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姓魯的這一單生意,趙霆行在西南這邊的部署受了一點影響,隻能重先再找合適的項目合作,徐澤舫連著好幾天給他安排各種應酬。

這些需要應酬的人,趙霆行本也都認識,隻是自己冇落之後,這些人也都躲著他走,但是徐澤舫這麼一吆喝,大家便紛紛反應過來,徐澤舫這麼放在明麵上支援趙霆行,也就意味著是顧阮東在背後支援趙霆行。

人的身價或者地位,跟人脈息息相關,有顧阮東,徐澤舫等人做靠背,趙霆行的路自然好走很多。

這麼一耽擱,比原計劃去京城的時間,晚了將近半個月。這半個月,他每隔一天會聯絡韓召意,隻要韓召意在身邊,韓栗會接他的視頻,但自己不露麵,隻是把手機直接遞給韓召意。如果韓召意不在身邊,她便不會接這個視頻,直接拒接。

把和他的界限劃得清清楚楚的,除了韓召意,不必有任何聯絡。

回京前一晚,他和韓召意視頻時,看到她們酒店房間裡,大大小小的幾個箱子,詫異地問:“你和媽媽要換酒店?”

韓召意很開心:“不是換酒店,是搬家,我和媽媽有新房子了。”

“新房子?”

“嗯,就在姥姥姥爺家附近,媽媽新買的。”

韓召意很開心是因為那套房子裡,有兩個大房間都是他的,一間睡覺,一間放玩具,有一整麵牆的玩具車超酷。

“把手機給媽媽。”趙霆行說。

韓召意便把手機直接遞給在忙的韓栗,韓栗措手不及,接了。螢幕裡顯出趙霆行的那張臉,韓栗把自己這邊的攝像頭調成對著韓召意,隻有聲音,冷冷地問:“什麼事?”

“等我明天回去幫你們搬。”趙霆行態度誠懇。

“不用。”

說著,又把手機遞給了韓召意,她繼續忙。

蔣牧本來說要過來幫她收拾的,但她冇讓,因為她也冇什麼東西需要搬的,就幾個箱子搞定。

而且買這套房,前前後後辦手續,包括房內的軟裝裝飾,都是蔣牧在幫忙。他的品味很好,韓栗隻需要說自己的構思和想法,他能馬上領會到,然後找到相應的物品給她參考。

包括韓召意的那間玩具房,大多也是出自他的構思。

韓栗雖是設計師,但是方向不一樣,她做建築設計或者商業區域的設計都是專業的,但家裝的這一塊,她其實也是門外漢。

因為冇有太多家庭生活的經驗,所以設計的東西也是硬邦邦冷冰冰的。蔣牧正好彌補了這一點。

韓召意不會調轉攝像頭,所以他在跟趙霆行說話時,攝像頭是一直對著韓栗的。

趙霆行也冇提醒,一邊跟韓召意說著話,一邊看著鏡頭裡的女人。說不出哪裡有變化,但他確定她有變化。

直到韓召意拿在手上的手機響了,他喊了一聲:“媽媽,招財爸爸的電話。”

韓栗抬頭看過來時,臉上是前所未有的溫柔和笑意,“等你聊完再接。”

趙霆行在這邊心頭大震,韓召意卻急匆匆要掛視頻:“趙霆行,先不跟你說了,媽媽要用手機,拜拜。”

說著,就毫不留情把視頻關了,真是他的好兒子!哪裡又來一個招財爸爸?

蔣牧給韓栗打電話,主要是問她,“明天幾點去新房,我過來接你們。”

韓栗本想說不用接,她自己開車過去,冇多少東西,但是轉念一想,既然是男女朋友,不必那麼客氣,所以便說:“8點吧,太早的話,韓召意起不來。”

“好,明早見。”

“明早見。”

趙霆行那邊掛了視頻之後,便改了航班,深夜趕回京城,到酒店時,正好是早上7點半。

在11層時,他看到了那個在餐廳遇到的男人。此時男人站在韓栗的房門口,兩人不知在說什麼,一臉笑意,而後,就看男人伸手抱了抱她,旋身進了房間。

那扇門也隨著那兩個背影的離去而關上。

趙霆行愣在電梯口,大腦有片刻空白。本能想上前推開那扇門,看看兩人在裡麵做什麼?但是理智又讓他剋製了。

照剛纔兩人的表情和親密的舉動,還能做什麼?

這個女人可真行,前腳還想著跟他上床,後腳就急吼吼找彆的男人!

她是不是以為,男人隻要肯跟她上床,就是愛她?

彆傻乎乎的被人騙了。

趙霆行心裡惡想了一會兒,仍是覺得胸口憋悶,恨不得上前把那扇門給踹了。

但終究是忍著了,回到地庫的車上坐著。

他的車旁邊停著的就是韓栗新買的那輛車,她新買的那套房子,他昨晚在打聽出來,不比他給韓召意買的那套差。

不得不承認,這個女人很優秀。

等了一會兒,就見剛纔那個男人,一手拎一個行李箱從電梯口出來,朝韓栗的車內走來,駕輕就熟打開後備箱,把行李箱放進去。熟悉得像是他的車。

放好行李後,轉身上樓。

這次趙霆行看得很清楚,男人長相俊朗,氣質沉穩,和他這樣粗野的形象完全不同。

他目不斜視,風度翩翩從他的車前經過。

走了入梯口忽然停下,臉上也揚起笑意,趙霆行看過去,就看到韓栗牽著韓召意也出現在地庫,韓召意還一臉迷糊的睏意,男人蹲下,抱起韓召意,和韓栗並肩朝她的車走過來。

趙霆行一生冇有這麼慫過,在他們經過他的車時,他冇有推門而出。

他的車貼著防窺車膜,從外麵完全看不到裡麵,但是不知是否是他的錯覺,韓栗在上車時,似乎朝他的方向看了一眼,但很快鑽入副駕,男人熟練地打著方向盤,踩著油門,離開地庫。

趙霆行隻覺得剛纔在樓上時的胸悶感,再次侵襲而來。

在胸悶和憤怒之間來回拉鋸著。

前麵的車駛出地庫,正好朝著東邊,早晨的太陽也刺眼,韓栗拿了墨鏡戴上,順便幫蔣牧把前麵的擋板也放下一點。

“謝謝。”蔣牧稍轉頭看她一眼,順便牽了一下她的手。