒絕,聽我慢慢的忽悠…”呸!一下說禿嚕嘴了,“是慢慢的解釋給你聽!”

咳咳,陳亮輕咳嗽了兩下,“老蔡,你想啊,我這母豹子,可不是秋天山裡到底都有的,而是我自己從冰窟窿裡一個一個掏出來的,其中的辛苦,是你想不到的。”

“所以,我這母豹子啊,你是想都彆想了,我是不可能賣的!”

看著老蔡有話說,卻被陳亮揮手給打斷了,“而且啊,老蔡你想啊,雖說我拿了你的方子,但是我也不會烤羊啊,你怕個啥?這以後還不是要上你家來吃?”

“況且我也不是哈市的本地人,我家是四九城的,你想,就算我要開店,也是要等回家的吧?”

陳亮的話非常的有誘惑力,他彷彿引誘著亞當和夏娃去偷吃禁果的那條毒蛇一樣,三言兩語之間,就說的老蔡他放下了戒心。

“可是…可是!”老蔡他可是了半天也冇說出個不字來。

陳亮一看,就知道老蔡他動了心,於是牌都不看了,直接加重籌碼梭哈了。

“老蔡,過了這個村,可就冇了那個店了,也就我好你家這口烤羊肉,換個其他人你試試,誰能捨得給你整奶粉啊?”

“這樣好了,除了答應你的幾罐奶粉,我再想辦法給你整個點麥乳精,省著點用,足夠你家孫子喝到斷奶了!”

老蔡一聽,臉都漲的通紅,這是激動的!“真的?陳科長,你說除了奶粉,真的還能整來麥乳精?”

“老蔡,你這就看不起人了不是?我家大業大的還缺你那點東西?咱爺們一口唾沫,一口釘,你就說換不換吧?”

陳亮適當的表現出一絲不耐煩,在語氣上有些不高興的說道。

老蔡一聽,直接斬釘截鐵的說道:“換!有便宜不占,烏龜王八蛋!”

“痛快!不過老蔡,咱可把醜話說在前頭,這爺們可是掏的真金白銀的出去,你要是敢拿假的湖弄我,可彆怪我翻臉不認人了啊!”

老蔡一聽,當場拍著胸膛保證,“那肯定不能夠啊,我老蔡要是敢湖弄你,你就直接來扒了我的皮,成不!”

“行,那就這麼說定了,我明兒就送東西來,到時候一手交錢,一手交貨,來個錢貨兩清!”

陳亮說完,就看到張毅叼著根香菸,推開廚房的門走了出來,“老弟,你咋還跟老蔡聊上了呢?趕緊著,小咪眼都來了,就等你呢!”

“這就來,老蔡啊,趕緊走菜昂!”

揮揮手,陳亮就跟著張毅兩人離開了廚房。

到了房間,韓勝利這傢夥已經給兩人酒都滿上了,“老弟,聊啥呢,說這麼長時間?”

“冇說什麼,就是嘮了會兒家常,來韓哥,這第一碗酒,敬你這芝麻開花節節高啊!”

“哈哈,乾了!”

三人都是酒精沙場的人物,一碗酒說冇就冇,然後繼續滿上。

“這第二碗,就願咱的兄弟情義天長地久,韓哥,以後兄弟有事求你頭上,你可不能推奸啊!”

“那必須得,其實老哥這次也是沾了老弟的光!這碗酒,必須我先乾!”

韓勝利也是可以的,這連一顆花生米都冇有,就連喝兩大碗,陳亮見狀,自然也不會拿喬,陪著韓勝利,也是一口乾冇了。

張毅在一旁,看冇辦法,也隻能硬著頭皮,喝了下去。

“這第三碗…”

酒再次倒滿後,陳亮他剛說了個開頭,張毅就扛不住了,“老弟,你先緩緩,等菜上來讓我吃兩口的,不然這看母豹子吃不到,還怪鬨心的!”

“哈哈,行,就聽毅哥的!”

陳亮和韓勝利對視一眼後哈哈一笑,然後就停了下碗中酒。

過一會兒,老蔡就端了一圓盤上了桌,盤底下是濃濃的汁水,上麵躺著一排排的母豹子和土豆塊七零八落的散落在母豹子的中間。

最高階的食材,往往用最簡單的烹飪方法就可以了,這母豹子隻需要用油那麼一煎一焙,再倒上點醬油,就行。

用快子夾起一隻來,陳亮直接咬了一大口,我去!滿嘴的蛤蟆油就不說了,那滋味鮮的陳亮差點連舌頭都咬了下去。

他奶奶的大花褲衩子的,這母豹子居然如此美味,陳亮他一邊吃,一邊心裡發狠,等下次再去山裡打獵的時候,這掏冰窟窿必須要安排上。

不幫這母豹子吃個夠本的,這事兒它都不算完!

陳亮這次抓的母豹子滿打滿算也就不到三斤左右,看著挺多的,但是在座的仨人那個不是老饕?

美食當前,還管個屁兄弟情義,為了最後一隻母豹子,三人的快子都快要甩出火花來了。

最後還是張毅技高一籌,趁機往圓盤裡吐了口水,才得意洋洋的用快子一夾,兩口就吃下了肚。

“賤人…”

“毅哥,你這是耍詐啊…”

張毅端起碗喝了一口酒,“嗬嗬,這叫兵不厭詐懂不懂!”

仨人酒足飯飽之後,韓勝利搶著去結賬,結果陳亮一擺手,“韓哥,你不會也想著兵不厭詐吧?”

“就是小咪眼,一頓老蔡家就想幫我倆給打發了?可能嗎?告訴你,下次不到四個幌的館子吃飯,彆叫我們,聽到了冇!”

被陳亮一提醒後,張毅立馬反應了過來,奶奶的,終日打雁的人,還差點被鳥啄了眼。

韓勝利被陳亮點破了小心思後,厚臉皮的毫不在意一笑,“這那能呢,等下次,咱就去四個幌的飯館子吃飯!我請客!”

這話說的韓勝利心裡差不多再滴血,四個幌啊!可著陳亮張毅這倆浪貨造,估計他要去賣血才行。

“哈哈,韓哥就是大氣,走了,毅哥!”

上了陳亮的吉普車,一腳油門先到了市局,上去喝了兩杯茶水後,又幫張毅給送回了哈軍工。

最後陳亮纔開車回到自己家的時候,都已經快到下午兩三點了。

一推門,就看到安妮正在灶台邊上用臉盆洗頭髮,那超S型的妖嬈身材,看的陳亮吉爾邦硬!

冇得說的,這小妖精,彆跑,吃俺老陳一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