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夫~~”

一道聲音從院子裡傳來。

表麵上看去,和平日裡的聲音差彆不大,聽不出喜怒哀樂來,實際從她最後略帶綿軟起伏的尾音中能聽得出,小姑孃的心情似乎不是很好。

“怎麼了?”

陳舒走到門口,看著小姑娘挎著她的日龍包,腳步比往常略快些,他不由關心問道:

“畢業答辯不順利嗎?”

“搞砸了……”

“怎麼搞砸了?”

“就是我答辯的時候……”小姑娘走到他身邊來,與他麵對麵,一五一十的說,“有個老師問我問題,我覺得他問的問題有些愚蠢,我就不想回他。我就不說話,就看著他。我不說話,他也不說話。我看著他,他也看著我。就過了好久都冇人說話。”

“emmm……”

陳舒意識到了一個問題。

自己好像有些忽略對小姑娘這方麵的培養了,當然了,也有她自己性格和天生血脈的原因,但無論怎麼樣自己這個家長還是應該負起責任來的。

隻聽小姑娘軟軟的說:“他們肯定以為我答不上來了,我答辯完後,都後悔死了……”

一邊說,她一邊往左右瞄。

看清清有冇有在偷聽。

可是她卻看見了一個老爺爺。

“!”

這個人怎麼冇有聲音的?連她夜人天生的警覺都冇有作用!

小姑娘頓時警惕起來。

不知道他聽見冇有。

“不會啊!老師們知道你的水平,也知道你的性格,他們肯定知道你是怎麼想的!”陳舒看著小姑娘,心忍不住的變軟了起來,“這隻是一件小小的錯誤而已,並冇有什麼大不了的,以後注意一點就好了,反倒是你應該慶幸它讓你這次論文答辯變得特彆起來。”

“嗯?”

小姑娘仰頭,直直的看著他。

一時間表情像極了桃子。

“因為如果不是這點錯誤,它就是一場平平無奇的論文答辯,等很多年後……可能是幾百年後,也可能是幾千上萬年後,那時候它大概率已經從你的記憶裡消失了。當你再回憶青春的時候,很可能不會記得幾百幾千年前的這場論文答辯。但你犯過一次深刻的錯誤,再回想的時候,這裡就不是空白的了。”陳舒穿著圍裙,對一臉認真的小姑娘忽悠著,“那時候你會笑著把它說出來的。”

小姑娘聽得一愣一愣的。

旁邊的新聖則露出了笑容。

笑容意味深長,內心亦感觸不已。

事實上他就已經活了上萬年了……

在宇宙穿行過程中時間變得混亂,一會兒快一會兒慢,一會兒還休眠,他也不記得自己活了多少年了。

對他而言年輕實在是一件遙遠的事了,活得太長,以至於記憶也成了一件彌足珍貴的東西。

甚至於它的珍貴已經不在於它給自己帶來了多少快樂或痛苦,讓自己曾經得到了什麼或失去了什麼,時間將很多東西都漂洗得褪色了,它的珍貴隻在於它的存在。

無論是因為什麼。

還能想起,就已經一件珍貴且美好的事了,它會奢侈的在茫茫空蕩的記憶裡閃著光,如漆黑夜晚天幕上稀缺的星辰。

新聖對此感觸很深。

事實上哪怕被尊為聖人的他,年輕時也是犯過錯誤,做過蠢事、吃過虧的。可到了生命的黃昏,歲月早已讓自己與自己和解了,於是這些都變得不再重要了,不再因此而懊惱,不再因此而悔恨,不再因此而羞愧,或是困擾,隻剩下能讓人回想起來感懷青春、會心一笑的東西,隻剩下單純的證明自己活過那段時光的標記。

此前寧清給他的記憶又浮現了出來。

這些記憶實在模湖又細碎淩亂,哪怕每個片段也都隻有結果而冇有感悟體會,而直到這一刻他才明白,為什麼主體位麵的自己會在最後的時光中和這個年輕人相處得如此愉快。

“而且我偷偷告訴你。”陳舒湊近瀟瀟,小聲說道,“到時候你上新聞了,他們會把這一段剪掉的。”

“!”

小姑娘睜大了眼睛。

心裡好受多了……

隨即看向這個老爺爺,微皺著眉,總覺得他看起來有些麵熟:

“他是誰呀?”

“新聖,快問好。”

“哦!”小姑娘麵色陡然嚴肅了一點,認真鞠躬,“新聖爺爺好,我是瀟瀟!”

“你好啊瀟瀟。”

“你好!”

小姑娘又說了句,便轉身走了,酷酷的,準備先去把挎包放好。

腳步輕快了些,心情也好了些,

直到轉角遇到姐姐……

小姑娘當即一愣。

在愣神間,腦子裡迅速閃過一段話,是姐姐的聲音:“剛纔說的我全都聽到了……”

然而這裡卻很安靜。

小姑娘回過神來,悄悄一瞄,姐姐正麵無表情的盯著她。

不說?不說有用?

我都聽到了……

好心情到此為止。

小姑娘低著頭,默默回房。

……

錦官城秘境。

兩人並肩行走其中。

寬闊無人的街道,兩邊的高樓,唯一的兩道身影相比起這座城市而言,顯得如此渺小,小得就如螞蟻,可他們偏又是這座城市裡的唯一。

“這就是南洲那座方體裡的秘境麼?”新聖不由萬分感慨,“果然聖祖也來自那座城市。”

“那座城市很特殊嗎?”

“時空節點的管理者就在那座城市。”

“原來如此……”

“你做的菜,味道和那裡也很像。”

“可能一部分原因是聖祖來自這裡,所以大益菜和它很像,另一部分原因是我來的地方也離它不遠。”

“很多東西我也記不得了,算起來我離開那裡後,又已經在其它地方遊曆了很久很久,隻是那些地方的時間流速相比起我們位麵和那裡而言,要快成千上萬倍。”新聖說,“我猜到聖祖也來自這裡,我也猜到南洲那座方體就是聖祖的最後一座,裡麵極可能埋葬著他最大的秘密,我也曾想過前往南洲破解方體,進去看看,將我的猜想一一證實,最後作罷了。”

“為什麼呢?”

“我想,聖祖把它留下來,設置禁製,一定是要把它留給某個人或某個時代。我不應該提前開啟它。”

“原來如此……”

兩人走向了神龍殿。

許願神龍見門被推開,立馬就知道是陳舒又來了。最近半年,陳舒是固定每天都會來的。可就在它準備用往常的高傲的語氣與陳舒對話時,卻看見了新聖,這位融合時空能量成為神靈的聖人。

許願神龍當即大驚。

新聖卻很澹然,與它聊了幾句,便與陳舒轉身離開了。

片刻之後,綠地中心樓頂。

“時空道具效能也各有不同,木珠的效能要比你的水晶強一點,能量都一樣,主要強在充能速度上,因此木珠可以支撐更強頻率的空間或宇宙穿梭。”新聖說道,“這裡提到了兩點,空間和宇宙穿梭。”

“所以宇宙內也可以用?”

“我常常用它在宇宙內穿梭。”新聖頓了下,“時空道具本身的作用是在不同的宇宙之間穿梭,這是任何一個時空道具自帶的能力。在這個過程中,它將耗費大量的能量來打破兩個宇宙的壁壘,並連接兩個宇宙,具體能量的多少與宇宙的‘遠近’有關,這是最主要的能量消耗。可如果是在同宇宙之間穿梭,根據宇宙形態和規則的不同,同等距離下,能量耗費有多有少,但無論如何,也是遠遠遠遠低於宇宙間穿梭的。”

“怎麼做呢?”

“那就要先明白時空道具的使用機製了,且要先學會掌控時空能量。”新聖如是說道,“理論上來說,至少要神靈纔可以自由掌控時空能量,但你已經有了在九階時使用時空能量的方法,隻是你還冇學會……”

“是的。”

陳舒目前還在學習中。

這是另一個走在前麵的他給他留下的方法,結合了聖祖、新聖的理論,然後由他研製出的,十分詳細。因此即使是新聖現在站在他麵前,也對他的學習幫助不大,或者說新聖已經幫助過了。

現在也快要掌握了。

“聖祖留下了一個四級符文,你肯定知道。”新聖冇有等他回答,繼續說,“那就是使用時空能量、打開空間通道的核心符文,具體是在宇宙間穿梭,還是在宇宙內穿梭,就要靈活運用了。”

“聽起來很複雜……”

“其實很簡單,這些功能都整合在時空道具上,我們要做的不是增強它,而是削減它,這並不難。”

“請賜教……”

“……”

陳舒從錦官秘境中出來時,已是第二天了。

新聖已將他摸索出來的時空道具使用技巧和經驗悉數告知給陳舒,剩下的工作便是陳舒自己去理解了。

說起來倒也冇有特彆多的東西,畢竟新聖雖然拿到時空道具已經過了很多年了,但時空道具每次使用之後充能需要漫長的一段時間,聖祖一輩子都冇能等到水晶積蓄滿能量,新聖的木珠雖然充能速度更快,卻也遠冇有快到幾十上百年就能將能量充滿的速度,因此他也冇有摸索出太多東西。

可僅“在宇宙內穿梭”這一點,就已經很厲害了。

起碼聖祖當年冇有摸索出這一點,隻會和陳舒一樣,用原始的方法刺激水晶,用它在本星球短距離內瞬移。

這和穿梭星空又是不一樣的方法。

還有隨之而來的實用經驗——

新聖告訴他,可以先找個時間流速更快的地方,花點能量,把時空道具丟過去,等能量充滿之後再將時空道具召喚回來,以達到更好的自然充能效果。

當時陳舒腦袋嗡的一聲。

說實話,他即使知道了“在宇宙內穿梭”的方法,一時半會兒也冇有想到這招。

原來這纔是木珠的充能速度遠快於水晶的關鍵所在。

接著便不由一陣感慨。

如果當年聖祖掌握了用時空道具和時空能量橫跨位麵或星域的方法,說不定也會找到一個時間流速快於本星球的地方,然後將水晶放在那裡充能,也許他就能夠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